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強大的中國,不是習近平這種霸權

真正強大的中國,不是習近平這種霸權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沒有可能現在正是美霸衰退,中國接手而起的時代呢?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崔天凱華春瑩這些人的講話,我聽了都覺得太急了,事情都還沒弄清楚,就先撩撥了中國人的情緒。如果這是習近平的意思,鄧小平肯定在墳裡氣得翻來覆去,感恨「一代不如一代」。誠然,就算今天中國像歐盟一樣,狠話放完後,私下求饒,特朗普還是不會放過中國,但局勢未明就放話要「禮尚往來」,只有壞處,而沒有好處。我們先來看中國桌上有什麼牌。

什麼針對特朗普選區的報復品項,都是小菜,不是美國這盤戰略大棋所考量的。大棋是中國能不能在美國貿易制裁下,仍然保持經濟成長。經濟成長現在是共產黨的保命符,尤其在習近平大權獨攬之後,共產黨與資產階級的利益和權力的交換就更直接,更沒有模糊空間了。

現在中國出口照官方數字,佔了GDP的二成左右,數字看起來不大,應該可以輕鬆吸收美國的貿易攻擊了吧?先說數字,為什麼中國觀察家,這麼在乎中國經濟成長能不能保七、保六?因為一個百分點的往來,就是千萬人的就業問題,那如果美國的貿易戰,打掉了出口的幾個百分點,那不用談保六、保七,而是經濟能不能成長的大問題。

體質上來說,出口的數字雖然可能只有二成,但外溢效應驚人。鴻海的百萬製造大軍,雖然在帳面上只對出口有貢獻,但百萬大軍的食衣住行,也是內需的主要推手。人家美國,進口都有這種外溢效果,蘋果零售店裡的員工,賣的是進口品,對貿易逆差有貢獻,但也同樣製造出內需來,這是中國體質上和美國不一樣的地方。

但長期看來,中國能不能成為像美國一樣的貿易逆差國,拿著經濟霸權指東指西?很抱歉,在所有人的有生之年,可能都看不到。

貿易逆差是向外國買的東西比賣給外國的東西多所造成,聽起來很容易達成,但你叫美國以外隨便的一個國家,去弄個1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來看看。沒有美元外匯,根本就不會有人賣東西給你,那裡來的貿易逆差?台灣不敢有貿易逆差,韓國不敢,甚至日本和德國都不敢有貿易逆差,就是這些外匯是安全保障的大支柱。林則徐當年禁鴉片,除了吸大煙造成的社會問題外,中國白銀因為買鴉片而外流,貿易逆差撐不下去了,也是一大原因。話說起來,鴉片戰爭還是中國和外國貿易戰的祖師爺呢!

中國到底該怎麼辦?我喜歡重複我兩位老師講過的話,對中國的未來有很多的意涵。

國際金融大師 Michael Dooley,代表的是主流美國掌權階級的看法,他說只要中國發展藍水的遠洋海軍,美國一定會把中國打下來,這是美國的最核心利益,一山不容二虎,就是這麼簡單。所以當遼寧號航母開開心心地「突破第一島鏈」的時候,美國人是很注意這里程碑,因為中國的稱霸野心沒辦法藏住了,該打下去就得打下去。

特朗普拿不公平貿易下手敲中國,有些人會誤會是中國倒楣,碰上了特朗普這瘋子。但出手教訓中國,讓中國知道誰是老大,不是只有瘋狂特朗普想這麼做,保守派一直都是如此主張,就連左派的民主黨,也無法讓中國隨意挑戰美國。連軟骨頭的奧巴馬都要「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就是證據說明,「所有的」美國政治人物都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威脅,而且美國不但需要,也可以壓制中國。

但有沒有可能現在正是美霸衰退,中國接手而起的時代呢?一如大英帝國在20世紀初的衰退,而把霸權交給美國呢?

胡佛研究所的 Kori Schake 說,不可能。英美之間的霸權替換是和平的,因為美英之間不但同文同種,同樣民主自由,國際利益上幾乎沒有衝突,交替不但和平而且順暢。但美國和中國之間,絕對不可能有這種和平轉移。到頭來,The world doesn’t trust China,世界不信任中國,還是中國的致命傷。

百年屈辱,也要用百年來復興。我的歷史老師吳展良教授說,「中國從來沒有外交問題」,大國如中國,只有內政問題,沒有外交問題。真正強大的中國,是近悅遠來,週遭國家求中國保護的自然霸權,不是今天習近平這種拿錢買、拿武器威嚇來的霸權,而中國要突破仰賴出口的經濟,也是從發達國家開始,百年之後,中國擁有美國一樣的體質,人民幣被當成像美元一樣的儲備、交易貨幣的時候,就是中國像美國一樣,可以隨意伸展肢體,展現肌肉的時候。

但現在不是。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不是老二哲學,而是有歷史縱深,對中國的地位有正確了解的偉大戰略。但這要好幾代人和他一樣有遠見,可惜一代不如一代,一個自大 、對自己有莫名其妙的歷史定位的習近平,即將把鄧小平的偉大戰略給毀了,壞了中國的正確發展路線,倒楣的是14億的中國人民和我們這些在旁邊站著的鄰近小國。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