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散非法移民家庭,真是特朗普的錯嗎?

拆散非法移民家庭,真是特朗普的錯嗎?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大規模的非法移民危機,奧巴馬時代草擬出特朗普「零容忍」政策的前身,但當時官員考慮到造成家庭分裂、小孩人權狀況的問題,把草案擱置一邊。因此川普才會說,這是民主黨人留下的立法爛攤子。

文:唐家婕(走闖華府的台灣記者,新浪新聞美國站站長)

這幾天局勢的演變、插曲、以及政治人物各種混淆視聽的言論實在太多了……

基本上,日前《時代雜誌》公布的新封面,把批評特朗普(Donald Trump)拆散家庭的聲浪又帶向一個高峰。大紅色的底色下,一邊是巨大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另一邊是一個痛哭中的非法移民女童,簡短的文字寫著「歡迎來到美國」。

哭泣女童的照片來自攝影師John Moore,他日前在美墨邊境拍下這位來自宏都拉斯的兩歲女童,因為母親被搜索拘留而放聲痛哭的照片。

當全美國有三分之二的人反對這個拆散非法移民家庭的「零容忍」政策,特朗普為什麼還要一意孤行?然後特朗普為什麼還要氣噗噗地一直說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民主黨人的錯?

「零容忍」前身

事實上,美國在2014年奧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時期,曾經面臨過一次嚴重的美墨邊境大量非法移民危機。2014年,從中南美洲如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尼加拉瓜等國家的非法移民,跨遇墨西哥逃到美國邊境尋求庇護的人數達到17萬人,是2013年六萬人的近三倍。2012年以前,這個數字每年不到三萬。

面對大規模的非法移民危機,奧巴馬時代的高階官員草擬出多個辦法。其中一個方式是加大刑事起訴的力度、改變非法移民可以先走「移民法庭」的程式,先走「刑事法庭」,以達到嚇阻非法移民湧入的作用。

這可以粗略地說是特朗普當局「零容忍」政策的前身。簡單來說,這個方案讓美國的法庭先審判你違法越境在先的行為,再考慮是否給于庇護移民的身分。在父母接受司法審判的過程中,他們的孩子則按美國對於「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的聯邦法,送到專門機構進行保護性看管,由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的難民安置辦公室負責。

不過,奧巴馬時期的官員考慮到種種可能造成家庭分裂、小孩人權狀況的問題,把這個草案擱置一邊。奧巴馬時期最後的作法是在接收這些非法移民家庭、登記在案後,先將這些人釋放,並要求幾個月後他們得上法庭面對移民庇護官司。

但是,這種情況導致被釋放的非法移民家庭從此消失在美國茫茫人海中,並未如期出庭,反而以非法身分繼續逗留美國。甚至也出現許多人偽造故事、申請庇護的案例,讓許多人擔憂美國的移民體系遭到濫用。

小孩變成偷渡客的籌碼?

2017年,以「美國優先」、加強邊境移民管控聲勢而當選的特朗普,開始在移民政策上大力縮緊。特朗普一上任,首先是推動關於限制穆斯林國家的移民禁令、再到推動美墨邊境築牆等想法,一次次超越了前屆政府在移民政策上的界線。

特朗普就職前,墨西哥邊境的非法越境案件突然激增。當時的國土安全部部長、現任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F. Kelly)開始尋找對策,他翻到了2014年奧巴馬當局曾經有的想法,也就是類似「零容忍」政策的作法。

這個備忘錄由2014年一位邊境執法官員霍曼(Thomas Homan)主寫。備忘錄裡警告,美國邊境會遇到另一次移民危機,因為偷渡者正在利用政府不得拘留未成年人的法案來鑽漏洞。這個法案是指1997年通過的《弗洛雷斯協議》(Flores Settlement),法案規定政府有義務釋放這些偷渡進入美國的18歲以下兒童,具體規定拘留的環境、時間長短等,以保障孩童的權益。

備忘錄中還提出警告,現行的移民系統可能遭到偷渡者濫用,變相鼓勵偷渡者帶著他們的孩童、或是單獨把孩童送上非法入境的險路。霍曼的觀點還表達了許多邊境巡邏隊官員和移民官員,對於現行制度的不滿與沮喪。

不過,奧巴馬時期的國土安全部長詹森(Jeh Johnson)日前受訪時回顧當時的決策過程,他坦言確實接受過執行類似「零容忍」政策的建議,「我鼓勵他們列出所有可能的選項」,不過,最後他仍認為「將孩子與父母分開」的作法「太超過了」而作罷。

RTX5ILT6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特朗普當局的決策思路是什麼?

2017年1月,現任白宮幕僚長凱利接手國土安全部。凱利曾經擔任美國南方司令部指揮官,對於中南美洲的情勢、以及偷渡、販毒、性犯罪、難民逃難的艱困情況有所瞭解。2017年3月,凱利接受CNN訪問時,曾坦言要透過「零容忍」政策這個可能分離家庭的計畫,來阻止非法移民,目的是「試圖讓人們遠離這個可怕的偷渡路途。」他還強調,「當我們與父母打交道時,他們(孩童)會很好的照顧。」

凱利考慮把偷渡孩童與父母分離的作法當時引起巨大的反彈,幾週以後,凱利澄清政府已經不再考慮這個想法。當時,邊境偷渡拘捕的資料也有顯著下降,導致這個議題不再具有急迫性。

不過,當凱利離開國土安全部、進入白宮成為幕僚長以後,問題回來了。墨西哥邊境的非法越界拘捕人數再次上升,達到每三個月超過五萬人因非法越界遭拘捕的數字。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著手解決關於非法入境相關的法律問題。今(2018)年4月6日,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以備忘錄的方式,宣佈執行「零容忍」移民政策。

「如果你偷渡了一個孩子,那麼我們會起訴你,根據法律,這個孩子必須與你分開。」塞申斯說, 「如果你不想被迫與你的孩子分開,那你就不要讓孩子非法跨越邊界。」

美國國土安全部公佈的最新資料顯示,光是在4月19日至5月31日這段期間內,就已有多達1,995名孩童及1,940位家長被強制分開。換句話說,有近2,000名孩童在這段過程中被迫離開父母。特朗普政府在「零容忍」政策上踩得十分強硬。白宮高級顧問米勒(Stephen Miller)在受訪時用了一個開車超速的比喻,他說這就像有人開車超速,但只要車上有孩子,他就可以免去刑責,這不是變相在鼓勵超速嗎?

特朗普當局希望這個厲法達到嚇阻非法移民的效果,特朗普在19日還表示,這個措施需要一些時間才看得到嚇阻效果,如果現在就停止反而會向偷渡者發出錯誤的信號,鼓勵更多的違法行為。但是,另一方的論點是,當這些偷渡者冒著被殺害、搶劫、強姦的險路,指望逃到美國求一線生路的時候,零容忍政策是嚇阻?還是缺乏人性?

這場戲會怎麼演下去?

隨著孩童被拘留的情況、孩童收留中心的鐵籠、孩童哭泣的錄音曝光,輿論更多批評特朗普當局殘酷的作法。6月20日,特朗普做出了一個微小的讓步,他簽署行政命令,並給這個行政命令一個非常直白的名稱: 「給國會機會處理家庭分離問題。」

特朗普說,他也不願意看到孩童與家人分開,但這是民主黨人留下的立法爛攤子。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可以視為對「零容忍」政策的微調,因為政府將繼續以刑事罪起訴非法入境者,但是將「維持家庭團聚、包括在適當和合法與資源允許情況下,將被拘留一家人同時留置。」

不過,這只是個暫時的辦法,留下許多問題待解:一家人同時拘留的場所是否足夠?拘留超過20天將抵觸保護孩童的《弗洛雷斯協議》,法律上如何解決?是否造成未來一家人將無限期拘留?以及在過去兩個月,已經因為零容忍政策與父母分離的超過2,000名小孩,該如何跟父母團聚?

6月2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原本要針對兩份移民法案進行投票,但因共和黨內意見分歧而順延一週。

這些法案中綑綁了各類美國移民議題,除了現在大家討論的 「零容忍」政策、還有特朗普最在意的邊境築牆預算、加大邊境安全支出、如何收緊「鏈式移民」、「追夢者」方案後續等等……

從目前兩黨在各種議題僵持不下的情況看,兩份草案都難以在眾院獲通過,更不用說還須經過參議院。

同一時間,美國移民系統還有70萬件無證移民的案件正躺在移民法庭裡。2017年,這個數字是30萬件、2016年是22萬件,而平均來說,這些案件最終被美國移民法庭拒絕並驅逐的數字是61.8%。

登上TIME封面的「小女孩」其實沒和媽媽拆散,特朗普政策轉彎有用嗎?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