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界基層工人Charles
發表文章數:18
法律界基層工人。前宗主國首都大學法學士畢業,所學所識不足以執業創富,惟求略懂一二,好能在這個1%掌控一切的世道求生存求自保。現職法律界基層工人。
  • 確認
  • .
從虐兒慘劇看家事法庭程序現況
本文將淺略介紹現時家事法庭離婚案件中處理子女管養的程序,從而幫助關注虐兒案的讀者增加了解。
要為朱經緯辯護,應先惡補法律知識
《大公報》有文章為朱經緯辯護,聲稱「襲擊」與「不當使用武力」是兩回事。然而根據香港法例的定義,「不當使用武力」就是「襲擊」。
當「一地兩檢」能移除香港法律,如何保證其他地區不會執行中國法律?
法律管轄區不容隨意貪方便而伸延縮減的原因,正是為了保障地域內個人的權利與自由得到最基本的保護,並且可以在權益受損時申請司法介入。
何志平案的警示︰權貴精英是否要斷送香港聲譽?
香港的權貴精英必須自問,是否值得為了在國家的經濟宏圖中分一杯羹,就必得蜂擁著雙手呈上「投名狀」,甚至斷送這個小島得來不易的清廉信譽。
如果戚家滅門案在香港審訊……
假如《九品芝麻官》中的戚家慘案真的「穿越」到交由本港現代的司法程序處理,從戚秦氏伸冤到常威最終定罪受刑,到底會經歷甚麼過程呢?
Facebook留言評論審訊中案件,或構成藐視法庭?
在社交媒體上留言表達意見的自由,以及刑事審訊公平之間,應如何取得平衡?
司機遇襲變植物人案 提刑期覆核也只能加刑兩個月
近日一宗傷人案判刑,被告傷人罪成立,入獄22個月,根據案情及法律條文,判刑是否過輕?為何刑期覆核也不會讓受害人家屬服氣?
投訴刑事調查過程個案無一屬實? 監警會數字背後的盲點
監警會2017年上半年的數字顯示,跟刑事調查有關的213宗投訴中,有近8成「無法追查或投訴撤回」,其餘經全面調查後,斷定為「虛假不確」、「並無過錯」,或者「無法證實」。但仔細分析數字,可發現監警機制的盲點。
分派案件給法官審訊時,按照甚麼原則才公平?
由哪名法官負責審理案件,到底應該如何決定?根據案件類別去選擇法官,抑或隨機委派?「全院參審制」又會引起甚麼問題?
Fact-check警隊刊物︰寶田邨強姦案「破案神速」?
警方宣傳的內容,將事件描述成一如其他正常偵破的案件般,甚至讓讀者誤以為審訊的準備已經如火如荼,沒有補充說明疑犯已經離世、根本沒有機會答辯的事實。
調查範圍修訂?根本係梁振英自辯陳詞喎
若按涉嫌來自特首辦、由周浩鼎提交的建議修訂,立法會調查UGL事件的方向會有甚麼影響?
「敬言仁」捐款和曾偉雄出任高職,勢破壞警隊形象
香港警隊上下曾經頗為其清廉形象而自豪,但近期警隊成員的一些舉動,或會破壞警隊清廉自持的形象。
政治決定判刑?夠了!評論法庭判決前先做好功課
若然評論者想用法庭作話題,為著對法庭、對法官,以至涉事人士公平起見,先做好資料搜集的基本功課,更不能對不利於自己立場的事實「選擇性失明」。
當警務處處長只和應「伙記」憤怒而不檢討,市民還可對警察恢復信心嗎?
「暗角七警」案判決後,當我們看到了處長給下屬展示的即時反應,市民們還可能對警察恢復信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