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倔強》登上世界盃決賽,是因為中國?

五月天《倔強》登上世界盃決賽,是因為中國?
Photo Credit: ame0399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世足賽FIFA共獲益5,400億台幣,其中3成是贊助商金額,比起過去,中國企業是所有19家贊助商中的7家,總廣告費也花了超過300億台幣。

2018的世界盃決賽將在今(15)日晚上11點開踢,FIFA官方社群網站也宣布將在比賽現場播放「台灣天團」五月天的《倔強》,四年前(2014)的世界盃,五月天也曾受邀唱了世界盃中文版主題曲《讓我們主宰》。為何中國和台灣都沒機會進入世界盃,FIFA卻還要放華語歌?

國際足總(FIFA)6日宣布,有4首華語歌曲有望進入「世界盃賽場歌單」之中,包括了五月天演唱的《倔強》,由SHE所演唱的《Super Star》、王力宏演唱的《龍的傳人》,以及中國歌手朴樹演唱的《平凡之路》。

最終結果出爐,在為期一週的時間內,吸引了106萬人參與票選,最後《倔強》以53.2萬票險勝《Superstar》的51.4萬票,五月天的《倔強》以50.1%的得票率擊敗了其他候選歌曲,成為在法國、克羅埃西亞爭冠賽放送的歌曲。據了解,最終《倔強》能夠擊敗其他歌曲的原因,是在於歌詞中充滿了在逆境下的不屈不撓,激勵人心。

而這首《倔強》,是五月天在2005年的代表作品,由主唱阿信作詞、作曲。會寫下這首歌,主要是因為阿信在參加祖母告別式時,遭爆出家裡的黑道背景,透過創作這首歌曲,阿信希望勉勵大家,無論是什麼家庭背景出身的人,只要能夠堅持自己的夢想,終究能迎向成功。

五月天所屬的相信音樂也回應,「很榮幸《倔強》這首歌能帶給大家力量,在五月天這次巡演即將突破百場之際,也給了五月天更大的力量,譲全世界聽見五月天。」謝謝所有投票的大家,希望所有愛運動的孩子,都能得到更多的支持與鼓勵。

世界盃賽放「華語歌」的背後,是中國在「發功」嗎?

本屆在俄羅斯舉辦的世界盃估計有8萬名中國足球迷造訪,這些球迷許多人都揮舞著國旗和哼唱愛國歌曲。

而FIFA官方微博在7日公布的資訊,在世界盃1/8決賽期間,中國民眾收看央視體育轉播的3場賽事,每場觀看人數都超過5000萬人次。讓國際足總忍不住稱讚道「你們是我見過最棒的一屆!」

原文:實名表揚這屆觀眾,你們是我見過最棒的一屆!@CCTV5 在#FIFA世界盃#1/8決賽期間,以下比賽的收視峰值最令人震驚:法國vs阿根廷,最高觀看人數為54,022,000 巴西vs墨西哥,最高觀看人數為50,518,000 西班牙vs俄羅斯,最高觀看人數為50,229,000。

當時僅僅是16強,也就是淘汰賽剛剛開始。如果中國足球隊有一天能踢進世界盃,甚至能舉辦一屆世界盃,世界盃的收視率將會非常「可觀」。

雖然中國的足球國家隊未能踢進本屆在俄羅斯舉辦的世界盃,但中國的廣告商卻做到了。今年世界盃的12家官方贊助商,有4家是中國企業,中國在這次世界盃的最高等級贊助商中,就占了1/3席次。

有在看世界盃賽的球迷很難沒看到場邊特別醒目、用中文字寫的「萬達」和「蒙牛」兩家中國公司的廣告看板。蒙牛是中國的一家乳製品公司,該公司也將其產品名稱用中文字寫在廣告上。萬達則是唯一一家被歸類為國際足總(FIFA)合作夥伴的中國贊助商,這也讓萬達能夠參與FIFA舉辦的各種活動。

RTS1V7XK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雖然全球大多數觀眾可能看不懂萬達和蒙牛用中文字寫的廣告,但一定能看得懂家電廠商海信集團和智慧手機廠商Vivo用羅馬拼音寫的廣告。去年買下東芝電視製造部門的海信,非常積極想要提升其海外品牌力,該公司4月時一口氣發表了7款新電視,包括一款世界盃特別款。

這次世界盃賽FIFA的獲益15.8億美元,其中3成是贊助商金額,比起過去,中國企業是所有19家贊助商中的7家。

世界盃的贊助商合約分為三種,最高等級的「FIFA夥伴」由可口可樂等國際企業贊助,中國不動產大企業「大連萬達集團」,一年砸了約1.5億美元。此外,「海信集團」、「蒙牛」、「Vivo移動通信」,約花了5000萬美元左右贊助。

日盛中國豐收平衡基金經理人黃昱仁表示,本次中國贊助商廣告費用之高,創下中國企業贊助世界盃的新紀錄,突顯中國企業走向國際化經營的實力。

黃昱仁還指出,從FIFA工作人員配發的智慧型手機、智能環保空調,到LED大螢幕與場邊廣告看板等,本屆世界盃隨處可見「Made in China」的身影。吉祥物Zabivaka更為世界盃「中國智造」的創舉,廠商透過阿里巴巴B2B電商採購平台即時備料、生產、交貨,成品經由天貓、淘寶等國內電商平台販售,從品牌設計、生產到銷售,線上平台串聯了所有的產業線,形成一個遍佈中國各地的虛擬工廠與商店。

中國真的有機會主辦世界盃嗎?

2014年的巴西世界盃,約1/5中國民眾透過電視觀賞世界盃,但那次世界盃只有一個中國贊助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個足球迷,他去年就曾告訴FIFA主席Gianni Infantino,希望中國有一天也能主辦世界盃。FIFA在上月選出由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三國聯合舉辦2026年世界盃後,而中國如今被視為2030年或2034年最有潛力的主辦國。

四年前的巴西世界盃為FIFA貢獻的營收高達高達54億美元,贊助費就占了FIFA總收入的1/3,僅次於轉播費收入。

世界盃是全球電視觀賞人數最多的活動之一,在過去,全世界的大企業都會積極爭搶有限的贊助商名額。但是2015年,美國檢方起訴了與FIFA有關聯的40個個人和實體,罪名包括敲詐、電信詐欺、洗錢等。德國馬牌集團、Sony、阿聯酋航空、嘉實多機油、嬌生集團等企業,都在贊助合約到期之後拒絕展延。想取代它們的企業並不多,俄羅斯世界盃總計有34個贊助商名額,但只獲得19個贊助商,與巴西世界盃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

而FIFA在醜聞爆發後談成的新合約,對象全都是來自俄羅斯、卡塔爾(2022年世界盃主辦國)和中國的企業;這些地方的企業似乎比較不擔心與FIFA扯上關係。

尼爾森研究公司指出,中國贊助商在本次世界盃大舉現身,可以視為中國企業加入那場全國性活動,以發展足球並爭取世界盃主辦權。它們是在向FIFA喊話,而且是使用FIFA聽得懂的語言:金錢。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