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新加坡能獨立,香港當然也能

既然新加坡能獨立,香港當然也能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新加坡面對的困難比今天的香港更甚,至少在發展成熟度、國際資訊網絡與財力方面。然而新加坡人樂觀其成,欣然面對建國困難。今天的香港人卻妄自菲薄,尤其嬰兒潮掌權一代,只有攀附鄰國之心。

對於當年香港的雨傘革命,新加坡官方表示了批評意見,新加坡是在討好中國嗎?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2014年在新加坡國立大學的論壇上,被問及香港問題時說,香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必須遵守一國兩制,外人不應干涉。「在英殖民時期,香港從未舉行過選舉。」他指出,在英殖民結束後,中國做出一國兩制的安排,在香港也有一些有限的民主形式,最後擴大到直接普選。所以,治理香港的法律是基本法,香港的主權是中國的,香港在地緣現實是中國的一部分。

「中國要香港取得成功,也為香港取得成功做好萬全的準備,但中國不希望香港成為深圳河另一邊的麻煩。絕對不希望。」對於香港的佔中運動,李顯龍說,外人不應該摻合。「如果其他群體捲入,用來作為對中國施壓或者改變中國的方式。我在報紙上看到,來自台北太陽花學運的學生跑來切磋,教你如何佔領什麼地方,我不認為這需要幫助。」

新加坡外長尚穆根在受訪時指出, 西方媒體對香港做了許多不實、帶有反華成見的報導,反之中國中央政府的觀點被忽視。尚穆根說:「西方媒體隱去了一個事實,就是過去150年以來,香港並沒有實行民主制度。港英政府和香港媒體從來沒有討論香港實現民主的問題,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也沒有提到普選。」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新加坡人力部長兼人民行動黨東海岸集選區領軍部長林瑞生,在東海岸集選區競選集會上發表談話時說,慶幸其父親決定來新加坡,不然現在就是中國人,也慶辛和馬來西亞分家,不然現在可能是馬來西亞人。後來,這個說法引起爭議,他又澄清説,「幸虧論」是想要藉此提醒新加坡國民,新加坡一路走來50年並不容易,因此慶幸自己能身為新加坡人,與國人共慶金禧五十。他也說:「我相信有很多中國人也會說自己的父母當初沒有來到新加坡,而慶幸自己是中國人。」各國的國民應該為自己國家的進展而感到慶幸,並有所歸屬。

新加坡能獨立,為什麼香港就不能獨立呢?若是新加坡因為害怕得罪中共,不敢公開支持港人的本土化和獨立訴求,倒還可以理解,但也不必為了討好中共,而猛踩香港啊?這不是一個獨立國家應當做的事情。香港未能如新加坡那樣獨立,有兩個原因:第一是中國堅持對香港擁有主權,香港始終處於中國的陰影之下,彭定康在回憶錄中早已指出這點:如果沒有中國因素,香港的獨立和民主化都不會成為問題,這是現實政治因素。第二是港人存有民主回歸的幻想以及大中華、大一統的「國族情結」,本土意識和港獨選項遲遲未能形成。這是文化傳統和價值取向的因素。

回顧新加坡的獨立進程,未必就是「天注定」。新加坡於1959年從英國統治下獲得獨立,1965年又被動地脫離馬來西亞聯邦。那時的新加坡,無論在人口基數還是經濟規模上,都無法與香港相比。這個當年人口和面積只有香港約一半(多年填海已令其國土面積擴大至約香港面積的三份二)之地,被逐出馬來西亞聯邦之後,世界對於它能否存在大都表示疑問。除了主權糾紛,其它重要的問題包括:住宅短缺,缺乏土地與天然資源短缺,失業率當時高達12%。社會主義陣線宣佈進行民主抗爭,抵制議會,動亂隨時會發生。

當初,李光耀從未想過獨立,他正如今天眾多香港人所「以為」的香港不能獨立一樣,以為獨立的新加坡根本無法生存。李光耀認為新加坡不能獨立之四個主要理由是:幅員太小;毫無資源,並無水源;與馬來西亞有地理、經濟和親屬關系;鄰國(包括印尼)充滿敵意。

李光耀在回憶錄的《新馬分家》章節中寫道:「前途是渺茫的。新加坡和馬來亞只隔著柔佛海峽,由新柔長堤連接起來。兩地向來是由英國當作一個地區統治的。新加坡是英帝國的行政和商業中心。現在我們分了出來,一切都得靠自己。馬來西亞政府正準備教訓我們。他們可能不再讓我們扮演傳統的角色,繼續成為他們出入口貨物以及為他們提供種種服務的中心。所有新興國家都在推行民族主義經濟政策,一切都要自己幹,直接同歐洲、美國和日本的主要買客和賣客打交道。在這樣的世界裏,新加坡沒有腹地,就連我們的飲用水也來自柔佛州,該怎麼生存下去?……我們從來就不相信一個商業城市國家能生存下去,搞社會主義的國家更不必說。」

面對突如其來的獨立,面對這個幅員細小、毫無天然資源、鄰國充滿敵意卻無自己軍隊、亦無龐大儲備(比今天的香港情況惡劣得多)的新國家,李光耀憂心如焚,當地人民卻大肆慶祝,對比強烈。作为一个蕞爾小國,新加坡的「國父」李光耀如履薄冰,生怕遭到來自馬來西亞和印尼兩大強鄰的攻擊。然而,獨立帶來的「紅利」遠遠超過政治人物的想象,半個世紀之後,新加坡的經濟發展水準讓馬來西亞和印尼望塵莫及,儘管政治民主停滯不前,但新加坡已成為「小而富」的亞洲先進國家。

Video grab of Lee Kuan Yew wiping a tear as he speaks during a ceremony to sign the separation agreement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香港自開埠起都是一個獨立的地區,而新加坡於殖民地時期,大部份時期都屬「海峽殖民地」之一部份,直至二次大戰之後。故此新加坡於獨立前,其「獨立生存」的歷史和經驗都比香港少。

「香港獨立生存不了」,今天乃掛在很多人口中。香港與當年新加坡面對的國際時局與凶險不盡相同,但對比之下,當年新加坡面對的困難比今天的香港更甚,至少在發展成熟度、國際資訊網絡與財力方面。然而新加坡人樂觀其成,欣然面對建國困難。今天的香港人卻妄自菲薄,尤其嬰兒潮掌權一代,只有攀附鄰國之心。

與新加坡相比,香港在很多方面的條件都更加優越——香港面積比新加坡大,人口比新加坡多,經濟基礎也比新加坡好。從《亞洲兩個城邦國:香港與新加坡之比較》中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亞洲兩個城邦國:香港與新加坡之比較

獨立是香港亟待普及的觀念。獨立當然需要付出代價,但獨立並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訴諸近代民族國家追求獨立的歷史,除了新加坡之外,還有諸多先例可供香港參考。

兩百多年前,美洲13個殖民地,地廣人稀,人口不足300萬,卻因堅持「無代表,不納稅」的原則,挺身反抗號稱「日不落帝國」的大英帝國。當時,英國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和最富有的政府,而美洲殖民地人民既沒有統一的政府、也沒有正規的軍隊。一般的觀察家都認為,美洲殖民地對抗英國,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然而,經過八年艱苦卓絕的戰爭,美洲殖民地打敗了英國,堂堂正正地贏得了獨立。

波羅的海三國獨立,更是一場螻蟻撼大象的鬥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三國加起來總人口近400萬,遠遠少於香港的700萬。1989年8月23日,三國共同發起「波羅的海之路」人鏈活動,有五分之一的居民參與,紀念三國同在二戰中被蘇聯非法佔領,追求恢復獨立(後來,台灣本土力量也仿效該活動,發起數百萬人參與的「牽手護台灣」)。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一度嘗試使用武力壓制,1991年1月12日,蘇軍開進立陶宛首都維尓紐斯,克格勃特種部隊強行佔領立陶宛電視台大樓,殺害了14名立陶宛平民。然而,由於立陶宛群眾捨生忘死的抵抗,蘇軍未能如期佔領議會大樓。緊 接著,是國際社會和蘇聯其他加盟共和國對武力鎮壓的齊聲譴責,莫斯科被迫下令將軍隊撤入兵營。1991年8月19日,蘇聯發生「八一九政變」,愛沙尼亞於次日宣佈獨立,其他兩國緊緊跟上。隨後,政變失敗,蘇聯這個不可一世的巨人轟然倒下,波羅的海三國以及其他更多被蘇聯吞併的國家獲得了真正的獨立。

綜上所述,無論是美洲殖民地,還是新加坡,以及波羅的海三國,這些國家的獨立之路都是香港的前車之鑑。獨立是香港唯一的出路。共產黨萬變不離其宗,獨裁暴政是其本質,它從來不知道什麽是談判、對話和妥協,它只相信「槍桿子裡出政權」。而以「香港之小」和「中國之大」的不成比例的對照,香港不可能獨自承擔推動中國民主化的任務。若是當年英國割占了十個香港,如今十個香港一起點燃烽火,倒有可能讓中共顧此失彼、窮於應付。但是,在只有一個小小的香港的情勢之下,香港不妨走向獨立、獨善其身,下一步才有可能對中國的民主化提供幫助。否則,香港必將自身難保、墮入醬缸、萬劫不復。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余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