岑敖暉

發表文章數:12

個人簡介

學聯前副秘書長,中大學生會前外務副會長,畢業於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

  • 確認
  • .
2019/08/21 | 岑敖暉
我是5年前曾與林鄭對話的學生
我們會再上當嗎?大概不。
2019/08/20 | 岑敖暉
假新聞資訊戰︰究竟我們被甚麼統治?
我們都是被資訊所壟斷、影響甚至是控制的群體。在資訊傳遞門檻極低的今天,只要有足夠多的資源和平台,其實完全可以在社會上建構一個被假新聞壟斷和操縱的群體——就是所謂的活在平行時空、對一切荒謬和暴力都視而不見的「藍絲廢老」。
2019/08/14 | 岑敖暉
制度失效時,單單說「不要用私刑」並不足夠
關於私刑,所有人都要答一個問題:當制度對作惡的暴徒起不了任何一丁點的制衡作用時,是否可以容忍「就咁就算」、不需要他們負上任何代價?是否要容忍「咁就算」先叫做係「公義」?
2019/07/29 | 岑敖暉
究竟我們要不要接受讓這樣的暴力變成日常?
當這個城市已經無可避免地一再被披露原來只剩下暴力時,這個城市裡的人們,就不得不作出表態:究竟我們要不要接受讓這樣的暴力變成日常?
2019/07/22 | 岑敖暉
徹底改革制度,立即民主化,是這個運動的惟一答案
這個反送中運動其實逼出極多政權不見得光的部件都四出張牙舞爪,也令極多香港人極其憤怒,到了一個怎溫和的人都無辦法盲目容忍的地步了。
2019/07/15 | 岑敖暉
政府利用警察滋長仇恨 必須改革制度追究暴行
單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極難構成「公義」的結果,極大可能是各打五十大板了事。追究那些犯下反人類罪行的暴徒,不是一個半個,而是大規模且持續地施暴的暴徒,必須進行制度上的改革。普選立法會、普選行政長官,去到今天的香港,已經是很基本的訴求了。
2019/07/02 | 岑敖暉
林鄭月娥口中的「極暴力」和一直以來的制度暴力
今天走上街頭的群眾,不論是和平遊行或是激烈抗爭,均有著共同目標——不是都對這個制度暴力,尤其是這數月以來瘋狂欺壓我們的制度暴力,有著極深的不滿嗎?
2019/06/24 | 岑敖暉
再搞落去會「輸返凸」,所以要收手?
在這個時候,或許有人會覺得要收手了,或許有人會覺得再搞可能會「輸返凸」。不妨想一想,其實僅僅在數個月之前,我們當中很多都認為廿三條很快就會通過了,甚至覺得遊行都只會得五到十萬人。
2019/06/21 | 岑敖暉
「為何還不收手呢?」
一旦我們社會容許警察濫權、公然犯法,香港的司法就毫無疑問地跟內地那套黑暗司法近得不得了。因此,警暴未追究到底的話,反送中運動也還未結束。
2019/06/14 | 岑敖暉
有這麼的一群人,毋懼「暴動罪」和殺紅了眼的警察
有這麼的一群人,毋懼「暴動罪」,毋懼眼前殺紅了眼的殺人機器,終於令立法會在這星期內連第一次會都開不了。請各位不要輕易言棄。
2019/06/10 | 岑敖暉
午夜過後,立法會外不受控的狂徒——警察
香港每天都有上萬個不受控的狂徒「工作」著,其實這不是一小問題。香港人的權利及自由,也在日常中受到極大限制。
2016/11/08 | 岑敖暉
青政引清兵入關?在基本法起草完畢一天,這個關口已經開了
有人說青政引清兵入關,但其實就在基本法起草完畢一天,這個關口已經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