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中文科考核文章台灣原作者:「分數會過去,讓文學留下來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黛嫚說,自己試做試卷都得不到滿分,應可以安慰不少考生。

2018年中學文憑試(DSE)中文科筆試前日(9日)開考,卷一乙部閱讀理解文章《孤獨的理由》出自台灣作家林黛嫚。林黛嫚現為淡江大學中國文學學系助理教授,她在個人社交平台形容「很多題都不知如何答」,又指若自己是考生,「大概只能低分掠過」。她今日又寄語學生:「分數會過去,讓文學留下來吧!」

中文科筆試卷一閱讀卷甲部文言範文中,出現的包括《勸學》、《出師表》以及詞三首當中的《青玉案.元夕》;而乙部的閱讀理解的兩篇文章包括《孤獨的理由》以及《命解》。佔分70%的乙部《孤獨的理由》出了12題。

《孤獨的理由》藉媳婦和家翁兩個孤獨的人打開心窗,接納對方的經歷,描繪了生存的孤獨感,並點出關懷才可以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礙。

文憑試中有關《孤獨的理由》題目,詢問考生文章段落可組成多少個部分、運用了哪種寫作手法、作者撰寫某一句子的「目的」,以及分析人物心情、神情,如問及文中的「他」北上時心情如何和其「性情」、「為人」等。

有傳媒邀請林黛嫚試答,她表示,經常要給學生出考題,認為考生回答這類題目比她「機靈多了」,所以不打算逐條回答。但她仍然挑選第15題試答,該題要求考生作答文中的「他」對路人說「這是我媳婦」為何神情靦腆。林給出的答案是「華人世界裏的家長通常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緒,而這位曾經掌理一個大家族、為弟妹奉獻一生的長者,對於擁有的新身份(兒子成家,有了媳婦),不知如何安措,因而靦腆。」

答案其後交由中文科老師評改,老師指上述答案在4分之中只能取2至3分,稱作答方向雖然正確,惟結合全文說明分析部份太少,難以取得好分數。林黛嫚笑言,自己作答亦無法取得滿分,應可安慰很多考生,「這不是可以安慰很多人嗎?因為連作者都寫不好」。

她自覺閱讀卷乙部12條題目當中,以12、15及19題最難,原因是部分考題方式自己不習慣,其次部分問題是開放作答,無絕對的答案。她又認為公開試的性質與簡單地閱讀文學有所不同,「文學無分對錯,但考試就要分出對錯」。她表示,文學賞析非常主觀,很難有客觀評分,但認為評分標準不是自己應關心問題,「讀者詮釋不一定要與作者想的一樣,這樣才是好的文學作品」。

螢幕快照_2018-04-11_下午7_20_52

林黛嫚坦言,文學閱讀與升學考試普遍被畫上等號,她作為大學寫作老師,「只能期待在這個階段培養的文學種籽能持續萌發」。她認為孤獨這類題材,對年輕學子是陌生的經驗,提供了寬闊的想像空間,「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如何能尋找到一處空間來凝視自身的孤獨?」

她寄予考生,離開試場後,不要只閱讀專業範疇的書,要繼續閱讀文學。她指,曾教授一名高中生模擬面試,對方說,「看完文學後,不自覺流淚」,她認為「只有閱讀,你才會感受到真誠,接近自己。」她又說:「我答不好沒關係,考生會寫考好就好;我低分掠過沒關係,考生們都滿意自己的分數就好。分數會過去,讓文學留下來吧!」

螢幕快照_2018-04-11_下午7_20_02

事實上,DSE中文科被稱為「死亡之卷」,亦曾有原作者表示「不懂作答」。第二屆DSE中文科試題引用張曉風《我交給你們一個孩子》和黃國彬《說誓》,惟前者受訪時稱對於部分題目的理解,「每一個人都可以有解釋的理由」;後者則稱,就算自己答題目都不會準確。

文憑試中文科閱讀能力已非首次採用台灣作家作品出題,如2014年曾引用台灣作家徐國能作品《第九味》。當時徐國能亦試答考題,結果6分滿分,他只獲得2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Alv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