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廣東話等於港獨」是違反歷史與現實的亂扣帽子

「講廣東話等於港獨」是違反歷史與現實的亂扣帽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要在香港強推普通話,其根本出發點就是把說粵語與分離主義掛鉤,認為說粵語會導致港獨,這違反歷史與現實的常識。牽強地把使用粵語與「港獨」相連繫,只能說明政權從内心散發出來的不自信。

香港政府近年急推普通話,香港粵語與普通話之爭一浪接一浪。去(2017)年9月,蔡蓮如出任教育局副局長風波,不少人擔心她強推「普教中」(用普通話教中文)。《亞洲周刊》即刊出〈香港人說普通話權利不容剝奪〉的筆鋒,把「粵教中」妖魔化為「剝奪了香港人說普通話的權利。」

今(2018)年初的浸大風波,《環球時報》把浸大普通話豁免試是否過難,以及應否把普通話考試作為畢業資格的校務糾紛上升為「港獨」。在浸大風波稍微平息之際,《環球時報》又發出「補一刀」的文章:「在這塊中國的土地上,『普通話』怎麼成了三等公民?」,把認為只有說普通話才有「做中國人的自豪感」。

最近又有「粵語是不是香港人的母語」的爭議。香港教育局網站上刊登内地學者宋欣橋的文章〈淺論香港普通話教育的性質與發展〉,認為不能把粵語稱作「香港人的母語」,進而認為應該讓「普通話成為教學語言」。在議員與媒體三番四次追問下,特首林鄭月娥與教育局長楊潤雄都不肯說「香港人的母語是粵語」,又只承諾「這一刻」沒有推行普教中的計劃。這進一步引起港人對粵語被貶低的疑慮。

學習普通話可以提高自己語言技能與溝通能力,這對學生都是有益的,但那些一刀切地把「撐粵語」視為港獨,說什麽說粵語者就沒有「做中國人的自豪」論調,純屬為政治利益而扣帽子。如《亞洲周刊》指責「粵教中」剝奪香港人說普通話的權利就非常奇怪:香港是法治之區,從無法律禁止某种語言,更不用說「兩文三語」中的普通話了。特首林鄭月娥就職儀式上就用普通話。香港人說普通話的權利何曾被剝奪?

中國要在香港強推普通話,其根本出發點就是把說粵語與分離主義掛鉤,認為說粵語會導致港獨,這違反歷史與現實的常識。

首先,廣東主體地區,即珠三角,歷史上一直主要說粵語。按照那些文章的邏輯,廣東理應一早就是「分離主義」盛行的地區了。但恰恰相反,從漢朝兼併南越國到清末約2,000年間,廣東的「分離主義」只有一次,就是五代時期的南漢,長度為55年,而且割據的南漢國王還是北方人。

撇開東北、蒙古、新疆、西藏、雲南等後來才併入中國的地區不計,光以中國本部範圍考察,分離主義最盛行的地方絕對不是廣東。據筆者不完全的統計,四川有過「成家」、蜀國、成漢、前蜀、後蜀、大蜀、大西等割據政權,時間總和達168年;江蘇有過劉濞、孫吳、南吳、南唐、大周、太平天國等政權,時間總和163年,都約相當廣東的三倍。四川話是北方官話的分支,以南京為中心的江蘇地區說的也是北方官話。從歷史可見,割據政權與語言並不相關。

第二,所謂說粵語就會阻礙中華民族凝聚力更荒謬。「中華民族」這個名詞在清末才誕生,發明這個名詞的「中華民族之父」正是標準的廣東人梁啟超。梁啟超及其師康有為的北方話水平極低,乃至在與光緒帝的會面中,光緒帝都聽不太懂他們說什麽,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康梁的愛國熱情。被兩岸三地尊為國父的孫中山也是廣東人,北方官話水平也不佳,這同樣不妨礙他為中國奮鬥一生。此外,說湖南話的毛澤東、客家話的葉劍英、江浙話的蔣介石,母語都不是北方官話,但都不減愛國熱情。以當代人來看,當年李嘉誠與鄧小平會面時需要翻譯,難道李嘉誠不愛國愛港?澳門特首崔世安用普通話讀宣誓笑料百出,誰又能否認他「愛國愛澳」呢?這些例子足可證明,所謂「說粵語會阻塞中華民族的凝聚力」純屬想當然。

第三,香港大規模推廣粵語為通用語言在60年代後期,但與此同步的是「大中華意識」的崛起。70年代初,保釣運動與中文運動等愛國主義運動與推廣粵語並行不悖。支持回歸的左派、大學生與「民主回歸派」絕大多數都是粵語使用者。可見,說粵語與是否愛國毫無關係。

Cantonese_at_MTR_station,_Hong_Kong
Photo Credit:Yejianfei@Wiki CC BY 4.0

說粵語與愛國不矛盾這點不難理解:粵語本身就是漢語的一個分支,說粵語就是說漢語,說漢語就感受到自己是中國人,何來妨礙愛國之有?況且,多種研究表明,相較普通話,粵語保留了古漢語的更多的語法與語音特徵,完全可以激發愛國情懷。

必須承認,自古以來,粵語都是香港大部分人口所使用的語言。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粵語更成為壓倒性的通用語言與事實上的官方語言,也是絕大部分香港人的母語。

《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第五款裡面,中國承諾「香港的生活方式」50年「不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第五條有:「香港……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毫無疑問,語言就是生活方式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回歸後,香港政府推行「兩文三語」政策,令學生「可以中英兼擅,能書寫通順的中、英文,操流利的粵語、普通話和英語。」更確認了粵語在三語中排行第一的通用地位。硬性全面推行「普教中」,試圖用普通話取代粵語為通用語言,不但有違基本法,而且貶低鄉土感情,反導致香港人反感,為「港獨」推波助瀾。

中文課程用粵語教好,還是普通話教好,可以先從技術角度探討。種種研究都表明,母語教學最能令學生得益,這也是香港多年來一直支持母語教學的原因。可以推論,從學習中文的角度,粵語比普通話優勝。這裡同時假設,普教中會令學生普通話程度更好。這就面臨取捨的問題,教育目標是令學生的中文水平更佳,還是普通話水平更高。

對中文而言,「文」顯然比「語」更重要。中文的特徵就是方塊字很大程度上脫離了語音,這是與西文等拼音文字最大的區別。中國兩千年來都沒有「普通」話,但「書同文」仍可保證凝聚力。

那種認為用方言學習中文的人寫不出優秀的文字的說法更是可笑。說粵語的梁啟超與說江浙話的魯迅都是公認的文學巨匠,足以打臉。而至於語的方面,不可否認,香港人的普通話總體水平不如内地,但由於香港中小學大多設有普通話課程,年輕一代的普通話水平已經大幅提高,已足以應付一般交流場合。在中國《普通話水平測試等級標準》裡面,即使中國的國家公務員,也只要求三級甲等而已。而普通的「一般水平」為三級乙等,要求「朗讀和自由交談時,聲韻調發音失誤多,方音特徵突出。方言語調明顯。語彙、語法失誤較多。外地人聽其談話有聽不懂的情況。」香港學生學習多年不難達標。

綜上所述,說粵語與是否愛國,是否港獨,並無必然連繫。其實,共產黨以前一直尊重少數民族的語言。上世紀50年代,正是在總理周恩來的主持下,語言專家幫助壯族人設計了壯文,在壯人中推廣,現在廣西有壯語電台、電視台。這種強化「母語」的做法並沒有聽說過催化「壯獨」,壯人現在還非常懷念周恩來。連其他語言也如此,何況同為中文的粵語?牽強地把使用粵語與「港獨」相連繫,只能說明政權從内心散發出來的不自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