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為何敘利亞內戰情勢愈來愈複雜?

七年了,為何敘利亞內戰情勢愈來愈複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敘利亞情勢愈來愈複雜,以下五點解釋了目前敘利亞境內競爭的外國勢力最新情況。

文:Ian Bremmer
翻譯:Wendy Chang

敘利亞的情勢愈來愈複雜。

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希望減少駐紮在敘利亞的美軍,但軍事顧問以及沙地阿拉伯王儲(美國的盟友)不同意。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和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在兩週前於安卡拉會面,隨後敘利亞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在上週末於大馬士革郊區發動化武攻擊,造成42位平民死亡,引發國際眾怒,包含特朗普總統在內。

以下五點解釋了目前敘利亞境內競爭的外國勢力最新情況。

美國

美國在敘利亞境內駐紮的美軍約有2,000人,目前軍隊花費已經超過300億美金,今年預算還要求再增加130億。五角大廈希望讓敘利亞的美軍實力無限制擴張,如同蒂勒森(Rex Tillerson)的國務院一樣,但是特朗普最近在俄亥俄州的一場基礎建設演講中表示:「我們將會從敘利亞撤軍,很快就會。」令美國安全機構大為驚訝。同時,特朗普的軍事顧問認為從敘利亞撤軍只會給予ISIS重新擴張的機會,別忘了之前奧巴馬從伊拉克撤軍就讓ISIS壯大,而五角大廈尚未如此。

上週,白宮收回特朗普撤軍的言論,但週末的新聞均在報導阿薩德政府軍利用化學武器來摧毀古塔區杜馬鎮的叛軍勢力,此舉引發特朗普的憤怒,他推文道:「支持阿薩德的是普京總統、俄羅斯和伊朗,他們將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隨後他再補充說奧巴馬(Barack Obama)應該負起部分責任,他並沒有堅守自己在敘利亞的底線,雖然特朗普並沒有說錯,但現在真的問題是美國接下來該採取何種行動。

特朗普已認定自己和奧巴馬不同,所以可預期短期內美國會有直接的軍事行動。去年四月,特朗普首開先例對無人的軍事基地發射了59枚美國戰斧巡航導彈,回應阿薩德政權發動的化武攻擊,是他上任以來少數獲得讚賞的外交行動,但如果他夠聰明,就會利用國際社會對阿薩德的譴責,以聯合行動回擊敘利亞政府軍,法國及其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一直批評阿薩德政權和化武的使用,在這方面應可幫到美國。

土耳其

但對阿薩德政權的毀滅性空襲(不管是否有盟友)無法幫助美國處理在敘利亞的頭號問題:保護在地面上的庫德族盟友,又不危急和北約盟友土耳其的關係。土耳其一直在敘利亞西北部的阿夫林對庫德族人進行軍事行動,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來說,敘利亞問題不只影響內政,也關係著外交政策。為了今年秋季舉行的總統大選,埃爾多安希望透過對付庫德族人民來鞏固民族主義、保守選民的票倉;土耳其民族主義者則擔心,如果庫德族人順利在敘利亞建立政權,可能會鼓舞目前在土耳其境內居住的1,500萬庫德族人實現他們民族主義夢想。

土耳其最近才擴大總統職權,促使埃爾多安必須贏得大選,同時為了要避免未來可能過度投入敘利亞行動,他樂意吞下對阿薩德的不滿;他過去曾稱阿薩德是個「參與國家恐怖主義的恐怖份子」,而這個論點在上週末再次驗證。但長期來說,埃爾多安希望將土耳其定位為伊斯蘭世界的領袖,為了達到目標,土耳其必須在敘利亞戰後談判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不管是為了象徵性的理由,還是為了孤立庫德族人。

俄羅斯

對俄國來說,讓阿薩德繼續掌權是為了保護該國在地中海唯一港口——塔爾圖斯海軍基地的租賃權,同時顯示俄國仍有強大的軍事力量,若要在敘利亞議題上和解,勢必得經俄羅斯同意。長遠來看,莫斯科希望在中東地區建立可靠的客戶關係,雖然阿薩德使用化武的行為讓普京非常頭痛,但只要俄羅斯還在敘利亞土地上一天,沒有對阿薩德挑釁行為做出任何直接的讓步,普京就有可能繼續支持他在大馬士革的盟友。

普京加入敘利亞的混戰,是因為看到地緣政治的缺口,而且覺得自己可以將局勢導向對俄羅斯有益的方向,但他沒預料到俄國的參與已付出相當大的代價。該國國防部長承認,敘利亞境內已經部署超過5萬名俄軍,而《詹氏防務評論》估計2015年俄羅斯空襲敘利亞一天需花費400萬美金,2014年國際油價開始下跌,俄國財政(有36%都倚靠能源)早已不如往常,更不用說俄國人們相較於支持阿薩德政權(27%)更希望政府將心力放在打擊ISIS和相關恐怖組織上(48%),一旦ISIS垮台,普京面臨來自國內的壓力只會增加。

伊朗

談到敘利亞,阿薩德的另一主要支持者——伊朗有更具野心的計畫,因此派出伊斯蘭革命衛隊的高層軍官(以及伊朗戰機)幫助阿薩德軍隊鞏固對敘利亞西部的控制;此外,伊朗也向阿薩德提供數十億美元的石油補貼和信用貸款。伊朗在此時支持阿薩德,日後敘利亞必須重建時,伊朗就能取得條件優渥的能源和重建合約。如果特朗普單方面決定退出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CPOA),伊朗將繃緊神經著眼於後核武的合約發展;面對任何即將出現的經濟危機,伊朗認為擁有忠誠的貿易夥伴是更有價值的作法。

伊朗的敵人——以色列、沙地阿拉伯和美國安全機構特別要注意的是伊朗的長期目標,它預計在敘利亞各地建立軍事據點,將敘利亞變成黎凡特的前哨基地,允許伊朗勢力(或真主黨)永久駐紮在戈蘭高地附近,雖然是個漫長的過程,但可以預測伊朗確實有能力在各地建立自己想要的軍事設施,提高對以色列的壓力。

沙地阿拉伯

什葉派的伊朗和遜尼派的沙國多年來一直在中東地區幫他們的代理國打仗,而敘利亞只是其中一員(黎巴嫩有政治戰、葉門是軍事戰爭,而在伊拉克兩者皆有)利雅德並非ISIS或阿薩德的粉絲,也一直在資助反叛ISIS和阿薩德的軍隊,甚至支付美國中情局在敘利亞部分的支出。

ISIS在沙國已逐漸銷聲匿跡,反觀反叛軍在敘利亞基本上無法打贏阿薩德,沙國拒絕讓伊朗控制敘利亞,但若沒有美國的存在,它也沒有其他選擇;沙國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目前手上有諸多改革需進行才能將沙國變成21世紀的經濟體,這也解釋為何他反對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特朗普也許想要把精力放在ISIS上,但沙國和特朗普的外交顧問顧慮到撤軍對伊朗地區的影響,因此保持謹慎。要煩惱的是不只這樁:上週一以色列對敘利亞軍事基地進行空襲,據報導造成數名伊朗軍事顧問死亡——以防你覺得敘利亞情勢還不夠複雜。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