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女性地位低下,是明文規定或父權作祟?

《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女性地位低下,是明文規定或父權作祟?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統穆斯林社會中規範女性的所有要素,例如戴面紗、限制行動或是工作和教育,都不是源於伊斯蘭的教義,而是因為男人擔心無法控制自己的女人。

文:歐馬・薩伊夫・戈巴許(Omar Saif Ghobash)

親愛的薩伊夫:

你生長的家庭裡,女性堅強、受過教育、專注、辛勤工作。你姑姑、阿姨的教育程度都很高,有的擁有一流的工作,有的擁有自己的事業。她們自己開車上下班,沒人問為什麼,也沒人問她們要去哪裡。

你母親——你很了解她。她受過教育、認真工作、充滿幹勁,對自己和孩子的事野心勃勃。你身邊的女性都不弱小。其實她們都可以成為你和你弟弟的絕佳楷模。她們利用安拉賜與她們的天賦,善用她們得到的資源,真令人敬佩,不是嗎?

你在家時,可以看到周遭的女人在發號施令、努力奮鬥、設法精進自己,以種種方式貢獻社會。如果有人跟你說男人天生比女人優越、聰明,我知道你可能會抓抓頭納悶他們在說什麼。環顧我們所處的世界,逐漸落後的其實是男人。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你聽從,在你這個年紀的男孩經常聽到的傳統布道,會聽到女人在某些方面不如偉大男人之類的話。聽到他們所描述的男性,你會沾沾自喜。他們強壯、聰明、穩重,是家裡的經濟支柱;而女人被視為附屬品、需要照顧的物品,顯然不能認真看待。

或許我誇大了,但這種看待女性的觀點,顯然存在於伊斯蘭世界的某些地方。我們並非只能用這種方式看待女性,但這種觀點非常強大,時常有政治、法律和經濟作為後盾。

在政治、法律與經濟支持這種觀點的情況下,女性被描述成被動的物品、必須受到照顧、保護,以免被這世界摧殘,而這變成了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不讓任何人(無論男人、女人)受教育、自由行動,剝奪此人的自尊和責任感,理所當然就促成了一個脆弱的人類。

看看你我這輩子遇到的一些富裕人士吧。有些人忘了某些最基本的生活能力。如果不曾面對挫折,就會變得柔弱;如果滿足一個人的所有需要,那麼此人就永遠不用思考該怎麼做事;如果我對你予取予求,就會寵壞你。當這些對象是青年的時候,這是無人不知的道理;但為什麼我們看不出剝奪女人照顧自己的能力,就是剝奪她們的尊嚴呢?

愈來愈多穆斯林國家體認到,一旦讓女性工作,並且讓她們在職場上獲得支持,所有人都能在經濟和社會上受惠。

促進經濟發展與競爭需要所有人參與。先知的第一任妻子哈蒂嘉(Khadija)是獨立的女性商人,也是先知的雇主,她不正是最好的例子嗎?或許我們在家裡看到的是這種生命定則的體現。和享盡特權的人相較,如果一個人被剝奪了生命中的基本權利(例如教育、自由行動和法律上的人格地位),卻還是獲得了成長機會,他們把握機會的態度會截然不同。我認為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看到有女性在教育、商場和政府部門中突飛猛進。

你母親和你姑姑、阿姨都受過教育,也都是她們自己專業領域中的佼佼者,而我引以為榮。她們有人因此而不再履行比較嚴格的角色要求,不再養家、相夫教子嗎?完全沒有。其實她們的丈夫都給予了完全的心理支持。

從我們對待他人的方式中可以學到一點東西。如果我用繩子把你捆起來,你無法走動或自己進食,那究竟是誰的錯?是你的錯還是我的錯?如果我教育、尊崇、敬重你,你應該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想你知道我打算說什麼。我們聲稱伊斯蘭女性沒有能力面對殘酷遼闊的世界,但如果我們剝奪了她們面對世界的基本權利和技能,我們其實沒有權力這麼說。

不過有些比較傳統的穆斯林男性還有一種論點,也就是道德的論點。這種論點很敏感。我們很難在社會上公開談論,因為男性與女性的關係是禁忌話題。

追根究柢是這樣:如果女人可以獨立、自由活動、和其他男性一起工作,男女就可能發展出愛情,甚至是性關係,這樣一來便有違我們的道德規範,控制女性就是這種立場的道德規範。這是伊斯蘭的道德規範嗎?這是一種解讀,但並不是唯一的解讀。

這是一個可能性。當然有可能。不過女性也可能住在一個沒什麼人愛、沒什麼尊嚴的家中。有些男性想像籠中鳥不想要自由,他們做的事也是如此,但那只是他們的想像。

對愛和親密的渴望,正是人性的本能。認為我們可以控制、約束穆斯林女性的這種本能,實在很不切實際。

我們就實話實說吧。我們必須信任、尊敬我們的婦女。一旦我們信任、尊敬我們的姊妹、母親、女兒、姑姑和阿姨,可能會開始看到,我們可以如何尊重社會上的其他女性。

任何人都應該得到這種基本尊重,如果這種尊重可以更普及,或許我們就不會目睹穆斯林世界那些駭人的性騷擾事件。女性的尊嚴不應受到侵犯。如果我們遵循這個道德規範,就不會侵犯陌生女性的尊嚴;如果給穆斯林世界的女性一個機會,她們可以提升我們所有人。

我們有些穆斯林兄弟不讓他們的妻子接受任何教育,這真是可笑的錯誤。難道他們不明白,她們正是未來將養育孩子的女人嗎?難道他們不明白無知會代代相傳,因此沒受教育的母親、妻子或女人會成為更大的負擔?難道他們不明白,先知身邊的女人都堅強、勇敢、果決,而她們身邊的男性對她們尊敬無比?

薩伊夫,我希望你明白,並沒有明文規定穆斯林女性遠比男性低下,那只是父權社會典型的做法。伊斯蘭教沒理由讓女性處於不利的地位。傳統穆斯林社會中規範女性的所有要素,例如戴面紗、限制行動或是工作和教育,都不是源於伊斯蘭的教義,而是因為男人擔心無法控制自己的女人。

他們擔心自己的女人其實更有紀律、更專注、更辛勤,最後比他們更成功。我想我們穆斯林社會真正的問題,就是擔心我們的女人會超越男人。

我們都需要意識到這個問題,並且設法化解。男人必須拋開傳承而得、未加審查的典型刻板印象;有能力透過法律、經濟和政治手段阻礙他人的人,應當反省他們對同胞的預設看法。如果覺得女人會做出最糟糕的事,或許這看法其實更反應出男人和他們的世界觀。

下面這個問題會讓你見識到想像力和同理心的力量。

如果我決定在你這個年紀就讓你結婚,讓你踏入這個社會去找工作、賺錢謀生,你會有什麼感覺?你可能覺得有點不公平。你還沒讀完書,找到工作的機會有多大?你還沒完成教

育,所以薪水還不錯的機率又有多大?你大概會對這個決定有些意見,甚至你可能跑去找外公外婆,跟他們說我瘋了。

現在想像你有個妹妹,比如13歲好了。如果有一天我決定把她嫁給年紀比她大很多的男人呢?我會告訴你,她用不著把書讀完,因為她的新婚丈夫會滿足她所有的需求,他會提供她衣食。她只需要打理家裡——打掃、烹飪,或許還要布置,還有生小孩。她這輩子就這樣了。從此她再也不是我的負擔了。

你很可能打我一拳,然後又跑去找你外公外婆。你沒準備好十多歲就開始工作、步入婚姻生活,同樣的,你的任何姊妹也沒準備好。相信我,如果我們真的執行那樣的計畫,你們都會覺得被父母騙了。你可能覺得你被剝奪過理想生活的機會,那樣的生活包括受教育、有不錯的工作,以及在適當時機建立家庭。

基本上你和你妹妹會因為我和你們母親讓你們誕生在這個世界、早在你們準備好離家之前就把你們送出去,而充滿怨恨。你自己不喜歡這樣,同樣的,只因為先知娶了年輕的阿伊莎(Aisha),所以那些少女們遠遠不到適婚年紀就被嫁出去,你想到這一點也不會高興。別忘了,在七世紀的阿拉伯,要在生命中有所成就是難上加難。

在現今21世紀裡,我們應當對剝奪少女人生機會之事感到震驚、憤怒。發揮你的同理心,想想以你的信仰為名的那些不公不義之事。

另外,別忘了今日的伊斯蘭是個轉變中的宗教,而且正經歷自我衝突。還有其他的典範讓我們看到,伊斯蘭女性如何忠於我們共同的信仰而活。有些穆斯林女性追尋面紗的根源,得到的結論是並沒有明文硬性規定要戴面紗,更不用說要嚴格要求女性穿全身罩袍。許多男人也得到同樣的結論。

伊斯蘭女性只是被要求要端莊,但面紗是伊斯蘭創教前的傳統。端莊有許多種解讀,面紗只是其中一種。如果面紗的解讀可以有所變通,那麼罩袍就只是傳統,與宗教無關。

相關書摘 ▶《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每一代人都該用「自己的詞彙」檢視教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認同、衝突與思辯,一位外交官父親的殷切期盼》,好的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歐馬・薩伊夫・戈巴許(Omar Saif Ghobash)
譯者:周沛郁

你這一代的問題,別讓任何人替你做決定。
無論你是不是穆斯林,都該思考自己想變成什麼樣的人。

六歲時父親死於恐怖暗殺,行兇者是個19歲的槍手,
為何射殺一個素昧平生、毫無仇恨的人,竟然可以如此簡單?
父親的驟逝讓他對生存環境充滿疑問,也從此影響他看待世界的方式。
身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駐俄大使,歐馬・戈巴許同時也是一位憂心忡忡的父親,
他用自身的生命經驗,想讓孩子知道,他們有權自主思考、判斷是非、
了解真正的伊斯蘭價值,並對信仰和自我提出真誠而大膽的質疑。
究竟真實的伊斯蘭世界是何樣貌?現今面臨了什麼困境?當代穆斯林又有哪些責任?
來自外交官父親的殷切期盼,都在這27封信。

「頭條新聞塑造了西方對伊斯蘭的態度;這本書則談論在那之外的穆斯林的希望與抱負。時機恰好,而且字字中肯。在這個時代,伊斯蘭的內憂是極端主義的威脅,對極端主義的反動則使穆斯林受到孤立,本書更是各年齡層穆斯林與非穆斯林必讀的佳作。」——瓦利・納斯爾(Vali Nasr),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學院院長

「本書真誠而不乏自我批判,引導世界各地年輕穆斯林處理他們面臨的困境。書中充滿無畏的疑問與智慧,或許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誠摯的父親,由衷渴望其子孫的世代能阻止神權法西斯主義興起。」-艾德・胡森(Ed Husain),《伊斯蘭主義者》(The Islamist)作者

【本書特色】

  • 真實探討現今穆斯林的困境、挑戰與責任。
  • 真切、深沉的提問,反應出一位父親的殷切期盼。
  • 以最具國際觀的視野,帶讀者深入了解伊斯蘭世界。
  • 指引年輕一代自主思考信仰、生活和自我定位的關係。
  • 大膽、誠實地自我批判,是所有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必讀佳作。
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
Photo Credit: 好的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