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對的愛,什麼是錯的愛?柏拉圖筆下的三種愛情觀

什麼是對的愛,什麼是錯的愛?柏拉圖筆下的三種愛情觀
Photo Credit: Lucy Nicholson/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柏拉圖大概是第一個深入探討愛情的哲學家,他利用筆下的角色把愛情分成許多種,我這裡只舉三種,第三種就是柏拉圖所推崇的愛情,而選出的前兩種,是我個人認為達到那個境界前必會經歷的階段。

最近社會上情殺案頻傳。在板橋情殺案中,死者哥哥在受訪時說出:「是真的很愛,還是他用的是錯的愛,我們也不知道。」我們今天就來談談到底什麼是對的愛?什麼又是錯的愛?

柏拉圖大概是第一個深入探討愛情的哲學家,他利用筆下的角色把愛情分成許多種,我這裡只舉三種,第三種就是柏拉圖所推崇的愛情,而選出的前兩種,是我個人認為達到那個境界前必會經歷的階段。

  • 第一種,愛就是追求我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柏拉圖《會飲篇》中講述了一個神話:在遠古時代,人是有兩張臉、四手四腳的,他們比現代人聰明也強壯,乃至於企圖向神造反。宙斯為了懲罰他們,就把他們每個人從中剖開分成兩個人,再把切面縫好打結成肚臍,讓他們每天都能看見自己的傷口,不再敢作亂。

但每天看著傷口的我們,反而更思念我們失去的那一半,所以我們畢生都在尋找另一個傷痕與我們完全契合的人。這種追求完整的慾望就是愛情,是愛情讓我們不斷嘗試擁抱,等我們真的找到了那命中注定的另一半,那這份愛就是不顧一切誓死不渝的。

Plato-raphael
Photo Credit: Raphael @ public domain
拉斐爾所繪雅典學院裡的柏拉圖
  • 第二種,沒有愛情的愛,才是真正的愛。

斐德若篇》中,有個詭辯家寫了一篇求愛的文章,向他的愛人描述愛情是多麼的不理性。當愛的慾望被滿足時,對付出就會感到厭倦,為愛癡狂的人,只證明了他也會為未來的愛人拋棄現在的愛人。

愛情會蒙蔽理智,使人因為細故而發生口角,愛情也充滿佔有,讓你無法更跟好的人往來。愛情讓我們不再是自己的主人而只是愛情的奴隸,所以我們應該跟沒有愛情的人交往,因為他們才是有理性的,他們才能使自己變得更好,這樣的感情也才能長久。

古希臘的愛多是男男之間、一老一少的愛,老的負責愛人,小的則負責被愛,用他的青春換取男人的經驗及智慧。這是當時流行的教育方式,所以才有這樣一篇男人對少年論證沒有愛情才能幫助成長、才是更好的愛情的文章。

  • 第三種,真正的愛是永恆的智慧。

柏拉圖推崇的愛情有些複雜,他反對第一種愛,反對那種不顧一切、認定對象就誓死不渝的愛,因為那是危險的。我們對另一半是如此渴望,可是沒人能確定誰才是命中注定,因此很容易就擁抱了錯誤的人還不肯放手,執迷不悟的包容他所有的缺點,甚至忽略了暴力的徵兆。

在柏拉圖看來,愛應該是愛某種美好的特質,例如愛他的辯才無礙,但不用愛他說的謊,愛他個性溫柔卻不用愛他的軟弱,前者是優點後者是缺點。當我們理解愛不必是愛某一個人的全部,而只是愛他的優點時,我們才會明白,擁有同樣優點的人多如牛毛,我們大可找到同樣口才流利卻誠實、同樣溫柔卻堅強的另一個人來愛,沒有誰真的無法離開誰。

柏拉圖也反對第二種愛,這種愛更像是友情的昇華,很多人在年少輕狂、轟轟烈烈的愛過之後,也許是傷得太深,也許是對愛情失望,就會開始追求這種平淡的愛。但柏拉圖認為,對愛情的渴望並不是壞事,壞的是我們錯認目標,我們不應該去追求某個人,而是要把這種熱情,拿來追求人身上的某種美好。如果失去愛情這種慾望,等於是失去了追逐的動力、虛度自己的人生。

Plato_Pio-Clemetino_Inv305
Photo Credit: Vatican Museums @ public domain
柏拉圖

所以談論什麼是愛之前,柏拉圖先論證了愛是我們要追求真、美、善等等人身上美好的特質,其次論證了愛是一種慾望、一種希望擁有美好特質的慾望,再者,既然是美好,那就會希望永遠地擁有,沒有人會希望得到愛之後瞬間又失去了它,所以愛是:追求一種永恆地美好的特質。

因此,當我們說我們愛上誰的時候,我們愛的不是他的缺點(例如暴力等不美好),我們愛的也不會是他的美貌(因為那不永恆),我們愛的,必定是他身上某些永恆的美好特質。

再來的論證,也許就脫離了我們一般人對愛情的想像。柏拉圖認為,我們既然愛永恆的美好特質,那我們就會想要利用這些美好來生殖,因為既然我們愛永恆,那唯有生殖才是無關乎個人生命長度、才是孕育永恆唯一的途徑。這裡的生殖並不是繁衍生命,而是留下某種「作品」而使這種特質不會因為人的死亡而消逝,而是會隨著作品而不朽。

在柏拉圖看來,最高最美的思想跟智慧,必定是用來造福最多人的,所以他心中最理想的愛是一種對政治哲學的愛,是我們懷抱著治國的理想,去尋找另一個擁有類似美好特質、可以讓我們激起火花的美好心靈。當我們擁有這樣一個對象,當我們可以在生活中跟自己最親密的伴侶談論政治及哲學,能透過討論互相激盪彼此的想法,那我們就能進而生殖,孕育出永恆的子女:一種更新更好的法律、制度甚至城邦政府,用來永遠地幫助我們的人民。

這就是柏拉圖認為最理想的愛。

沒有那些浪漫、激情、瘋狂與佔有,只有希冀透過愛情孕育出永恆的智慧、追求讓這片土地上的每個人都過得更好,這是柏拉圖認為對的愛,也是我心中最浪漫的愛。希望同溫層的朋友們,也都能找到願意共同孕育美好新國家的靈魂伴侶,愛永遠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讓我們一起努力。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林艾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