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當英格蘭遇上運動心理治療師

photo credit: REUTERS/Christian Hartmann/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運動心理學家可以為英格蘭國家隊帶來怎麼樣的改變?

時隔28年,英格蘭再次打入世界盃四強,除了運、除了門將碧福特(Jordan Pickford)夠勇夠狠,除了艾歷迪亞( Eric Dier)建奇功、除了領隊修夫基(Gareth Southgate)領導有方,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團隊的心理治療師格蘭奇博士(Dr Pippa Grange)。

47歲的格蘭奇今年1月加入英格蘭足球總會,任務是改變國家隊的文化和固有思維,提升其面對關鍵比賽的心理質素。幾個月下來,球員愈來愈感受到她存在的重要性。球隊的心理狀態似乎真的有所轉變,最實際例子當然是打破12碼必失的魔咒。

「她是個了不起的人。她說話時,大家都留心傾聽。」中場大將阿里(Dele Alli)說。

出生於足球之鄉約克郡,格蘭奇畢業於拉夫堡大學(Loughborough University)體育科學專業,據說是名阿仙奴球迷。1996年移居澳洲,並在那兒攻讀心理學博士學位。之後加入過紐西蘭橄欖球隊和澳洲足球聯盟球員協會,擅長改變團隊文化。

加入英格蘭國家隊後,她與修夫基緊密合作,希望克服國家隊老是在壓力面前崩潰的問題,這正是她博士論文研究的專題。她曾寫道:「運動心理學家必須協助運動員在面對挑戰事時,重新找到意志和動力。」她提出以逆轉理論等方法,幫助運動員在面對轉變或不利賽果時,調適心態,令他們樂觀面對逆境。

英格蘭以往也曾經嘗試在心理層面提升球隊的表現,2014年世界盃前已聘請心理學家Steve Peters加入。當年的形式有點不同,球員覺得自己有需要進行心理輔導時才會去找Peters,問題是沒有太多人會願意承認自己有這個需要。

格蘭奇會為球員搞小組聚會,讓大家分享人生經驗和訴苦水,在聊天中讓隊員互相看到最真的一面,這正是修夫基所說:「關鍵在於建立信任,要令大家更緊密,更了解對方。」

伍爾弗漢普頓大學(University of Wolverhampton)體育與學習教授Andy Lane表示,近年職業足球隊其中一項革命性的轉變,是對運動科學的綜合應用,其成功與否,很在乎球隊是否相信運動心理學家具有專業的技術和實戰經驗,足以令球隊轉變。他指出修夫基在促成這事上功不可沒,他非常支持格蘭奇的工作。

RTS1V4NU
photo credit: REUTERS/Carl Recine/達志影像

運動心理學不是一味鼓吹正能量,運動表現顧問Andy Barton說:「要是球隊不停幻想捧走世界盃,那叫正向思維,但沒有實際用處。」他認為,重點是找出如何讓球員充分發揮,而其中一個有效方法是建立常規,把比賽當成練習:「你看哈利簡尼(Harry Kane),射十二碼可以完全不受人干擾,從前的英格蘭不是這樣。」

時代改變了,謾罵、高壓式的領導在足球世界逐漸過時,運動心理學家Michael Caulfield表示,以前的足球界就是粗聲粗氣,領隊以命令的態度跟球員溝通,但修夫基很早就意識到向球員灌輸恐懼是行不通的:「沒錯,罵是有用的,但彼此間建立互信更重要。大家總喜歡過度簡化地說:他就是『太仁慈』,人們把仁慈等同軟弱,但只要你懂得掌握,這其實是一份難以置信的力量。」

對於運動員來說,「怕輸」是個很大的心理障礙,格蘭奇把失敗看成尋常卻有用的工具:「不論日常生活或者運動,有時我們會贏,有時會輸,這只是生活的一部分,......這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在錯誤中學習,重新檢視、思考,然後向前(有時可能會改變方向),並堅持自己的夢想和目標。」

殺入四強,周三(11日)面對克羅地亞的硬仗,阿里被問到「緊張嗎?」他說是「心情興奮,不緊張。」老將艾殊利·楊格(Ashley Young)則說:「每個球員都充滿信心、很興奮。沒有人害怕。」

相閞文章:

【世界盃】失掉機會,為什麼抱頭?專家這樣看

今年能否高唱「Football's Coming Home」?五首造就英格蘭隊的流行曲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