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滅絕的是智人,而非尼安德塔人

如果滅絕的是智人,而非尼安德塔人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意大利、直布羅陀、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研究顯示,尼安德塔人是複雜的人類,具有複雜的行為能力,實際上,他們足以做出通常被認為是智人專有的行為。

文:莉迪婭.佩恩(Lydia Pyne)

在整個二十世紀和二十一世紀裡,隨著愈來愈多的尼安德塔人化石出土和出版成文字,關於他們是誰,他們如何生活,以及這樣一個「是人類但又不完全是人類」的物種代表什麼意義的種種疑問,開始藉由書籍乃至博物館等各種媒體擴散出去。正如尼安德塔人的科學不斷演化和改變,二十世紀早期尼安德塔人在博物館、文學和流行文化中的呈現方式也不停在變化。

早期博物館對石器時代的實景模型多圍繞在尼安德塔人的許多文化元素上。實景模型和重建變成為賦予化石一副肉體的方式;重建化石時,人們組合了肌肉、皮膚、毛髮,並賦予動作,呈現出立體景象,為化石注入「真實」感,這是再詳盡的文字描述也無法比擬的。化石不能像製成標本的動物那樣,將生命凍結起來,但透過重建工作,像尼安德塔人這樣已滅絕的物種變得親近易懂。我們可以立即想像出這個古人類的模樣──他有形的臉和身體就在我們面前,而他的身體乞求一個可與其科學研究搭配的故事。

當我們看到重建後的人類祖先身體時,我們會想起與之相關的某些敘事,並將這些潛在的主題加諸於我們所看到的人物上。實景模型不只是一面立牌或說明牌,它告訴觀眾一段脈絡、一個場景、一個故事。

布勒對尼安德塔人的論述因《火之戰》而家喻戶曉,並長期在博物館的實景模型的幫助下日益強化。尤其是十九、二十世紀之交,原始、多毛的尼安德塔人更是因庫普卡在《倫敦新聞畫報》刊出的插畫而聲名大噪。博物館的實景模型不只傳達了資訊,也傳達了歧視和偏見。更重要的是,他們訴說著小心翼翼隱藏在展品表面下的特定假設。

關鍵評論網_p_56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一九三三年七月,芝加哥菲爾德自然歷史博物館(Chicago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設置了八個實景模型,分別描繪當時歐洲各地考古遺址中「早期」人類的生活場景。這些實景模型(作者是腓特烈.布拉施克〔Frederick Blaschke〕)所呈現的,是二十世紀早期對尼安德塔人史前史的典型假設,也加入了在重建一份品質時好時壞的考古古生物紀錄時常見的主觀臆測。特別是,布拉施克實景模型所呈現出的尼安德塔人技術水準,為人類在演化上的成功和演化方向,間接地創造了一個強而有力的論證。

在布拉施克的想像場景中,尼安德塔人會使用工具,但並不靈巧,工具和用法看來都很笨拙。重建出來的這些懶散駝背的尼安德塔人,不僅僅是化石的重生,更反映出與物質文化有關的一個有趣且微妙的論點,以及古人類與物質文化「應該」如何彼此影響。在這個重建模型中,工具及工具製作者的關係並不緊密,尼安德塔人未能發展出任何有助於演化的物質,尼安德塔人並未做出任何有助於演化的物質。他們沒有複雜的工具,不具靈巧性,沒有智力可發明「好」的技術。布拉施克所做的尼安德塔人實景模型,強化了一個故事,一個支持人類擁有技術才智而「成功」的故事。愈多人看到博物館這些視覺化的古人類,我們的文化想像中就固著愈多對尼安德塔人的刻板印象。

現代博物館藏品正努力改變我們既有的文化假設,讓參觀者更能理解近代的考古研究。因為藏品和實景模型都有強大的視覺停留力量,讓博物館參觀者能更深入了解尼安德塔人。舉例來說,史密森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人類起源廳」讓我們能一窺人們對尼安德塔人的文化假設如何不斷改變。當人類起源廳於二○一○年開幕時,除了展示來自伊拉克沙尼達爾尼安德塔人的真實遺留物,參觀者還能下載應用程式,「 將自己變成早期人類」。( 這項應用程式稱為MEanderthal,它將你自己的面孔和早期人類的重建樣貌組合在一起。)古生物學家約翰.古爾契(John Gurche)這麼形容自己為該展覽所重建出的尼安德塔人:「一個具有複雜行為的人類……我想描繪出一個具有複雜內心世界的人。擁有獨特的髮型……和一條有線條設計的鹿皮髮帶,暗示這種複雜的生物具有象徵性思考能力。」這和布勒一九五七年時的描述很不一樣,布勒在他那本大受歡迎的教科書《化石人》(Fossil Men)中寫道:「幾乎沒有比莫斯特人(Mousterian,尼安德塔人)更基本或退化的形式了……這個精力充沛、笨拙的身體外觀像野獸,有著下巴厚重的頭骨……這都顯示它們是純粹的草食動物或像野獸般的動物,而沒有心靈功能。」尼安德塔人展示方式的改變,賦予了他們人性,代表我們更易於將這些化石物種視為某個跟你一樣的人,而不是某個演化異類。

關鍵評論網_p_58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在二十一世紀今日,博物館不再是唯一重整尼安德塔人大眾印象的工具。《火之戰》出版後約一百年,加拿大科幻小說家羅伯特.索耶(Robert Sawyer)想像出一個不同的演化時間軸,在這條時間軸中,尼安德塔人取代人類,在更新世中「成功」地演化了。索耶於二○○二至二○○三年發表了「尼安德塔三部曲」(Neanderthal Parallax),包括《原始人》(Hominids)、《人類》(Humans)、《混種人》(Hybrids)三本書。他問道:如果智人不是唯一生存到今天的人類成員;如果演化史中有其他物種勝出,例如尼安德塔人;如果尼安德塔人在過去三千年間,演化出像我們這樣的文化,我們自以為是「人類」所獨有的文化,那會是怎樣的狀況呢?還有,更聳動的是,如果尼安德塔人比我們更像「人類」呢?

在三部曲中,索耶描繪了兩個不同的地球,一個是我們傳統認為的地球,另一個地球則是尼安德塔人在二十五萬年前成為了主宰者。在那個平行世界中,滅絕的是人類,而非尼安德塔人。尼安德塔物理學家龐德.波迪特(Ponter Boddit)在尼安德塔地球和我們的地球交會時,成功透過薩德伯里微中子觀測站(Sudbury Neutrino Observatory)分子物理實驗室的傳送門,往返於兩個地球之間。

在真實世界中,考古學家和古人類學家則普遍認為,尼安德塔人約在三萬年前滅絕,至於原因為何,他們則提出可能是氣候變化、技術落後,或是智人的認知能力出現革命性的躍進──索耶將這所有假設納入他臆測的人類學中。多數有關尼安德塔人為何滅絕的解釋,都指向人類擁有創新能力,而尼安德塔人沒有。然而,近期的尼安德塔人研究對人們長久以來抱持的這種觀點,提出了嚴正的質疑。從意大利、直布羅陀、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研究顯示,尼安德塔人是複雜的人類,具有複雜的行為能力,實際上,他們足以做出通常被認為是智人專有的行為。

關鍵評論網_p_59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索耶的《原始人》獲得世界科幻小說協會(World Science Fiction Society)著名的雨果獎(Hugo Award),他透過呈現尼安德塔人和人類這兩個物種間的關係,檢視了彼此的互動和其道德意涵。索耶十分留意種種細節,且對古人類學做了許多研究,就與羅斯尼曾研究過拉沙佩勒老男人一樣,都為故事提供了科學正當性。索耶的細節就和羅斯尼一樣,都經過仔細研究,其故事的真實性在人類學上完全站得住腳。(在文字上還有一個絕妙的亮點,故事中人類主角使用了路易斯和瑪麗這兩個名字,這是對古人類學歷史致敬,承認古人類學家李基夫婦的權威。)

相關書摘 ►露西作為化石,代表演化中的暫停時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七副骸骨:人類化石的故事》,如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莉迪婭.佩恩(Lydia Pyne)
譯者:許可欣

人類考古史上最戲劇性的七副骸骨,各自帶著哪種費解的謎團?
拉沙佩勒老男人/皮爾當人/湯恩幼兒/北京人/露西/哈比人弗洛/源泉人

每一副化石,都帶著迷人的故事;
每個故事,都映現了那個時代的偉大與荒謬、進步與矛盾。

本書作者是一名年輕的歷史學家,她從獨特的視角出發,廣徵博引博物館庫藏、新聞媒體、訪問、文學、書籍、電影等資料,用平易近人的筆觸,生動勾勒出七副化石骸骨的文化生命,以及古人類學自十九世紀以來的演變。

書中內含豐富圖片,包括五十多張骸骨照片、手繪圖、發掘現場照片、重建模型等等,除了幫助理解,更讓你具體感受化石魅力!

  • 掉進黑洞的「北京人」

一九四一年,在中日戰爭的隆隆砲聲中,北京人化石離奇消失。為了查出化石下落,人們前仆後繼展開搜尋行動。一名美國金融家雅努斯甚至為此公開懸賞、著書討論,還計畫拍片以籌措資金。正當眾人的行動一一無功而返時,消失的北京人化石的一顆犬齒,卻在瑞典出現了它的蹤跡……

  • 科學貴婦「露西」

在衣索比亞首都因內戰而血流成河之際,三百公里外的哈達山坡,人類的起源「露西」帶著它非凡的身世出土了。
它出身亂世,卻立即躋身名流,還從出土那天起,就與披頭四結下不解之緣。
它破天荒的海外巡迴展,從籌備到打包,從運輸到佈展,究竟發生了哪些讓人拍案叫絕的精彩祕辛?

  • 世紀大騙局「皮爾當」

一九一二年在英國發現的皮爾當,是個徹頭徹尾的假貨,卻被供奉為人類祖先,成功騙了世人整整四十年。
究竟是策劃者的手段太高超?還是英國學術圈太想相信它是真的?

  • 世紀大誤解「拉沙佩勒老男人」

一九○八年八月,在法國中南部,三名神父發現了一具身形彎曲的古人類遺骸。它是當時所發現最完整的尼安德塔人化石,彎曲的身形被認為是尚未進化的證據。但在各領域專家介入研究後卻發現,尼安德塔人其實和智人同樣先進,也並不彎腰駝背。那麼,尼安德塔人到底為何會滅絕?智人又何以演化至今?

骸骨化石能告訴你的事,比你想像中多更多!

  • 誰能研究這些出土後的化石,向來是政治問題而不是學術問題。
  • 大部分的化石研究和博物館展示,用的都是化石的石膏複製品,不是真品!北京人研究在化石遺失後還能繼續,關鍵全在複製品。
  • 化石是誰挖到的,他就擁有所有權,還可以靠收取化石複製品的版權費賺錢。
  • 博物館為了展示化石所做的實境模型,與其說是事實,不如說是科學假設和想像的綜合。
  • 不要小看演化力量的無限可能,地球上真的有過「哈比人」物種。
  • 只要地點對了,路邊石頭翻個面,就能發現偉大化石。
  • 身處二十一世紀,連化石也要經營推特帳號,甚至還得開直播、炒人氣。

──這些有趣的考古和化石知識,在這本書裡,全都能看得到。

getImage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