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消失時:連環爆炸、不明槍擊,10名記者在同日死於阿富汗

希望消失時:連環爆炸、不明槍擊,10名記者在同日死於阿富汗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30日發生連環爆炸案,9名記者在同一現場遭受自殺炸彈客攻擊,接連殞命,同日在東南邊境一名記者則是遭到槍殺,使得該日成為國際新聞圈內,近年來最黑暗的一日。

4月30日上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軍機要地夏希達拉克區(Shash Darak),發生的兩宗自殺式炸彈襲擊,一名電單炸彈客先是在阿富汗國安局大樓外自爆,透過騷亂吸引記者、軍警前往現場後,再由另一名混入人群的「假記者」炸彈客,引爆身上的炸彈。

《BBC》報導,第1起爆炸是由電單炸彈客發動,大約15分鐘後,有大批群眾和記者聚集在現場,此時突然又發生第2次爆炸。

目前已知26死、49傷,死者中還包括了9名國內外的新聞工作者:

  • 《法新社》駐阿富汗攝影中心主任馬萊(Shah Marai)
  • 阿富汗Tolo News記者1名
  • 阿富汗Mashal TV記者2名
  • 阿富汗1TV攝影師與記者各1名
  • 阿富汗Radio Azadi記者3名

「伊斯蘭國阿富汗分支」已出面坦承犯下連環爆炸案。而在同一時間,一位服務於BBC阿富汗頻道的記者,也在阿富汗東南邊境,遭到「不明槍手」擊殺——24小時內,10名記者接連殞命,這也是國際新聞圈內,近年來最黑暗的一日。

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表示,這是2001年塔利班政府倒台以來,針對媒體所發起死傷最嚴重的單一攻擊行動。記者們紛紛表達強烈悲痛,其中許多人上推特發文向罹難記者致哀。

這些攻擊事件,凸顯出新聞從業人員在阿富汗戰亂肆虐下的危險處境。隨著死灰復燃的塔利班組織加強作戰行動,同時伊斯蘭國(IS)也擴展地盤,阿國暴亂與日俱增。

「IS想透過在阿富汗媒體圈中,製造恐懼來壓制阿富汗的新聞自由。他不希望相關活動的真相被報導出來,試圖迫使媒體,以自己的歪曲版本取代。」加拿大皇家軍事學院和加拿大部隊學院的教授沃爾特·多恩(Walter Dorn)告訴《美國之音》

阿富汗記者安全委員會(AJSC)指出,自2001年(阿富汗戰爭開打)以來,至少有80名記者和媒體工作人員在該國喪生,而僅在2017年就有20多名記者死亡。

當希望消失時

馬萊在1996年塔利班掌權當年加入《法新社》,起先當司機,並兼職拍照,曾報導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等新聞。

2002年他成為全職的特約攝影記者,慢慢晉升為駐地首席攝影記者。2015年,他在公司簡介中表示:「我自學攝影,所以一直在尋求改進。現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我的照片。」

「當我擊敗對手,拍到總統、其他人,或是炸彈攻擊現場最棒的照片,那就是我最美好的回憶。」他身後留下6個孩子,包括剛出生的女兒。

《CNN》報導,馬萊在2016年時寫下,1998年,他開始在塔利班統治下,為法新社擔任攝影師。

他說塔利班討厭記者,所以他總是非常謹慎,一直確保在外出時穿上傳統的衣物,並將相機藏在手上的圍巾裡。他說塔利班的限制,使得工作極其困難 - 他們禁止拍攝所有的生物,無論是男性,還是動物。

馬萊寫著,在美國2001年出兵阿富汗之後,塔利班曾短暫消失,不過在2004年,塔利班回來了,他們開始散佈,就像病毒一樣。然後襲擊在喀布爾開始,特別針對外國人經常光顧的地點。

2014年,英國、美國等西方部隊撤兵阿富汗後,當地生活變得更加不安全。

〔馬萊2016年所攝,阿富汗喀布爾的什葉派聖地薩基清真寺(Sakhi Shrine)遭到槍手攻擊,一名失去父親的阿富汗男子,在大門前默默流淚〕

我不敢帶我的孩子散步。我的五個孩子,他們多半的時間都待在房子裡面。每天早晨,當我回到辦公室,或是每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我想到的都是可能被裝上炸彈的汽車,或是從人群中出來的自殺炸彈客。

我不能冒這個險,所以我們不出門。我記得我的朋友和同事薩達爾,他的妻子,女兒和兒子在一家旅館外出時遇害,只有他的小兒子倖免於難。

馬萊的好友與同事,《路透社》攝影記者索布哈尼表示,當炸彈爆炸時,他就站在馬萊旁邊。

「當時我們為了拍到更好的照片,站得比較高,當我聽到一聲巨響,並在地上看到他時,我嚇傻了,我簡直不敢相信。」

遭受輕傷的索布哈尼說。

「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攝影師 - 是最棒的攝影師 - 他也是一個非常好的人。」

喀布爾警方發言人史塔尼克賽(Kabul Hashmat Stanikzai)表示,兩起爆炸案相隔僅數分鐘,第2起爆炸是鎖定趕抵現場採訪第一起爆炸的媒體記者而來。

他說:「炸彈客偽裝成記者,在人群中把自己給引爆。」

阿富汗內政部表示,死亡人數可能還會增加。

美國防部長:他們攻擊記者,只是想散播恐懼

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今天表示,聖戰士在阿富汗攻擊記者,是因為他們勢力衰弱,想要博取更多新聞報導,以重挫阿富汗10月投票前的選舉程序。

馬提斯說,「這是那些無法在投票箱贏得勝利的人的慣常伎倆—他們轉而投擲炸彈。」馬提斯表示,希望明年能將派出一支能力更強的阿富汗部隊,使當地的暴力事件下降。

不過美國情報官員私下表示,儘管在美國進行了廣泛的訓練和支持,絕大多數阿富汗部隊無法防止塔利班,重新奪回他們在阿富汗戰爭後失去的領土。

10月大選即將登場,阿富汗選民登記中心成最新攻擊目標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個選民登記中心在今年4月22日遭自殺炸彈客攻擊,造成至少57人死亡、119傷。一名炸彈客步行接近選民登記中心發動攻擊,當時官員正核發身分證給登記參加大選的選民,死者都是平民,包括婦女與兒童。

阿富汗
2018年4月22日,阿富汗喀布爾的一名自殺炸彈客,攻擊當地一個選民登記中心。|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阿富汗將於今年10月20日舉行國會大選,而新一輪的阿富汗總統選舉,則計畫在2019年展開。不過,不定期發動恐攻的IS和塔利班都反對選舉,希望在阿富汗建立嚴苛的伊斯蘭統治模式。

阿富汗當局在全國各地設立選民登記中心,為延宕已久、將於10月登場的國會選舉作準備,各界早就擔心這些選民登記中心可能成為攻擊目標。而選民登記作業在本月展開後,已傳出數起攻擊,目的顯然是要干擾選舉準備工作。

許多選民沒有身分證,必須到選民登記中心領取,除非數以百萬計選民的登記作業能在冬天來臨前完成,10月的選舉幾乎篤定得推遲到明年。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