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比賽結束哨響起前,俄國異議人士能被釋放嗎?

世界盃比賽結束哨響起前,俄國異議人士能被釋放嗎?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世足賽落幕僅剩不到十天。FIFA日前宣佈關注人權護衛者,以及要求俄羅斯官員釋放人權工作者,可望樹立體育團體運用本身影響力為善的重大先例。

文:唐雅.羅科辛那(Tanya Lokshina,人權觀察俄羅斯專案主任)

本週我不經意地短暫成為假新聞傳播者。當時是深夜,我的心霎時狂跳起來,因為我看到一家有信譽的媒體以頭條新聞報導:「奧列格.森佐夫(Oleg Sentsov)將被轉送烏克蘭。」森佐夫是一位克里米亞導演,以捏造的恐怖主義罪名經表演式庭審被判刑20年。為了要求俄羅斯和克里米亞釋放數十名烏克蘭政治犯,他已在獄中絕食抗議47天。

他刻意選在世界盃足球賽期間進行絕食。隨著賽事在俄羅斯展開,許多人每天在社交媒體上標記森佐夫絕食的天數,關注者也日益增加。

RTX1PKQP
Photo Credit:Sergey Pivovarov/reuters/達志影像
奧列格.森佐夫(Oleg Sentsov)

和他們一樣,我無時無刻不聽到時鐘滴答。畢竟,克里姆林宮曾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前後釋放幾位著名政治犯,而世足賽尚未結束。

我匆匆瀏覽了這篇文章:「莫斯科和基輔正在談判換囚,」它說。俄羅斯聯邦人權專員當時正好也在基輔。乍看沒什麼問題。興奮之餘,我馬上將文章轉貼並用電郵寄給同事。過了一會,我才發現文章的實際發佈日期——2016年4月。那場談判其實並未成功。

我實在太過期待世足賽能像索契冬奧會一樣,帶來這些政治犯獲釋的訊息,以致忽略了眼前的現實。

我們都渴望著收到森佐夫重獲自由的消息。同樣地,我們也都在等待奧尤布.提蒂耶夫(Oyub Titiev)的歸來——俄羅斯首要人權組織「銘記」(Memorial)的車臣籍主任,被栽贜毒品案件關在格羅茲尼。在此同時,冷酷無情的俄羅斯車臣共和國首腦正隆重接待世足賽期間在該國集訓的埃及國家足球隊。

AP_18065671504146
Photo Credit:Musa Sadulayev/AP/達志影像
奧尤布.提蒂耶夫(Oyub Titiev)

相對地,我們聽說提蒂耶夫的案件即將在近期開庭。最近,我們又得知另一位「銘記」組織維權人士尤里.德米崔也夫(Yuri Dmitriev)也在俄國西北部再度被捕。德米崔也夫以記錄史達林恐怖統治期間萬人塚而聞名。短短幾個月前,俄羅斯公民社會才剛慶祝德米崔也夫被控拍攝兒童色情圖片的假案獲判無罪。現在,當局再次編造證據,以類似罪名將他收押。

RTX5H7Y4
Photo Credit:Vladimir Larionov/reuters/達志影像
尤里.德米崔也夫(Yuri Dmitriev)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世足賽落幕僅剩不到十天。世界足球總會(FIFA)日前宣佈關注人權護衛者,以及要求俄羅斯官員釋放人權工作者,可望樹立體育團體運用本身影響力為善的重大先例。足總和其他重要國際行動者還有時間動用影響力,要求俄羅斯在世足賽結束哨音響起前,釋放那些遭到不當拘押的人士。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人權觀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