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App王趙子翹:香港不會只有騰訊和小米

港產App王趙子翹:香港不會只有騰訊和小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herrypicks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趙子翹分析startup公司最重要成功因素,以及香港創科界前景。

每個行業都有傳奇,科技網絡有Facebook,人工智能有AlphaGo,香港地產有李嘉誠。然而,香港的創科業發展落後是不爭事實,近一兩年才嚷著要急起直追。業界中引人入勝的故事不多,趙子翹創辦的Cherrypicks(創奇思)算是一個。2014年遊戲商網龍以超過2.4億港元(相當於9.3億台幣)收購,成就了香港IT界一個小小的傳奇,有人稱趙子翹為香港app王。

香港不會只有騰訊和小米

「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雖然曾錯過很多機會,timing(時機)也不是完美,否則應該已成了獨角獸,但整體上是幸運的。」

趙曾經說過「創業者不應以被收購為最終目標」,Cherrypicks的故事當然還未完。2016年,網龍再以4600多萬港元(約1.79億台幣)收購自主研發業務Cherrypicks Alpha 。趙子翹說,往後有兩個發展方向:同網龍合作發展eLearning(電子教學),以及Cherrypicks自主發展Smart City(智慧城市)應用方案。

eLearning已經具相當規模,吸引到不少投資者。至於smart city,成功案例包括Cherrypicks同本港最大銀行合作發展電子錢包。「我們希望smart city應用的發展能把公司帶到一個新台階,在幾年內,成為一家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上市創科公司。香港不會只有騰訊和小米。」趙子翹說。

「我只是半隻飛天豬」

沒有人知道這個願境能否實現,但說到目前的成績,趙子翹形容自己是半隻豬。

「大陸創科界有句說話:只要找到風口,豬都會飛。我不是飛得很高,算是半隻豬吧。我找到的風口是移動解決方案(mobile app)、AR(擴增實境技術),即是mobile economy(移動經濟)。」

創業從來難以一帆風順,趙子翹在「走對路」之前也曾嘗過輸清光的滋味。

2004年,他從私募基金融資2億元,在中國創立一個名為「優點」的社交媒體,目標客戶是大學生。Facebook也是2004年成立,但趙子翹沒有成為東方Mark Zuckerberg:「那次我輸晒⋯⋯從來沒想過自己能成為即使是0.1%的Mark Zuckerberg。」

「優點」一直「燒錢」,一時間也找不到持續經營的商業模式,結果「優點」輾轉賣給人人網。回首前事,如果當時獲白武士打救,得到一筆過渡性資金讓公司捱過周轉的難關,故事可能會改寫。

破斧沉舟後,趙子翹集中精力發展移動應用(mobile app),搭上了蘋果公司大推應用程式的便車。現在公司客戶的名字個個響亮:香港賽馬會、匯豐銀行、中國銀行、港鐵公司、國泰航空等等。

面對有大學生幾千元都肯寫app,相對大企業花幾十萬、幾百萬寫的app,趙子翹說,「做爛市」是因為客戶不明白app寫出來只是故事的開始,「就好像我們替馬會寫的博彩app,事前不知道會成為馬會最大的下注渠道,馬迷都喜歡在最後一刻才按掣。但正式推出後,首先爆容量的不是app,而是馬場的wifi。就是說,很多事情是app出來後才發生,要更新、維修。」

不管是公司還是年輕工程師,趙子翹的忠告是「做什麼事都要妥妥當當,否則只是浪費自己時間。

初創公司成功因素:你要夠運

身為創業過來人,現在也成了天使投資人,選投資項目,他最看重的還是人,因為startup(初創公司)的產品可能要在不斷失敗中不斷改變,只要創業團隊有能力、有市場眼光,還是有成功機會。

「我以前看過一個研究,說startup成功的4大因素——團隊、融資、產品和時機,當中最重要是時機。說到底,你要夠運。」

Cherrypicks在2011推出手機應用程式iButterfly,當時大眾不認識AR是什麼,幾年後市場上出了一個概念跟iButterfly幾乎一模一樣的程式——Pokemon Go,成了世界熱潮,趙子翹說:「這就是timing。當然,有寵物小精靈做標誌也是重要成功因素。」

最不重要是那項?趙子翹說是「錢」:「個個founder(創業者)都嚷著要融資,很多時他們要的其實是validation(驗證),要證明產品有市場價值,只要獲得初步認同,錢自然會來。 」

他寄語創業者不應只看潮流、只看錢。因為純粹跟著資金走是沒完沒了的,早前大熱的AR/VR,現在也不及AI(人工智能)火紅。創業者要有創業者的熱誠,知道自己的專長,最重要是問:「你抓到商業的痛點了嗎?」意思是說,你做的事情是否有助解決問題,例如能夠節省時間或金錢,只要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能解決一些現在解決不了的問題,一定可以用來賺錢,否則就只是「白做」。

chiu1
科技、AI的發展無可避免會對勞工市場帶來衝撃,至於AI是否終有一天會威脅人類,趙子翹說:我們是做科技的,不是做科幻的。我只可以說,要把科技放到「對的人」手中。PHOTO CREDIT: ANITA CHOW
香港創科業的timing

談到創科業未來趨勢,趙子翹認為離不開AI和數據,偏偏香港在這方的人才奇缺。其實全世界都缺人才,2016年大陸STEM學科的畢業生人數達460萬,是香港人口約六成,但企業還是大歎搶不到人。香港呢?

「我記得自己中學畢業時,大概是80年代初,大學最難入的是電子工程系,今時今日是無人揀。」過去多年,香港人一窩蜂追捧以往的成功模式,年輕人要成功,彷彿只有做地產或金融。

現屆政府要在創科業急起直追,必須在培訓人才方面做好長遠的佈局。「要大膽做,要是看重AI未來發展,政府就要在這方面刻意經營,在人才培訓方面,capacity(量)一定要提升。也要輸入外來專才,香港向來是人才匯集的地方,不應抱持保護本土的心態。但不需要瓣瓣都做,例如可以重點培訓fintech(金融科技)、smart city和biotech(生物技術)幾方面。」

創科產業現在只是香港微小的一塊,但大家都知道,不發展不作為的後果很嚴重,將大大削弱香港的競爭力。趙子翹說,放在業界面前是一個重要時機:「40年前中國搞改革開放,人均GDP在40年間升了40倍,現在一帶一路65個發展中的國家和地區同樣要搞改革開放,但她們不用走中國的舊路,科技發展已經鋪出一條新路徑。」

他說大型基建項見固然最搶眼,但其他方面,如物流、交通、飲食、娛樂都會有好大需求。舉例說,曾經是七成人口沒有電力供應的緬甸,在發展電網的同時,會建設Wi-Fi網路,這些周邊的項目就是香港中小企和startup的機會。

「香港始終是中國最自由的城市,大部分外國企業都好安心把數據放在這裡。我們的法規清晰,重視商業守則和誠信,這就是香港的品牌。要做中國的數據樞紐角色,香港絕對可以爭一席位,相反AI、共享經濟、電子錢包在中國已經盛行,我們沒有明顯優勢。」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採訪』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