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分析」不如它聲稱的有影響力

「劍橋分析」不如它聲稱的有影響力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臉書在大家發現數據政策有缺陷後隨即成為箭靶,似乎非常合理,但是事實是劍橋分析不過是間操著英國口音的數位行銷公司,根本不用引起大家對於數位化分析影響的焦慮。

文:DAVID Z. MORRIS
譯:張雅鈞

過去幾周大眾對於Facebook的憤怒,多因為不當取得的用戶資料,被用於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特別是讓特朗普當選。畢竟,雖然過去十年不斷有人警告海量數據收集可能帶來的後果,但大眾似乎很少注意到這問題,直到科技利用爆料者描述的「武器庫」引發政治混亂、影響選民。

但一系列的報告顯示,無論Facebook濫用其用戶信任的程度,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本身並不如自己聲稱的是個數據操作專家。《紐約時報》一年多前報導,該公司的執行高層承認,他們一直推廣可以描繪選民情緒輪廓的「心理變數」(psychographics)並沒有用於特朗普的競選活動;最近一家政治科技公司的主管則向商業雜誌《AdExhanger》表示,劍橋分析所使用的技術其實只是一般水準,即便「該公司希望客戶的對手落選,Facebook或任何商業數據管理平台都還可以做的比它好。」 

RTX3L5UY
Photo Credit: Toby Melvill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因此,雖然心理變數已經證明能夠影響消費者購買行為,但目前還不清楚能以何種方式影響選舉以及是否有效。一位操作政治精準投放的專家接受科技網站The Verge採訪時表示,他對於在選舉時透過Facebook的「讚」了解選民的思維、對選民「灌輸海量的資料」是否真的能夠對選舉有戲劇化的影響表示懷疑。

而且雖然劍橋分析公司誇下海口,但有時無法兌現承諾。根據《Mother Jones》的最新報導,劍橋分析告訴美國參議員Ted Cruz的團隊,利用強大的Ripon軟體就能夠精準打中選民,但該工具根本不存在。它也向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Ben Carson表示公司擅於操作電視廣告,但結果慘不忍睹,Carson團隊認為劍橋分析根本是騙子。即便是特朗普也不是該公司的用戶,Mother Jones報導,曾任競選主席但現在因洗黑錢被起訴的Paul Manafort描述劍橋分析「根本都在鬼扯吧?」

劍橋分析的公司形象與實際的能力不符,得歸咎於現在被停職的執行長Alexander Nix。離職員工向《Mother Jones》表示Nix其實是投機份子,他的銷售話術常常是「我可以現在先賣給你,然後細節後面再來研究嗎?」2016年Nix在共和黨政治圈看到機會,過去曾有政治科技玩家操作,現在則留下空位待補。紀錄片工作人員錄下Nix指示公司員工採用陷阱策略來詆毀客戶的對手,顯示他習慣誇賣的手法,後來一定會走向毀滅。

RTS1J8GD
photo credit: REUTERS/Pedro Nunes/達志影像

Facebook在大家發現數據政策有缺陷後隨即成為箭靶,似乎非常合理,但是事實是劍橋分析不過是間操著英國口音的數位行銷公司,根本不用引起大家對於數位化分析影響的焦慮。舉例來說,YouTube現在也是透過演算法向用戶推薦極端內容,線上政治宣傳和政治派別的崛起也息息相關。無論現象是否能夠受益特定的候選人,民主本身的風險顯而易見。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FORTUN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