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台表演藝術發展蓬勃 製作人平台如何協助尋找更多機會?

上海製作人沙龍,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西九文化區2015年起每年舉辦「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主力連結兩岸四地及亞洲製作人,藉著深度對話尋找合作機會。

亞洲表演藝術近年高速發展,中港台為例多個演藝場地相繼落成。除了培育藝術家和創作人,各地亦開始關注製作人的發展。其中香港西九文化區(西九)2015年起每年舉辦「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主力連結兩岸四地及亞洲製作人,藉著深度對話尋找合作機會。三屆以來,先後促成了不同類型的藝術表演節目,甚至啟發中國內地及台灣開拓自己的交流平台。

文︰藝文記

中國內地台灣製作人孤軍作戰

製作人的概念在亞洲仍然比較陌生。「過去台灣表演藝術界對於製作人的認定,往往都是協助藝術家完成作品的統籌者;生態上,台灣製作人相對較難有足夠空間和資源發展獨立製作。」剛剛卸下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一職的李惠美說。

在中國內地,製作人之間的交流同樣不多。上海國際藝術節之友俱樂部總經理、D現代舞展總監傅寧(Frank)歸納了部份原因︰「製作人都是最忙的,工作千頭萬緒,一直在疲於奔命。」同時中國內地市場巨大,反而令製作人忽略合作的可能。「如果要合作,也是要找世界著名藝團或是藝術節,未必想到和國內製作人合作。」

密集討論有助深入聚焦議題建立人脈

不過這種情況近年有所轉向。其中韓國AsiaNow製作人崔石奎在2014年發起「亞洲製作人平台」(Asian Producers’ Platform, APP),以台日韓澳四地的非政府機構為主,共同建立專為製作人而設的平台;接著在2015年,西九表演藝術團隊籌辦了第一屆「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著重於兩岸四地製作人的參與,全面思考華語及亞洲地區未來景況,希望促進跨地區、跨平台、跨界別的合作。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設有一連數天的密集式閉門會議,為世界各地的製作人提供深入交流的機會。惠美形容,人脈建立是她這幾年參與PNMF的最大收獲,「過去時常參加國際藝術市場或其他組織的論壇和工作坊,雖然可以結識許多表演藝術同業,但是相較無法能有具體和聚焦的議題可以持續發展下去。」

Frank於2017年參加PNMF,他亦認為,交流形式直接決定成效︰「感覺其形式非常好,有利於大家的交流,特別多的是圓桌會議、小組討論,這些是很難得的,特別是以亞洲為主的各個表演藝術機構的領導者聚在一起討論,這是其他會議中很少看到的。而且是連續幾天的閉門會議,為了一個主題,或者是為了一個目的出發。」

始於交流促成合作巡演

PNMF今年踏入第四屆,過去三屆已經先後撮合亞洲各地不同製作人,聯手籌劃表演藝術項目,其中汕頭大學與迷笛音樂學校在2017年開始合作在汕頭大學推出迷笛音樂課程,迷笛一方派出導師前往汕大教授結他、低音結他及鼓等課程,同年3月更在汕大體育園舉行了全國首個大學校園迷笛音樂節,一共吸引8000名師生入場參與,第二屆音樂節將於今年9月舉行。

現任新潮藝術節(前身為汕大藝術節)藝術總監的李藹儀(Heidi)指出,PNMF讓香港、澳門、中國內地及台灣同業締結更加緊密關係,互相交換資訊,並會視乎需要提供協助;至於促成合作方面,基於理念、資源,以至製作水平與性質不同等問題,未來仍然大有發展空間。

除了結交全新伙伴,PNMF亦讓同業加深彼此了解,Heidi舉例,她早已認識「愛丁堡前沿劇展」的水晶與袁鴻,但PNMF期間雙方更緊密接觸,促使她們再次合作,包括在今年4月的「新潮藝術節」聯手呈獻法國純真劇團的《安提戈涅》。

Heidi表示,基於對方具有巡演經驗,挑選演出又具水平,未來仍會繼續合作,而她目前正在與北京及台北獨立製作人洽談,研究在兩岸三地巡演共製節目的可能。

內地獨立製作人尚在摸索 邀國際製作人跨界合作

中國內地西三角經濟圈的發展同樣不容忽視,其中位於重慶的寅子劇場就是一個新興文化地標,創辦人及藝術總監胡音(寅子)表示,當地發展處於起步階段,既存在挑戰,亦不乏機遇。「中國西南,跨界創作的勢頭剛剛開始,因為基金會的稀缺和資金主要流向國營,獨立藝術家和獨立製作人還在摸索如何生存,並同時推進創作。」

寅子在PNMF認識了更多來自兩岸四地的製作人,當她回到重慶籌辦「On The Spot實驗藝術節」論壇時,也一併邀請了澳門、中國內地及台灣等地同業前往重慶交流,參觀文化建設、觀賞演出與展覽,以及進行閉門會議等等,收穫豐富;她又透露,寅子劇場將會聯合包括四川美術學院及重慶大學美視電影學院表演系等伙伴,希望長遠發展成為製作中心,並邀請亞洲、澳洲及歐洲等地製作人及表演者開展跨界創作。

亞洲地區大大小小演藝場地都在追逐優質節目,台灣國家兩廳院過去一些共製演出,原來都是萌芽於PNMF,李惠美舉例指,她在活動上認識了長駐印尼的澳洲製作人JalaAdolphus,知道她與世界頂尖編舞家艾可.蘇布利陽托的合作相當成功後,開始探討邀請對方前往台灣演出,最終成功在「2017新點子舞展」安排印尼艾可舞團上演《哭泣賈伊洛洛》及《Balabala》,「首次來台即讓台灣觀眾一次盡享兩齣精彩舞作。」

BALABALA劇照
照片由作者提供
《Balabala》劇照
啟發更多類型的交流平台

除了節目合作,各地亦陸續開展不同類型的交流平台。台灣方面,由2017年6月開始,台北製作人每個月舉辦「台灣製作人趴」,邀請嘉賓主講,製作人自由參與,出席人數約為10至20人。活動推手之一的李惠美表示,除了依靠官方推動,民間力量亦很重要。「我們試圖跳脫正規形式,創造出屬於眾人的交流平台,有意者都可以前來使用平台並發表想法。」

「參與PNMF之後,我覺得製作人是需要重視的群體,應該更多的交流與合作,後來看到台灣也辦了製作人的活動,所以我就在上海組織製作人的沙龍。」2017年8月開始至今,Frank促成了九次「上海製作人沙龍」,參與人數一次比一次多。他認為已經達到了一定成效︰「每月我們會設置不一樣的主題,大家可以暢所欲言,也會分享在項目運作中的經驗和體會。」

第九次沙龍在今年4月舉行,一共吸引39位業界人士參加,當中既有中國內地其他省市代表,也有台灣同業,更有行家更提出在北京舉辦,Frank正在研究相關細節︰「我們發現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已經在策劃一些計劃了,包括聯合觀眾拓展計劃等;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我們在上海的沙龍會持續舉辦,並在適當的時間拓展到北京。」

中港台製作人合作愈加重要

惠美提到,臺灣戲曲中心、臺中國家歌劇院及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相繼開幕啟用,隨著節目需求快速增長,製作人的角色亦更形重要,由於台港互動較其他地區容易,合作空間自然可期。Frank認為中國內地和香港之間的合作空間亦是很大︰「香港有很多優勢,包括國際性和專業性,亦有很多優秀的藝術家和製作人,同時中國內地擁有最大的市場,更是一個未被充分開發的市場,共同開發將是未來必要之路。」

PNMF今年踏入第四年,Heidi提出,西九可以重新審視活動的目標成效︰「是否已經達到預期目標,還是需要更加清晰的方向,並且開始收窄範圍,令到PNMF往後的發展更有導向性?例如如何讓來自不同地域的製作人達成合作,將藝術作品帶往各地平台。」寅子表示,中國內地的獨立創作群體分散又微弱,如何協助這些群體走向國際舞台,或可成為PNMF的一個工作方向。

惠美剛離開兩廳院的工作,獨立製作人會是她未來工作選項之一,她期待PNMF能為台灣場館及製作人帶來刺激︰「一方面聯繫國際資源、開拓多元合作形式,並且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定位,另一方面藉由參與PNMF,從各取所需中找到合作機制,擴展市場與資源;PNMF不僅是同儕取暖、創意分享、學習成長、理念整合的平台,實際上也是同中求異、異中求同的競爭舞台,相信西九PNMF的經驗絕對值得台灣人重視和借鏡。」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團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