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作會找到出路:《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

Photo Credit:UIP 聯合國際影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巨大腕龍抬起上半身的最後剪影,就是牠在25年前的《侏羅紀公園》中,率先震撼所有觀眾的姿態⋯以恐龍觸動觀眾情感確實是這一集的走向,隨著這經典身影的退場,《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也總算告別了上一代,開始走出自己的方向。

文:唐澄暐

1993年,《侏羅紀公園》以當時最先進的特效,輔以古生物學和遺傳工程的考察,打造出觀眾眼中栩栩如生的恐龍與失控的科技樂園。但隨著續集電影一部部推出,重現恐龍的重要性似乎逐漸被娛樂效果的需求所取代⋯⋯

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從前半進入後半時,有一幕讓戲裡戲外的人都不自覺停下來望著。在即將被熔岩吞沒的島嶼港邊,一隻已無路可逃的巨大腕龍,就那樣呆立在岸上,望著倖存的人類和恐龍同伴逐漸遠去,並在悲鳴中逐漸被熔岩吞沒。濃煙中,牠抬起上半身的最後剪影,就是牠在25年前的《侏羅紀公園》中,率先震撼所有觀眾的姿態。

photos_21239_1517811721_d7974636b7bd122e
Photo Credit:UIP 聯合國際影業

以恐龍觸動觀眾情感確實是這一集的走向,也的確產生了效果。一方面,隨著這經典身影的退場,《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也總算告別了上一代,開始走出自己的方向。

這一點在相隔14年推出的《侏羅紀世界》中特別明顯。14年可以讓古生物學家從地底下或實驗室挖出許多新證據,足以大幅改變對恐龍的想像;但2015年走進嶄新的《侏羅紀世界》,裡頭的恐龍卻沒怎麼跟著前進。恐龍停留在1993年的舊模樣,還增添更炫奇的要素,離現在已知的恐龍面貌越來越遠,其中海棲巨獸的體型甚至已經遠遠超過已知(甚至是物理上讓這種動物存活)的大小極限了。

有些觀眾會說,電影何必如此拘泥於考究,想看那麼真的恐龍幹麼不去看科學頻道的恐龍節目?但也有觀眾提醒,當年《侏羅紀公園》就是抓緊了科學證據,才能超越眾多誇張離譜的恐龍電影,成為續集拍不完的劃時代巨作,而《侏羅紀世界》的安排只會讓這系列失去原味。這兩種看法,反映的或許是同一主題的電影,在不同時代得要因應的觀眾需求差別。

在《侏羅紀公園》誕生的年代,所謂「銀(螢)幕上的恐龍」不管從拍攝技術或貼近現實的任一點來看,其實都沒有很講究。

在虛構電影的題材上,「探險家在人跡未至的祕境遇上殘存的恐龍」已經是聽起來最現實的安排了,更別提其他來自地心或外太空的奇妙想像。即便是有考證的恐龍知識節目,以當時的偶動畫或實體特效,也很難呈現恐龍文藝復興後活躍多樣的恐龍生態。

可以說,當時觀眾想看卻看不到的,是一種心目中「真實的恐龍」,而《侏羅紀公園》就一口氣填滿了當時的空缺;它有更合理的想像設定(從琥珀裡昆蟲體內的恐龍血複製恐龍)、更貼近當今研究的恐龍面貌;還有更重要的,因為投下前所未有的高成本在恐龍電影上,而能用實體搭配電腦動畫讓一切栩栩如生。三項合一,便是《侏羅紀公園》當年轟動全球的道理,也是它之所以能掀起全球恐龍熱潮,甚至一口氣修改台灣電影分級制度的理由。

但這樣的推進,也改變了觀眾對「銀(螢)幕上的恐龍」的需求。《侏羅紀公園》賣座後,知識性電視節目也開始砸重本重現恐龍,於是就有了史上每分鐘造價最貴的電視節目《與龍同行》。或許可以說,這類高品質恐龍知識節目出現,便逐漸從《侏羅紀公園》那邊承接了「視覺逼真」和「貼近研究」這兩個責任。

現在若想看那麼「科學」的恐龍,確實去看科學頻道就可以了,因為那邊的恐龍現在已經夠逼真、知識量也足;隨著此類節目陸續增加,《侏羅紀公園》的續集也就沒必要再把「貼近當今研究」當成那麼重要的元素——當然還有一個理由,電影觀眾看逼真恐龍看多了,也是會膩的。

2015年《侏羅紀世界》在各方面的誇張走向,反映的或許就是上述變化;但這部片的許多問題,卻來自於改變得不夠徹底。《侏羅紀世界》仍把電影卡死在《侏儸紀公園》的大架構中,既想維持《侏儸紀公園》那種自然主宰的旁觀,又想塑造人物掌握命運的主觀,結果就是劇情老套缺乏意外、過多旁支拉散主題、情感貧弱、對濫用科學的反省也淪於表面。到結尾時,又不得不用一種從天而降的力量(放出籠的暴龍與水中躍起的滄龍),來替劇中設定的善惡價值(與人互信的迅猛龍「小藍」和缺乏社會化的帝王暴龍)做出理所當然的裁決。

但到了三年後的《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這些問題居然都改善了,原因就在於拋下前作身上的《侏羅紀公園》框架,並找到自己可以走的路。

《侏羅紀公園》那種人對抗自然的故事在本片前半就結束了,接著就改以人與人的對抗為主軸;但比起過往那種個人對抗貪婪企業的刻版劇情,這片對於誰才是犯錯者、如何界定錯誤是什麼,都給了更開放的思考空間。同時,電影把情感的聚焦點從人移到些許擬人化的恐龍身上,讓觀眾同情起那些驚慌、無助、痛苦的恐龍們,至於男女主角上一集擦不出太多火花的情感戲,乾脆就一切從簡,反倒收到不錯效果。

photos_21239_1517811723_66560bc1239fb932
Photo Credit:UIP 聯合國際影業

恐龍的生死一瞬,前所未見地牽動觀眾的心,就不用叫主角花一整集來重組溫馨家庭,畢竟已經連四集都這樣了。場景上,這片也拋下看膩了的叢林和失控遊園設施,把恐龍與人的決戰點擺在陰森豪宅內外;舊式博物館的鬼影幢幢,搭配惡魔般從窗戶爬進臥房的帝王迅猛龍,這都從已經遞減到底的恐龍嚇人效果中,勉強又擠出了一點驚悚新意。

這部片不怕自己不像《侏羅紀公園》,不怕當面傷害溫馴的恐龍,也不忌諱提及主角的過錯與人的隱密私慾,反而塑造出系列中罕見的陰沉氣氛,觸動的是一些過去觀賞這系列時,比較少被激起的感受。

雖然說這片還是背負一些過往的包袱,比如說主角最後還是得攜家帶眷被最強的恐龍追到絕境然後獲勝,但電影也在那之後給了系列作罕見的道德難題——硬要說也算解得有意思。這是一部不那麼尋常的《侏羅紀公園》系列作——在《侏羅紀世界》之後還能看到這樣的演進,還是會有一種「生命會找到出路」的欣喜。

你會有興趣看的文章:

【電影冷知識】《侏羅紀公園》造成另一場悲壯的滅絕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影迷大宅門』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