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罷官」,海瑞更是稅制改革能手

除了「罷官」,海瑞更是稅制改革能手
Photo Credit: Fanghong CC BY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古今中外沒有一個朝代或國家能夠避開「稅負」的問題,但從清官海瑞深知賦稅不公與人口外流及貧富不均的關聯而加以整頓,值得現今執政團隊參考。

文:宋明(嘉義市/退休人)

大明名臣之清官海瑞一生經歷四朝,因為當官的時候敢打擊貪官汙吏,所以他得到了民心,所以他的官位也越來越高,但是他依舊不變初衷,一直為百姓造福。海瑞是一個好官,所以即使離開了人間,我們還津津樂道他的故事,歌頌他的品格。

海瑞擔任的第一份公職是福建南平的教諭,相當於現在的縣教育局局長,第二任升任到淳安縣當縣令,浙江淳安縣在何處?可能我們不太清楚,但如果講到千島湖是在其境內,地理位置就略知啦!

淳安縣人民生活困苦,雖然山巒起伏,但因為水路交通方便所以成為交通樞紐,經常有中央官員的來往,當時為了巴結上級,送禮及接待官員的費用全部攤在百姓的身上,因此淳安縣的百姓苦不堪言,面對這樣的縣既貧困又複雜的官場,要想在這裡幹出一番成績是件困難的事。嘉靖37年從福建的教育局陞任淳安縣令的海瑞,走水路只要一個月就可上任,怎麼幾個月過去了都還沒有見到人影,原來他沿途走鄉串戶考察民情,把時間給耽擱了,他一到縣衙一聲令下,把一切歡迎儀式全部都免了,酒宴也取消,把自己擬好的行事準則重新頒布。

這時候淳安縣的人口只剩原來的一半,逃亡的人數如此嚴重。

回眸中國古代歷史兩千多年的封建農業社會,人民對自己的土地是具有濃厚的依戀情結,按理說農民都是安土重遷不到不得已不會拋家捨業逃亡,究竟什麼原因非得讓人民逃亡?針對初入官場的海瑞是一件棘手問題,經海瑞暗查民情及資料的顯示,歸納兩個原因:

第一、賦稅不均,有田的人納稅很少甚至不納稅,無田的人卻納很多的稅,因為那些富豪勾結官府,把自己的土地設方轉到別人的名下做逃稅,甚至勾結把開墾來的山地依然以山地的稅則較低來上稅,其結果是有田無稅,無田有稅的亂象,所以富者更富窮者更窮。

第二、是「均徭稅」很重,淳安縣位於交通樞紐迎來送客的費用很高,都把這些費用灌在人民的身上,淳安縣的人民在嘉靖年間有4萬人,但「均徭稅」高達幾十萬兩白銀,所以百姓的負擔太重承受不起,只好選擇逃亡。

嘗試找出解決的方案海瑞,首先從下屬開始徵求意見,下屬說不可能,因為縣令寧可盤剝百姓也不敢得罪上司,寧可苛刻百姓也不敢惹上級生氣,海瑞偏偏不信,雷厲風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

  1. 從自身做起只取朝廷俸祿其餘一概不收
  2. 嚴格要求屬下節約經費
  3. 改變賦役不合理現象

海瑞制定的這套「興革條例」嚴格要求各種差役徭役,降低貧苦家庭的負擔,很快的淳安縣的貧困解決了,他接著解決賦稅不均的問題,重新丈量土地、了解土地的實際狀況,至於不在海瑞權限的「均徭稅」,他上疏《均徭稟貼》,表示因為貧富之間相差甚多,富人家應多承擔,窮人家應該少承擔甚至不承擔,同時堅決抵制其他高官額外增加百姓負擔的各項惡法。

海瑞還有很多的故事,但最讓人懷念的,就是他在正直忠勇之氣之外,還懂得開動腦筋,以智取勝,才成功在風氣惡濁的官場混出一片天,包括「海瑞罷官」這個膾炙人口的故事,都讓我們知道行善單憑意願是不足的,仍需靠智慧去化解危機,才能達到為民服務的目的,真希望台灣能出現一個兩個甚至更多的海瑞,把我們國家的賦稅人權,帶到臻美的地步!

許虞哲
截圖自立院質詢影片
財政部長許虞哲

世界納稅人組織(World Taxpayers Associations, 簡稱WTA)於今年5月28日在丹麥哥本哈根舉辦納稅人區域論壇,聚集二十多國學者專家,共同探討如何促進全球稅制改革,改善賦稅人權。

WTA主席Troy Lanigan先生對「賦稅人權宣言」表示認同,並指出「最重要的是,人民的聲音一定要能被聽見。改善賦稅人權,人人有責。每個人都應該參與、發聲,才有機會改變現狀。」美國駐瓜地馬拉的經濟學教授Christopher Lingle也表示,人民是驅策政府改善賦稅政策的主要力量,英國納稅人聯盟草根運動專案經理Harry Fone先生則分享英國民間團體如何組織草根運動,用人民的力量監督政府花費,避免浪費公帑,並迫使政府改變不合理的稅收。

借鏡歷史,我們看見海瑞一心為民而不怕得罪當權者,所以名留千古讓人歌頌,今日世界各國仍在探討稅制問題及改善賦稅人權,正如台灣稅法學會理事長葛克昌所說:「稅法法官是賦稅人權最後的守門員,必須最具有憲法意識,尤其納保法已經施行,法官更應該優先考量納稅者的權利保護,不應該只考慮稅收而忽略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才能做為賦稅人權保障、維護租稅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古今中外沒有一個朝代或國家能夠避開「稅負」的問題,但從清官海瑞深知賦稅不公與人口外流及貧富不均的關聯而加以整頓,值得現今執政團隊參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