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消滅種族歧視的最佳方案,就是否認歧視的存在

西班牙消滅種族歧視的最佳方案,就是否認歧視的存在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行的反種族歧視政策,就是個好例子。絕大多數的相關機構,幾乎總是由土生土長的白人來出謀劃策、決定方向;而那些白人,肯定不曾親身遭遇種族歧視或排擠。

作者:Afroféminas
譯者:Eleanor Weekes(en)、Yanne C

下文原由馬德里(Madrid)的律師Aitor Gorrotxategi Cortina撰寫,最初發表於Afroféminas網站;全球之聲係取得該站管理者許可,依該站發布協定,重新編輯並分享於此。


我們辦到了:在數世紀打擊種族歧視的努力之後,現在西班牙沒有種族歧視了。那些案例都是道聽塗說;除了一小撮人以外,西班牙沒有種族主義者。

我們要把這套方法輸出到其他國家——好比美國(看看特朗普治下的那些可憐蟲!)或是法國(極右派領袖馬琳勒龐得了好多選票,真是群法西斯主義者)。

我們看《烈血大風暴》(Mississippi Burning)或《被奪走的12年》(12 Years A Slave)這樣的電影,然後對自己說,那些美國鄉下佬真是混蛋!我們看到三K黨(Ku Klux Klan)或極右派法國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所組織的政治集會,然後自認和他們不同、高尚得多。

因為我們不是種族主義者,一點也不。我們說「種族主義者是少數」——他們都是守舊的老人家,或是群聚在某些西班牙城市的一小撮極右派團體。我們把他們看作法西斯主義者。

誰在乎納粹和種族主義者在社群網路上四處橫行?國內很多學校裡明擺著的歧視問題、缺乏機會、不平等的就業條件、警察迫害、處處碰壁、貧富不均、各種物化及邊緣化等等,有什麼要緊?誰又在乎西班牙的運動場上,是否經常充斥著帶有種族歧視的口號?或者有數以千計的移民,因為想要尋求更好的生活、違反了現行法令,以致於非自願地被留置在我們的外國人收容所裡,而多數國人也認可這樣的做法?根據報載,每年總有數百宗仇恨犯罪發生,那又怎樣?

西班牙的種族歧視並非明目張膽、而是隱晦的那種,比較像是缺乏同理心。一般而言,受害者會被指為誇大其辭。在我們這否認種族歧視的氛圍中,這般指控非常合乎邏輯——與歷史上發生過的各種歧視何其相似。不願融入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

在這樣的體系之下,「融入」的意思是:保持沉默、別找麻煩。

我最近讀到Nadie對Afroféminas網站上一篇文章——關於馬約卡(Majorca,西班牙第一大島)一位新任黑人鎮長Guillem Balboa——某則評論所做的回應:

嚴格說來,西班牙實際上並不是個種族歧視的社會。當然,這並不是說西班牙沒有種族主義者,但整體而言,西班牙人並不支持種族歧視,我們的法律也不帶有種族歧視的色彩。

一個種族歧視的社會,是像美國有過的:黑人必須坐在巴士後方,或是在更早以前,還有奴隸制度的社會。那是個種族歧視的社會——按定義來說,就是一個鼓勵人們歧視特定族群,並迫害身邊那些非我「族類」之人的社會。一個種族歧視的社會,是像南非種族隔離時期那樣的社會。

你所面對的是個愚蠢的社會,有一些徹頭徹尾的種族主義者,也有一些不痛不癢的種族主義者——或出於善意,或出於惡意,帶有偏見的人們。但這些人有選擇的權利,也依民主程序選出了黑人來擔任像鎮長這樣的公職。你似乎對此並不驚訝,也許你是想當然爾以為,每個投票給他的人都是黑人,但事實上那些人裡面,只有不到百分之一是黑人。啊!不是的,抱歉,投給他的是那些很酷的嬉皮、那些遊手好閒之輩,還有那些讓你和你那外表看似白人的小孩日子難過的種族主義者⋯⋯

Nadie用「白人男性向黑人女性解釋什麼是種族歧視」一貫的那種高高在上的口吻,告訴她:她是個深受幻覺所擾,而自以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的女人,因為——當然嘛,她認為所有白人都是壞人。這種無禮的言論總是一樣的:這沒什麼大不了。簡單講,你這樣疑神疑鬼的,你就是有點蠢。西班牙不是個種族歧視的社會,因為我們有個小鎮的鎮長是黑人,他也還活得好好的。這是個值得注意的問題:那種我們許多人都有的「我們是在施恩,我們是好人」的心態。

白人有個問題:我們不太喜歡和自身經驗相悖的事。沒讓我們受苦或和我們無關的事,都是小事情。所以,西班牙的種族歧視就不是個事兒。

我們還認為,如果這些小問題需要被解決,誰比我們更有資格來做?我們對於因為種族、宗教或出身被歧視是什麼滋味一點概念也沒有,但誰在乎?我們要當救世主,眾所矚目的焦點。

我們現行的反種族歧視政策,就是個好例子。絕大多數的相關機構,幾乎總是由土生土長的白人來出謀劃策、決定方向;而那些白人,肯定不曾親身遭遇種族歧視或排擠。想像由一個男人來主導「女性之家」或者性別平等委員會——雖然說不是沒有這樣的例子,但在今日,肯定會被大力抨擊。種族歧視與移民相關事務也應該比照辦理。

在我為了工作上的需要,尋找關於「反謠言」計畫(Antirumores,源於巴塞隆拿的組織,旨在防範種族歧視)的資料時,我找到一張某個研討會的照片。裡面有任何外籍人士嗎?我再直接一點好了:裡面有哪個人不是白人嗎?沒有。

antirrumores

這是「白人救世主」情結。到頭來,即使在試圖幫忙的時候,我們也在漠視他人;即使在試圖抹除種族歧視與排外心理的時候,自己也犯了相同的錯。更糟的是,我們還毫無所覺——這一點的殺傷力不僅更大,也更突顯了這樣的社會結構,在我們的世界裡有多麼牢不可破。

我不是要否定人們的善意,但我們必須讓那些蒙受種族歧視與排斥的人自己來發聲。這些女士、先生們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問題所在,他們才是必須站上第一線、引領這場抗爭的主角。他們可以代表自己,不需要代言人;他們能夠自立自強。

我自己是覺得,「越俎代庖」一直都是個問題。但我這些話不是對Afroféminas網站的黑人讀者們說的,而是對那些社會階層和我相似的人說的——無論我們喜不喜歡,這樣的階層確實存在。出身或膚色,決定了我們在這當中所得到的待遇。

如果你察覺到種族歧視的發生,但認為它無關緊要,你就是共犯。我知道它沒發生在你身上,但一定也有別種與你沒有切身關係的苦難,不要這樣泰然處之——去抗議、出點力、做點什麼。所以去做點什麼,因為——抱歉要讓你失望了——發生在這個國家、我的國家裡的,發生在那些和我們不一樣的人身上的,就是種族歧視。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