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T案後看民事結合:同志平權版「袋住先」?激進者主張廢除婚姻?

QT案後看民事結合:同志平權版「袋住先」?激進者主張廢除婚姻?
photo credit: Rodrigo Garrido/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事結合究竟是否同志平權「一大步」或「絆腳石」?這一選項常受爭議,引起同運組織內哄和分裂,也按著彼此對婚姻理解的不同,而令各個派別歸邊。

上星期三,LGBTQ界迎來了振奮的消息。經7年反覆爭取和打官司後,終審法院判入境處敗訴、英藉同志QT勝訴:從今以後,同志有權為在外國民事結合的伴侶,申請受養人簽證而不受任何差別待遇。消息傳開後,同運支持者都歡呼叫好,但判決仍留下許多未知之數:政策是否只針對外國人與外國伴侶?香港同志在外國進行民事結合,是否受港府承認?

彩虹行動發言人岑子杰出席港台節目時,就直言判決對「本地同志」沒太大直接影響。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指QT案判決意義重大,但也表示隱憂,指許多政策仍未照顧同性伴侶權益,未來將受更多司法覆核挑戰——這亦是因QT案所影響的政策範圍細小,只限於便利輸入外國人才一環,但本地同性伴侶的基本權利如婚姻、繼承財產、醫療指示等,則無所寸進。

由此可見,QT案只是同志平權的「一小步」。它最大的影響是動搖輸入外地人才機制中,配偶或受養人是「異性」這一定義。QT的原生國家英國承認並落實「民事結合」(civil partnership),享有與異性婚姻一樣同等的權利,但香港本地而言,「民事結合」這法律選項從來不存在,而到判決一刻為止,婚姻(marriage)的內涵在法官的判詞中仍是「一男一女的結合」。

再說,民事結合究竟是否同志平權「一大步」或「絆腳石」?這一選項常受爭議,甚至引起同運組織內訌和分裂,也按著彼此對婚姻理解的不同,而令各個派別歸邊。若香港下一步是要討論就「民事結合」立法,那就最好參考外國對民事結合是否「袋住先」的論爭。

RTX1U2IE
photo credit: Picci Chuang/Reuters/達志影像
香港離同性婚姻合法化路程尚遠,但可考慮先訂立「民事結合」。
民事結合:「平等但隔離」

在同性婚姻(same-sex marriage)還未被承認的國家,「民事結合」往往是緩解民憤及表面平權的折衷方案,讓同性伴侶透過「民事結合」法案,享有與異性婚姻一樣的權利,諸如遺產繼承權、物業權、醫療指示、一同領養子女等。這一方案可確保傳統婚姻的「神聖地位」不受侵犯,維持「一男一女」的定義,而同性別伴侶如「一男一男」、「一女一女」,則分流至民事結合的類別。

在宗教影響力尚大的國家,如瑞士、義大利(主要勢力為基督教和天主教),民事結合是一種在普通法(common law)底下的結合儀式,從而迴避了宗教團體對婚姻儀式及定義的壟斷。香港的基督教團體以保守的福音派為主流,而傳統中國的文化觀亦影響深遠,故訂立民事結合是難上加難。建制宗教團體明光社的董事關啟文,更在星期日的《城市論壇》上提出「緊密關係授權書」的第三方案,即否定同志結婚或民事結合的權利,倡議只允許同志按類似現行「持久授權書」的原則,把財產權、醫療指示權等授予伴侶,且授權書的申請人不限只有「同志」——兄弟姊妹、親人、密友、工作伙伴,不同關係的人同樣可申請授權——勢在杜絕同性伴侶得到結合特權的可能。

在民事結合層面,同性伴侶雖得到與婚姻一致權利,但分開兩條法例去對待不同性傾向的人,本來就是差別對待,有如美國19世紀實施空間隔離,雖能享用同樣設施,卻割席般區分黑人和白人,鞏固白人的特殊地位。再者,民事伴侶(civil partners)多數不能如婚姻伴侶(married couples)般,在教堂進行結合儀式,牧師也未必願意為他們送上祝福。英國在2005年允許同性民事結合後,國立的英格蘭教會(Church of England)也表明不會為同性民事伴侶進行儀式,只會在結合儀式後進行簡單的祝福;只接受民事結合的瑞士,當地也只有少數教會願意為同志送上祝福。

RTS1EN4U
photo credit: Fabien Bimmer/Reuters/達志影像
去年德國國會通過同性婚姻,一班同性伴侶親吻他們的愛人。

這些都揭示了民事伴侶仍然是「二等公民」的真相,獲得了法律權利但在社會認受性不及婚姻,故部分同運支持者不甘「袋住先」,想一舉就爭取到婚姻平權。至於明光社關啟文的建議,可說是混淆視聽,背後是不願意把同志伴侶理解為「愛侶」,如掩眼法般想把一切親密關係同質化,進而模糊掉及否定同志間戀愛、性慾望的特殊關係。

激進女權同志:廢除婚姻

一般溫和同運支持者的立場是「循序漸進」,先由訂立民事結合開始,慢慢進步至婚姻平權。事實上,在20多個落實民事結合的國家中,為數不少已進一步爭取到同性婚姻。北歐國家如丹麥、瑞典、挪威、冰島,更在其後刪除了「民事結合」的選項,背後的原則就是:既然民事結合與婚姻本質相同,為何還要分開兩者?若要平等對待異性戀和同性戀,最好方法是給予同樣的名份和權利,亦意味民事結合只是「踏腳石」。

QT和她的伴侶SS來自英國,該國在2005年開始承認民事結合,在2014年進一步承認及落實同性婚姻,但有趣的是,英國不如北歐國家的做法,在平權進程後沒有廢除民事結合。根據報道,QT和SS便是在2011年進行民事結合,即在同性婚姻出現前的次等選擇。但在英國,卻有LGBTQ界聲音要求保留民事結合,甚至在剛過去的6月尾,英國終審法院判一對異性戀伴侶終極勝訴,指政府不允許異性戀申請民事結合是「歧視」,迫使政府修改民事結合法例,開放選項予異性戀者。

RTSZLML

photo credit: Stefan Wermuth/Reuters/達志影像
2月,英國上訴庭判處Steinfeld和Kein敗訴,指政府需更多時間去決定是否為異性伴侶修改民事結合法例;6月27日,最高法院推翻上訴庭決定,指不允許異性伴侶透過民事結合為「歧視」。

同性婚姻一直被視為同運的成功指標,例如2015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全美同婚合法化,以及2017年台灣法院宣告《民法》不允許同性婚姻違憲,旋即引起全球LGBTQ支持者的歡呼。然而,一些激進的同運和女權支持者卻不這麼看,他們的理念是:婚姻本來就是封建和父權,為何要保留?同性戀者模仿異性戀者的結婚模式,有什麼意思?換言之,他們認為爭取婚姻是一種失敗或原地踏步。

在6月勝訴的異性伴侶Steinfeld和Keidan,接受《衛報》訪問時便表示,婚姻是「父權及性別歧視」的產物。例如兩人不認同孩子和妻子要跟隨丈夫姓,在反覆審訊這3年半間誕下的兩位孩子,都以兩人的混合姓「Keidstein」起名。英國的激進女權作家兼女同志Julie Bindal,更在社論中提出婚姻是建基於性別不公的「過時」產物,妻子是丈夫的附屬品;這就好比婚宴中,新娘子必須在父親陪伴下,由父親委託她予未來丈夫,而在結婚證明書上,也需由雙方父親簽署才能生效;這一儀式猶如兩個男人間的交易。Bindal表示,因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致使她和同運人士分裂,甚至被誤解為不追求「平權」,但實際上她是要擺脫婚姻幾千年來對「伴侶」定義的壟斷。

另一邊廂,也有部分同志或異性戀者表示,民事結合是完全世俗化、現代化的儀式,只需簽下契約而無須宣讀誓詞,對無宗教人士來說省下許多無意義的繁文縟節;但也有部分人抱著與反同人士相似論據,認為同性戀扭曲了婚姻既定的神聖儀式,或是覺得同性戀者不應刻意仿效異性婚姻——而奇妙地,這分裂的兩派也傾向支持民事結合的制度。

小結:

同志平權五部曲:去病化、去罪化、平等化、同性婚姻、同性父母權利,香港現在只走到第三步便停滯不前,連最基本的《性傾向歧視條例》也未能放上立法會案頭討論。這次QT案後,相信配偶不只「異性」的理解能延伸至不同政策,迫使政府檢討以無差別原則對待不同性傾向人士;民事結合在香港落實的可能,則有待公眾展開討論。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陳娉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