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吹捧愛讀歷史的習近平,其實最愛扭曲歷史為己用

官媒吹捧愛讀歷史的習近平,其實最愛扭曲歷史為己用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習近平的言談中可以看出,中國近代史並非習近平的「清醒劑」,而是其「興奮劑」。習近平的伎倆跟當年的希特勒如出一轍,最後德國卻是給世界帶來莫大的浩劫。

近日,中共黨魁習近平在山東考察時,專程來到甲午海戰故地劉公島,冒雨登臨蓬萊閣,彷彿要從甲午戰爭的歷史中汲取智慧。然而,他偏偏意識不到,正是他執政以來若干「打腫臉充胖子」的擴張和盲動之舉,讓甲午戰爭的悲慘命運再一次出現在中國的國門口。

被官媒吹捧的愛史形象

中國官媒在報導習近平憑弔劉公島古戰場的行程時,又開始新一輪的造神運動——「習主席喜歡讀書,尤其喜歡讀歷史書」,文章舉例説:「每年新年前夕,習近平都會發表新年賀詞,人們在聆聽他令人振奮的賀詞同時,也能從電視畫面中看到他身後擺滿書的大書架。細心的人發現,在習近平的閱讀清單裡,有大量的歷史典籍:《史記選》、《漢書選》、《世界通史》、《現代歐洲史》……愛讀歷史的習近平,對於歷史典故常常信手拈來。2011年9月,在中央黨校秋季學期開學典禮上的講話中,他引用了許多歷史典故:孔子『誨人不厭』,勾踐『臥薪嚐膽』,蘇武『飲雪吞氈』,文王拘而演《周易》,屈原逐而賦《離騷》……」習近平似乎成了「成語大王」,可以在小學生背誦成語比賽中奪冠了。

然而,作者忘記了習近平將「寬農通商」唸成「寬衣通商」的大笑話——習近平因此被民間冠以「寬衣帝」之美名。中國的漢語大辭典是否應當將所有出現「寬農通商」的地方都改成「寬衣通商」呢?那樣,全國人都唸「寬衣通商」,後世也不知道存在過「寬農通商」這個詞,領袖就永遠光榮、偉大、正確了。

中國永遠不缺吹鼓手。中國的官媒用一種欲擒故縱的筆調諂媚地寫道:「一個大黨大國的最高領導人,為什麼要把歷史擺在如此高的位置?從歷史之中,他汲取著怎樣的人生智慧和治國之道?對廣大領導幹部學史用史,他又提出了哪些明確要求?」然後,御用文人引用習近平的講話自問自答:「我國古代史、近代史、現代史構成了中華民族的豐富歷史畫卷。領導幹部要多讀一點歷史,從歷史中汲取更多精神營養。」最後,文章揭示習近平的讀史心得是:「在中國的史籍書林之中,蘊涵著十分豐富的治國理政的歷史經驗。其中包含著許多涉及對國家、社會、民族及個人的成與敗、興與衰、安與危、正與邪、榮與辱、義與利、廉與貪等等方面的經驗與教訓。」

歷史是前車之鑑,是「資治通鑒」,然而,習近平是否真的從歷史、尤其是中國近代史中汲取了讓中國重蹈覆轍的智慧呢?從中國官媒引用的習近平炫耀歷史知識和典故的講話中可以發現,習近平對歷史的真相不求甚解,他不是謙卑地從歷史中學習,而是扭曲歷史為己所用。

RTX1SQ0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尊重學術自由的陳望道,成習近平典範?

習近平知道陳望道最大的希望就是取消大學黨委制嗎?中國官媒吹捧説,愛讀歷史的習近平,對於歷史人物常常銘記於心。「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他講起陳望道專心翻譯《共產黨宣言》,竟將墨汁誤當紅糖吃掉而渾然不覺的故事,並引述他的名言『真理的味道非常甜』。」

陳望道蘸墨汁吃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已經難以考證了。而習近平不知道或故意回避的是,中共建黨之際,陳望道因為不滿陳獨秀的家長制作風,拒絕出席中共建黨的「一大」,並在1923年中共「三大」之後,退出中國共產黨。1954年,共產黨在文化界和學術界掀起批判胡適思想運動,在高壓下,陳望道本人對當年脫黨一事作出自我批評:「這是小資產階級的自由主義的表現。」

1957年,毛澤東表面上倡導「大鳴大放」,實際上展開反右運動之「陽謀」。當時擔任復旦大學校長的陳望道,哪裡知道中共高層政治鬥爭之內部,這個長久在大學任教的學者不知是計,就在「幫助黨整風」的發言中説,復旦大學將取消黨委負責制,加強校務委員會,以校務委員會作為學校的最高領導機構。他認為,這樣容易發揮老師的作用,使黨與非黨幹部打成一片,把學校辦好,他也希望更多大學都這樣做。

誰知道,轉瞬之間,風向大變,身邊友人紛紛被打成萬惡不赦的「右派分子」。陳望道是在周恩來的關照下才沒有被戴上「右派」帽子,算是漏網之魚,驚出一身冷汗來。到了「文革」之初,陳望道在復旦大學遭到大字報的猛烈攻擊,紅衛兵說他「執行修正主義教育路線」、「反動學術權威」等。不知那個時刻的陳望道,對於自己當初翻譯《共產黨宣言》、將禍水引入中國的莽撞之舉是否感到後悔?

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國大學中黨委的權柄一手遮天,學生告密成風,教授謹言慎行,陳望道所期盼的大學取消黨委、尊重學術自由,如同水月鏡花,遙不可及。

中共對圖博、新疆的態度,宛如「新納粹」再世

習近平知道有過納粹歷史教訓的德國人最警惕中國的「新納粹」嗎?

御用文人在馬屁文章中又説:「歷史,不僅給人以智慧的啟迪,同時也是治國理政的重要資源。正如習近平在德國科爾伯基金會發表演講時所指出的,歷史是最好的老師,它忠實記錄下每一個國家走過的足跡,也給每一個國家未來的發展提供啟示。」

習近平在德國科爾伯基金會(德國最重要的智庫之一)發表的演講中,特別提及中國被日本侵略的歷史,卻一句也不提及中共建政以來侵略別國的歷史,如對圖博、東突厥斯坦的武力征服,以及對韓國、印度、越南發動的戰爭。

有過納粹慘痛歷史的德國民眾,不會輕易相信習近平在演講中關於和平的宣示。極權主義國家從來不滿足於對內專制,必然同時走向對外擴張。正是習近平發表演講的科爾伯基金會,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德國有62%的受調查者更多地將中國看作對手,而不是夥伴。但對於日本、印度和印尼三國,超過70%的受調查者則認為他們更多的是夥伴。該基金會研究人員鮑爾森博士認為,原因在於,與印度、日本和印尼相比,中國有著不一樣的政治制度,換言之,中國是專制國家而非民主法治國家。

在同一份調查中,69%的受調查者認為,西方民主模式對亞洲會越來越具有吸引力。這是因為人們覺得那些國家更透明,更能理解那裡的政治決策進程,因此對印尼、日本這樣的國家有更多的信任感。對中國就缺少這樣的信任。」習近平會看這份調查報告嗎?這份調查報告會讓他若有所思嗎?

在很多德國人及西方人眼中,目前的中共政權是最像昔日納粹的「新納粹」——比如,中共在東突厥斯坦設置類似於集中營的「再教育營」,數十萬維族民眾未經逮捕和審判便被關押在其中,生活條件極為惡劣,且長期遭受酷刑折磨,女性甚至被電擊乳房。2018年5月17日,「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的母親艾漢・麥麥提(Ayhan Memet)在阿克蘇地區的一個「再教育營」被折磨致死——她不是第一個死者,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世界不應對此保持沉默,屠夫習近平應當被譴責。

AP_17092455443218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歷史不是習近平的清醒劑,而是興奮劑

中國官媒報導説,習近平多次強調:「我們不是歷史虛無主義者,也不是文化虛無主義者,不能數典忘祖、妄自菲薄。」習近平認為,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他對近代史感到最為痛心,對近代史的思考也十分深刻。」習近平曾到五四運動的策源地北京大學,在師生座談會上回溯中國近代史,他痛心地說:「尤其是鴉片戰爭之後,中華民族更是陷入積貧積弱、任人宰割的悲慘狀況。這段歷史悲劇決不能重演!」

從習近平的言談中可以看出,中國近代史並非習近平的「清醒劑」,而是其「興奮劑」。習近平的伎倆跟當年的希特拉如出一轍:希特拉利用一戰失敗之後德國民眾的怨恨心態,宣稱他可以帶領德國民眾一起締造空前強大的「第三帝國」,從而贏得人心、贏得大選,通過人民授權的合法形式獲得政權,繼而顛覆威瑪共和國,掀起世界大戰,給德國和世界帶來莫大的浩劫。

習近平也是利用近代以來中國「落後挨打」的往事,宣揚他可以實現中國人夢寐以求的「大國崛起」,建立一個讓秦皇漢武都「稍遜風騷」的東方大帝國,從而得到了國民的全力支持——習近平主導修改憲法、恢復終身制,在全國人大獲得全票通過,即便在毛澤東時代,也極少出現此種全票通過的奇觀。

然而,習近平拒絕承認的一個事實是:中國陷入積貧積弱、任人宰割的悲慘狀況,根本原因是社會制度滯後,是專制獨裁扼殺了民眾的想像力和創造力。中國問題的解決,並不需要飲鴆止渴的走向軍國主義的方案,中國需要的是民主、自由和法治。但是,習近平視民主、自由和法治為仇讎,為了維持中共一黨專政的政體,他將近代史作為煽動民族主義和反西方思潮的素材,讓全民一起聞雞起舞、過狂歡節,沉醉於《厲害了,我的國》的高潮之中,即便是被驅趕出各大中心城市的「低端人口」,也以為「戰狼」會從天而降來保護他們。

習近平不僅自己吸食毒品,也向全民灌輸毒素。然而,任何一種興奮劑都會帶來巨大的副作用。等待大夢驚醒,才發現不僅一無所有,而且身體衰竭,死路一條。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余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