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界基層工人Charles
發表文章數:30
法律界基層工人。前宗主國首都大學法學士畢業,所學所識不足以執業創富,惟求略懂一二,好能在這個1%掌控一切的世道求生存求自保。現職法律界基層工人。
  • 確認
  • .
何君堯等人對終院外籍法官的質疑,其實是立場先行
如果建制派或者保守陣營真心為香港的司法獨立、訴訟公平而操心,最好認真理解一下現行的司法和法官任命制度,提出有建設性的建議和符合學術倫理的見解,而非訴諸恐慌民粹。
與《香港01》商榷︰評論海外法官任命,不宜借題發揮
香港作為根據《基本法》繼續運行普通法的地方,保留本地司法體系中的普通法色彩,任命法官時不分族群擇優選用,反而是最切合「港人治港」初衷、最有效維護「一國兩制」的方式。
到底「干擾陪審團」的定義是否因人而異?
到底高院刑庭的法官們有多在意、多著緊要杜絕干擾陪審團?或者更要問,「干擾陪審團」的定義,到底是因主審法官而異,還是因被告身份、案件背景而異?
美國槍管爭議︰立憲原意容許人人攜槍?
美國訂立憲法時,真的肯定了人民有權在家中管有武器、繼而隨身攜帶嗎?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為準,最高法院裁定美國人享有「個人擁槍權」,其實不過是最近十年的事。
七警還餘下多少刑期?
七警案的所有被告已先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那他們還需要再入獄嗎?刑期有多長?
【七警案】上訴庭首度受理案情爭拗
上訴庭副庭長就七警案兩名被告的案情爭議理由批出上訴許可,是上訴庭首次受理有關七警案的事實爭拗。
【重奪公民廣場案】終院認可量刑指引,惟訓諭上訴庭勿輕率加刑
終審庭可能是藉此案件重提各級刑事庭注意制度下的分工︰為個別案件量刑的責任主要在原審定罪的法庭,而上訴庭在處理刑期上訴或覆核時,則有權為某類別罪行的刑罰水平訂立指引。
萬寧印花案︰竊案還是陷害?
從「萬寧印花案」的進程看來,這宗案件就與平常的盜竊審訊無甚分別,控辯雙方同樣出現證據質素欠佳、難以完整交代事實全貌的情況,但亦未見有十分嚴重的執法不公或司法錯漏。
《黑暗對峙》中的大不列顛大法官
西蒙在兩戰之間的英倫政壇叱吒風雲,加上在邱吉爾首相麾下身居大法官高位,職掌橫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卻未能進入戰時內閣。
從虐兒慘劇看家事法庭程序現況
本文將淺略介紹現時家事法庭離婚案件中處理子女管養的程序,從而幫助關注虐兒案的讀者增加了解。
要為朱經緯辯護,應先惡補法律知識
《大公報》有文章為朱經緯辯護,聲稱「襲擊」與「不當使用武力」是兩回事。然而根據香港法例的定義,「不當使用武力」就是「襲擊」。
當「一地兩檢」能移除香港法律,如何保證其他地區不會執行中國法律?
法律管轄區不容隨意貪方便而伸延縮減的原因,正是為了保障地域內個人的權利與自由得到最基本的保護,並且可以在權益受損時申請司法介入。
何志平案的警示︰權貴精英是否要斷送香港聲譽?
香港的權貴精英必須自問,是否值得為了在國家的經濟宏圖中分一杯羹,就必得蜂擁著雙手呈上「投名狀」,甚至斷送這個小島得來不易的清廉信譽。
如果戚家滅門案在香港審訊……
假如《九品芝麻官》中的戚家慘案真的「穿越」到交由本港現代的司法程序處理,從戚秦氏伸冤到常威最終定罪受刑,到底會經歷甚麼過程呢?
Facebook留言評論審訊中案件,或構成藐視法庭?
在社交媒體上留言表達意見的自由,以及刑事審訊公平之間,應如何取得平衡?
司機遇襲變植物人案 提刑期覆核也只能加刑兩個月
近日一宗傷人案判刑,被告傷人罪成立,入獄22個月,根據案情及法律條文,判刑是否過輕?為何刑期覆核也不會讓受害人家屬服氣?
投訴刑事調查過程個案無一屬實? 監警會數字背後的盲點
監警會2017年上半年的數字顯示,跟刑事調查有關的213宗投訴中,有近8成「無法追查或投訴撤回」,其餘經全面調查後,斷定為「虛假不確」、「並無過錯」,或者「無法證實」。但仔細分析數字,可發現監警機制的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