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臉書隱私外洩、假新聞和仇恨言論,美國輿論界提出幾種辦法

針對臉書隱私外洩、假新聞和仇恨言論,美國輿論界提出幾種辦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議員們很在意的是「臉書做的不夠,導致了這樣的結果」,不是合法不合法,技術不技術,而是隱私外洩這件事很嚴重,一切解釋、理由、說詞、技術問題⋯⋯都掩蓋不了隱私外洩這件事造成的傷害。

文:Hao Chuang

朱克伯格被傳喚到國會作證,不僅是臉書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也可能是矽谷或整個資訊產業歷來最大的危機。

根據最新「承認」的數據,被外洩的個資至少八千多萬筆,這還只是美國、英國、菲律賓等幾個英語系國家的使用者。如果以「臉書資料可以影響選舉」這個動機來推測,台灣以及全世界決大多數有選舉的國家裡的使用者,都可能或者已經被洩漏了!

如果俄羅斯可以透過英國的公司「買」到美國總統大選的選票,那麼,沒理由中國不會透過香港的公司來「買」台灣大選的選票。我想,很有可能台灣許多人都已經在過去幾次選舉中被操弄過了,只是事情沒爆出來而已。

我花了好多時間看朱克伯格被美國國會議員「逼供」的影片,大部分都快轉啦,因為很多問題也很普通,像是:

議員:「我自己是沒什麼在用啦。但是我家人,我小孩,我三姨媽的大舅子的二叔公等等都是你們的忠實粉絲,請問你要如何保護我們的隱私?」

但也有很犀利的,像是:

議員:「臉書有出售使用者資料嗎?」

朱克伯格:「沒有!我們沒有收錢,都是無償提供!」

議員:「你提供資料,藉此吸引客戶投放針對性廣告。使用者的隱私外洩了,你收到錢了。你怎樣描述這樣的因果關係?」

朱克伯格:「⋯⋯」

總結下來,我個人覺得,國會調查權實在是個非常重要的權力,沒有調查權的台灣立法院,就像是沒有獠牙甚至被閹掉的豬,只能每天吃噴等著被宰而已。

RTX5MLZ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聽證會上的議員質詢

有新聞說,臉書事件讓華盛頓政客顯得「像個文盲」。我覺得這實在是太科技菁英的偏見歧視了。雖然說某些議員真的很鄉民,但是議員本來就不是科技專家,甚至也不是網路世代。議員就是「專業的政治工作者」,或者說是政客也可以。他們的專業是政治,不是科技或者網路。

從議員對朱克伯格的質詢看來,其實還是很專業的,只是這個專業不是脫口而出「雲端區塊鏈」的那種科技專業,而是政治專業。議員關心的焦點並不是科技業習慣討論的什麼AI啦、大數據啦、演算法啦、觸及率啦⋯⋯那些的,議員關心的就是很基本的「我們的隱私怎麼了?」、「你為什麼把我們的隱私提供給其他人?」

而且議員完全不考慮科技業那套「使用者可以自行決定」、「使用者已經簽了同意書」、「我也是善意的」、「我沒有收錢」。議員們很在意的是「臉書做的不夠,導致了這樣的結果」,不是合法不合法,技術不技術,而是隱私外洩這件事很嚴重,一切解釋、理由、說詞、技術問題⋯⋯都掩蓋不了隱私外洩這件事造成的傷害。

已經有媒體開始猜「朱克伯格哪時要下台?」,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除了國會議員有能力回答之外,使用者也有能力回答。越來越多人,包括蘋果創辦人Woz都決定關掉臉書帳戶。關掉的人越多,朱克伯格的壓力就越大。

然後,最後一點心得,朱克伯格一直說「正在努力」「要用人工智慧大數據來解決」、「已經採取了很多措施」⋯⋯但他一直在閃避「除了道歉還能幹嘛?」這個問題。在我看來,這就是「一皮天下無難事」的態度。

針對隱私外洩和假新聞、仇恨歧視言論等等的問題,美國輿論界大概提出了幾種辦法。

  • 立法

這真是最最膝蓋的反應,我小學三年級就會了。

  • 臉書趕快發展出超強AI拯救世界

把臉書衝出來的康,交給臉書來解決。這不是請鬼拿藥單、叫外科醫生給他自己開刀嗎?而且,AI 要是那麼容易開發,開發出來立刻就有卍解那麼神,那我們還在這裡發廢文幹嘛?還不趕快去開發 AI?

  • 臉書公共化

關於這一點,有幾個具體而可行的辦法。基本上就是將臉書的技術部門、廣告部門、管理部門分拆。例如說:

  1. 客戶可以指定「我要將廣告投放在哪些目標受眾」,但是不能自己投放,必須透過臉書的廣告部門。這樣可以避免劍橋分析這樣的惡意第三方拿到使用者資料。
  2. 臉書的管理公共化,將內容管理權下放給使用者參與。
  3. 臉書的技術公共化,也就是開放給所有人自由開發相容用戶端,而臉書公司只負責使用者登錄和平台標準協定的開發。
  4. 改用區塊鏈科技,徹底去中心化。

除了這些之外,當然也還有些「臉書收歸國有」之類的提議。不過我想在美國這種個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國家,這提議只是幻想而已。

本文經Hao Chuan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