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機械人有益健康?暫時沒有證據

Photo Credit: Eduardo Contreras / New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愛機械人可能快將普及,有醫生提出我們需要更多關於這方面的研究,以了解對健康、社會的影響。

隨着人工智能發展,已經越來越逼真的性愛娃娃已開始「進化」成性愛機械人,不僅在外觀上像人類,還能夠互動、對話。雖然性愛科技產業仍然年輕,但根據智能性玩具、尋找性伴服務及虛擬實境色情片等產品估計,這個市場已經價值超過300億美元。

2017年YouGov一項網上調查顯示,近一半美國人認為在未來50年內,跟機械人的性愛會變得常見。受訪者之中,有9%女性會考慮機械人性愛,男性的數字則為24%,可見性愛機械人市場有一定潛力。

現時已有4家公司售賣成人外型的性愛機械人,價值約5000至15,000美元不等,暫時均為女性外觀,但男性外觀的性愛機械人亦快將面世。此外,有一家公司製作兒童外觀的機械人。

maphotostwo710570
Photo Credit: Dr Sergi Santos / Newscom / 達志影像
結合人工智能的性愛機械人Samantha頭部,以及其製造者Sergi Santos。

有關注性愛及科技發展的人認為,性愛機械人會帶來更安全的性行為,有用作性心理治療的潛力,甚至可以減少性侵、戀童。但這些到底是樂觀的猜想抑或有證據支持的預測?醫學期刊《BMJ性與生殖健康》的一篇論文中,兩位作者——聖佐治大學醫院的Chantal Cox-George醫生及倫敦國王學院婦產科醫生Susan Bewley——指出,在尋找關於性愛機械人及健康有關的醫學文獻後,發現結果是一片空白。

當然,這不代表性愛機械人沒有上述好處,只是目前的確沒有相關研究,因此未有證據支持,不應將之當成事實。

不能只看潛在好處

論文提到,有人設想未來的紅燈區都是性愛機械人,而且機械人都以抗菌物料製作,阻止性病傳播。不過作者指出,假如機械人出錯,引致受傷或感染,可能會有法律責任的爭議。此外,性愛機械人市場發展會減少暴力和感染,抑或進一步剝削性工作者,仍然純屬臆測。

把機械人用作性心理治療方面,兩位作者認為,性心理治療師未來應該檢視機械人對同理心及人類關係的影響。她們認為,對於能從無壓力下嘗試性行為的病人而言,機械人或有幫助,但也可能令部分人遠離跟人類的親密關係。

她們亦指出,讓有性功能障礙的人使用性愛機械人,有可能使他們更加孤立。此外,在用作協助伴侶性慾不協調的情況時,機械人也有潛在的不良後果,例如一方會拒絕沒有互動的另一方,或者機械人會威脅到關係本身。

至於減少性侵、戀童等犯法行為方面,作者提到即使在性愛機械人出現之前,亦已經有關於色情影片會否降低強姦、賣淫數字的爭議,而且沒有太多共識。而相反的風險包括將人商品化、把性偏差行為正常化、令人上癮等,即使大多數性愛機械人用家能區分事實和幻想,有部分人可能不會,引致增加性侵的憂慮。

機械人會改變我們嗎?

文中特別提到一家生產兒童體型性愛娃娃的日本公司,該公司聲稱協助戀童者「重新導向黑暗慾望」保護潛在受害人,該公司行政總裁自認有戀童衝動,認為異常的性癖好無法改變,應該有合法和合乎倫理的方式表達出來。然而作者指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使用「戀童機械人」有效減少兒童性侵犯,她們強烈反對這種「治療」方式,除非是用作合乎科學和倫理的實驗之中。

論文最後關注的部分,是性愛機械人會否改變社會常態。作者指出,性愛機械人一般是女性體型,與大眾利益相關的問題包括,如何避免因宣揚一種扭曲、降低女性身體自信的審美觀而引起的性別歧視和不平等。另外,亦有人關注若可設定機械人的「性格」,模擬未經同意下性交——即強姦——會令「同意」的界線變得模糊。

負責任機器人科學基金會(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Robotics, FRR)去年一份報告亦有提到,雖然機械人無法授予同意,也就不能被強姦,但像人的機械人可用作模擬強姦。報告亦指出,有類似劇情的美劇《西部世界》(Westworld)在媒體也引起此議題的不少討論。

maphotostwo710571
Photo Credit: Dr Sergi Santos / Newscom / 達志影像
性愛機械人Samantha的身軀部分。
有待更多研究

在論文總結部分,作者指出雖然缺乏性愛機械人有「治療」效用的證據,但這難以阻止市場推出有關產品,而且潛在利潤及需求增加會吸引公司推出更廉價的性愛機械人。她們呼籲學界研究這個範疇,關於健康方面的研究則包括醫學觀察、病例報告、測量用家反應等,亦需要性愛機械人影響的證據,特別是在教育、司法和社會科學方面。

目前而言,兩人認為根據預防原則,應反對在臨床上使用性愛機械人,直到有足夠的測試為止。

研究人類與科技互動的Julie Carpenter認為,沒有性愛機械人影響的相關證據並不出奇,並非因為研究人員忽略性愛機械人的問題,而是在過去數個月才有足夠性愛機械人可供購買。

研究機械倫理學的專家Oliver Bendel教授表示,他不贊成禁止研究性愛機械人,並認為這項技術不會普及,大多數人會傾向跟人類性交。不過他同意需要更多這方面的研究,同性指出很多大學和科學家都不想接觸這個議題,研究亦難找參與者。

小心誇大效用的宣傳

FRR創辦人之一、英國雪菲爾大學人工智能及機械人學榮休教授Noel Sharkey表示,該基金會曾跟很多人對話,但無人可以提供臨床使用的證據,而這份論文在尋找證據方面比他們走得更遠,而得出同一結論。

Sharkey指性愛機械人製造商作大量宣傳,聲稱其產品對難以跟其他人連結的人有好處。Cox-George亦提到,沒有研究數據無阻性愛機械人「有益」的宣稱傳播,她說︰「我們注意到醫生被問及對性愛娃娃和機械人的專業意見」。

互動性愛娃娃製造商TrueCompanion的行政總裁Douglas Hines在受訪時表示,他們的性愛機械人「提供每個成人所需——無條件的愛和支持」,又指「感受到愛人接納是每個成人應有的權利」,他們提供「協助成人滿足其社交和性需要的解決方案」。不過Sharkey認為這些說法沒有足夠證據支持,並表示︰「很多專家說機械人無助減少社會孤立,甚至會令他們更被孤立。」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