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偏好「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更應關注「不被承認」的另類世界盃

如果你偏好「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更應關注「不被承認」的另類世界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世界盃足球場上,各國球隊為了「榮譽」而戰;而在另類世界盃的賽場中,這些球隊卻是為了國際的「承認」而戰。

文:Ian Bremmer
譯:許睿洋

由FIFA舉辦的「世界盃足球賽」(FIFA World Cup)本周如火如荼地展開。但如果你偏好「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的足球賽,那麼今年夏天你最應該關注的賽事便是已於6月9日結束的「另類」世界盃足球賽。參賽的隊伍主要來自全球的「國家、事實上國家(de-facto nation)、區域、少數民族,以及任何被孤立而無法參與體育賽事之區域」。

在世界盃足球場上,各國球隊為了「榮譽」而戰;而在另類世界盃的賽場中,這些球隊卻是為了國際的「承認」而戰。這項比賽自2013年起,由政治中立、志工性質的慈善組織「獨立足球協會聯合組織」(Con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Football Associations,以下簡稱CONIFA)主辦。CONIFA轄下共有47支隊伍,而只有其中16支能闖進今年舉辦於英國的複賽與決賽。

參賽隊伍來自全球各地,從喬治亞西北方的阿布哈茲(Abkhazia),到辛巴威東部的馬塔貝萊蘭(Matabeleland)。其中有四支隊伍展現了超出其他隊伍的強韌實力,分別是:塞克勒(Szekely Land)、帕達尼亞(Padania)、北賽普勒斯(Northern Cyprus)和奪冠的喀爾巴阡盧森尼亞(Karpatalya)。以下是關於這些球隊的概要:

第四名:塞克勒

坐落於羅馬尼亞中部,塞克勒是上萬名匈牙利人的家鄉。原本作為匈牙利國土的一部分,卻在兩次大戰後的戰後條約中二度劃入羅馬尼亞。而此區域的名稱是由居民所說的匈牙利方言「賽克爾語」(Szekel)而來。

數十年以來,塞克勒人被羅馬尼亞的共產獨裁政權當作次等公民般對待-他們被禁止在公共場合說匈牙利語、匈牙利官員的選舉被視為無效,而跨境的交流也被嚴格限制。自1990年代早期與蘇聯解體以來,由政黨「羅馬尼亞匈牙利人民主聯盟」(Democratic Alliance of Hungarians in Romania)推動區域自治作為先鋒,尋求塞克勒在羅馬尼亞領域及文化上的自治。大部分的示威活動都是和平的,只有1990年的一次衝突造成五人死亡。

不幸的是,羅馬尼亞政府不認為他們的不滿足以作為他們追求獨立的理由,不過夢想仍是有機會實現的。

第三名:帕達尼亞

帕達尼亞以波河平原為中心,涵蓋意大利最北方的幾個區域。由於意大利今年無緣進入世界盃,因此帕達尼亞奪得第三名應該就是意大利今年在國際足球賽事中的最佳表現了。帕達尼亞另一個為人所知的原因,是因為一個名為「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的政黨長期推動帕達尼亞自羅馬及意大利其他區域分離。最近該政黨重新更名為「聯盟黨」(the League),並在意大利的國會大選中一躍成為第二大黨

長年以來,北方聯盟不斷嘲諷其南方同胞,並公開譴責北方工業化城市賺的錢被重新分配給貧窮的南方;這些批評隨著聯盟黨在全國取得顯赫的聲望而逐漸禁聲。聯盟黨當前正與疑歐的民粹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共組反建制的聯合政府,而其強烈的反移民傾向更讓歐盟如坐針氈。然而,脫離意大利的宏願仍常存在某些人的心中——例如由剩餘的「北方聯盟」成員所發起的「大北方黨」(Great North)。

然而,當家鄉的政治領袖成為在首都羅馬發號施令的人,要取得一些與他人不同的待遇也變得更困難。但這場比賽中的其他行為者應該滿樂意有這種問題的。

亞軍:北賽普勒斯

北賽普勒斯在決賽中的失利,讓它們在本屆賽事僅奪下第二名。賽普勒斯多年來一直是土耳其和希臘之間最危險的衝突引爆點-賽普勒斯原本由英國統治,在1960年成為一獨立國家。現今,賽國人口有78%屬希臘裔、18%屬土耳其裔。土耳其與希臘原本已達成尊重賽普勒斯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的協議,不料島上局勢在1960年代到1970年代初期越趨緊張。1974年,希臘的軍事獨裁者暗中支持一場由希臘裔賽普勒斯人發動的軍事政變,此舉也給了土耳其軍隊入侵北賽普勒斯最好的藉口,接著伴隨的便是南北人口的交換,以及將近十年失敗的協商。1983年,北賽普勒斯宣布獨立;但時至今日,除了土耳其外,沒有任何國家承認它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南北賽普勒斯的緊張態勢已經相對趨緩好一陣子了,但只要賽國的問題一日未決,它就可能成為任何希臘或土耳其政治人物在選舉時能夠大打的「國族主義」選戰牌。

冠軍:喀爾巴阡盧森尼亞

最後是本屆賽事的冠軍。喀爾巴阡盧森尼亞位於西烏克蘭的喀爾巴阡山區,與波蘭、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羅馬尼亞為鄰。此地區約有120萬人,種族與宗教背景複雜,以匈牙利族裔為主。在二戰的肆虐中,當時還是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領土的喀爾巴阡盧森尼亞曾短暫宣布獨立不到24小時,隨後馬上遭匈牙利併吞。戰後歐洲百廢待舉之際,蘇聯佔領了喀爾巴阡盧森尼亞並將其劃入烏克蘭。1991年蘇聯解體,公投結果顯示,近八成的居民支持喀爾巴阡盧森尼亞地區的自治地位,但此結果很快地遭到駁回。

但這無法阻止喀爾巴阡盧森尼亞參加這場世界盃足球賽。烏克蘭體育部部長伊戈爾・札達諾夫(Igor Zhdanov)在臉書上公開譴責喀爾巴阡盧森尼亞的參賽:「本人請求烏克蘭保安部門針對如此明確的『運動分離主義』行為作出適當回應。有必要盤問隊上的球員……是否與危害烏克蘭領土完整之目的,以及與恐怖組織、分離主義組織有關。」這證明有時候被忽略其實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