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女童變身戰地記者,報導同胞戰爭苦難

敘利亞女童變身戰地記者,報導同胞戰爭苦難
Photo Credit: Noor And Alaa Twit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敘利亞的戰爭景象因為經常被敘利亞人民紀錄報導,可說是歷史中存在最多記載的軍事衝突。

作者:Mazen Hassoun
譯者:Suzanne Lehn(fr)、y.c.Hung

古塔東部地區因受到反阿薩德政府的反抗軍控制,從2013年底以來即被敘利亞政府軍及其俄國盟軍包圍。但暴力攻擊在近幾個禮拜以來加劇達到頂峰。非政府組織「無國界醫生」的醫療資料顯示出,從2018年2月18日到3月3日的兩個禮拜間,總計有4,829個傷患以及1,005人死亡,意即平均每天有344個人受傷、71人死亡。民生建設受到嚴重破壞,並有超過25間醫院及醫療中心受到炸彈轟擊,有些甚至在四天內不止一次遭到攻擊。


東古塔的兩姊妹:12歲的努爾(Noor)和8歲的亞拉(Alaa)在推特的共同帳號上分享她們在圍城裡的狀況。

這兩個小女孩和她們的母親珊思(Shams Al-Khateeb),看到許多父母雙亡的孩童和孤兒流浪街頭無人看顧。珊思為她的兩個女兒註冊推特帳號,期待人們能夠藉此看到在古塔發生的一切,並發起救援行動。

「全球之聲」見到了小女孩努爾,她跟我們訴說想成為記者的原因:「我想要成為記者,為這些無辜受害的人傳達他們承受的痛苦,或者研究這些化學物質以製作藥物來為這些人治療。」

儘管境內受到圍攻,努爾還是認真去學校上課,而且她還是國中一年級的同級生中成績最優秀的學生。但她的學校最近也被疑似阿薩德政府的軍機摧毀,而持續不斷的軍事行動也令她無法前往另一所學校。

努爾目前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跟家人一起待在家裡。她們在一次瞄準鄰居的空襲中僥倖逃過一劫,只有妹妹亞拉受到輕傷。

兩姐妹有時會到走到街上以及一些避難處拍攝或講述這些日益加劇的人道危機。兩姐妹的母親在與「全球之聲」的訪談中透露她們已經不懷抱任何希望:「我的兩個女兒大多數時候都待在我身邊緊緊抱著我,當空襲擊中鄰居時她們放聲大哭。我們沒有任何食物,只有一些如歐芹之類的香草植物可以充飢,這裡也沒有水可以喝或洗澡。」

2018年2月22日的空擊後續被錄下並放到推特上分享。影片中,努爾喊著:「他為什麼要炸我們?我們對他做了什麼嗎?他想要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警告:影片內容包含暴力或血腥影像。)

小女孩的母親告訴我們,努爾、亞拉和其他的孩童們都想要這些轟炸行動趕快停止,好讓他們可以回到學校上課,並重拾正常生活。

紀錄戰爭

敘利亞的戰爭景象因為經常被敘利亞自己的人民紀錄報導,被認為是歷史中存在最多記載的軍事衝突。

現年20歲的馬洛斯・馬贊,七年前還坐在課堂長椅上的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為了報導這個位於古塔東部、他成長的小鎮杜馬(Douma)飽受戰爭苦難折磨的同胞,變成一名攝影記者。敘利亞因戰爭所遭逢的恐怖景象讓他決定成為一名攝影師。

馬贊每天帶著相機外出拍攝那些受到敘利亞政府及其俄國盟軍轟炸行動而摧毀的建物、死者及傷患。他在推特、臉書及Instagram上分享這些每日拍攝的照片,或者將它們寄給媒體報社,「以便世人能夠看見戰爭的恐怖樣貌」,他如此解釋。

馬洛斯告訴「全球之聲」他的父親就是在2014年敘利亞政府軍機的空襲轟炸中身亡的。他目前和家人以及鄰居一起居住在古塔的一個避難所裡。而所謂的避難所只是普通的地下室,裡頭沒有任何可以保護民眾避免空襲攻擊的安全裝備或設施。

「一處避難所躲避了將近30到40個家庭,我甚至拜訪過一處住有120個家庭的。」馬贊緊接著說:「這裡因為遭受過猛烈的砲彈轟炸,所以很難連接上網路以傳送照片或影片。有許多家庭也因此被掩蓋在瓦礫堆下,『白頭盔』搜救人員根本無法找到他們。」

敘利亞內戰七週年:打不完的內戰背後利益有多複雜?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