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電車難題」,自駕車會怎麼想?

面對「電車難題」,自駕車會怎麼想?
Photo Credit: moralmachine.mit.ed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Facebook和Uber相繼發生爭議事件,其中Facebook被盜個資僅以行政裁罰,Uber的電動車撞死人事件更可能不被判罰,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我們的法律卻還在苦苦追趕。

3月間歐美的輿論除了熱衷於評論貿易戰的動態發展外,科技大咖Facebook和Uber流年不利的新聞也參雜其間。前幾天有加拿大籍的檢舉人Christopher Wylie提供內幕資料給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主要媒體,揭露Facebook把關不力,讓五千萬名用戶資料被特朗普競選團隊掌握,做為個別提供量身訂製選舉資訊的對象,消息傳開後政府已展開調查而該公司股價則連續重摔。Uber公司則因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附近小鎮試駛的無人出租車,撞死一位沒有走斑馬線的婦人,而決定暫停在美加四個城市試行無人車的計畫。我想利用這兩個案例來彰顯一下,現行法令跟不上科技腳步的嚴重性。

透過網路公司,俄國影響了美國選舉?

引發Facebook爭議的公司座落在英國倫敦,也就是檢舉人所屬的競選資訊顧問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CA),2014年CA的關係企業和英國劍橋大學心理學教授科根Aleksandr Kogan所開的公司Global Science Research(GSR)合作,以學術研究的名義並徵得Facebook同意後,付錢給27萬名臉書用戶讓渠等下載名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APP軟體,用來從事行為模式的研究。而這款APP藉由用戶臉友的聯結,間接獲得了五千萬名大都為美國籍的選民個資,交由CA運用。

CA公司著名的行銷廣告為:「資訊控制你我的生活,本公司可以幫你找到選民並讓渠等投票給你!」特朗普在選戰期間的競選操盤手班農(Steve Bannon),在被特朗普延攬前就是CA公司的副總。現在這事件被揭露後,不得不讓人懷疑這五千萬名臉書用戶,當時有沒有受到CA寄送資料的不當影響,而將本來要投給希拉蕊的票改投特朗普?此外,CA的關鍵人物——美國籍的Aleksandr Kogan教授出生於前蘇聯集團成員Moldova共和國,七歲以前住在莫斯科,如今在劍橋大學教書,同時他也在蘇俄的聖彼德堡大學兼課,並經常以研究名義領取蘇俄的資助。

本案目前正由英美兩國政府著手調查中,3月20日傳出英國的資訊委員辦公室(Information Commissioner’s Office)已派員持法院搜索票前往CA公司進行搜索;美國則由各級政府依職權分別展開調查,據報導Facebook曾於2011年和美國聯邦政府的貿易委員會(FTC)簽有保護用戶個資的行政協議,若調查結果證明Facebook有違反協議不當利用個資的行為,每名用戶得處四萬美元以下的行政罰鍰,若依此標準推算Facebook公司的罰鍰可高達兩兆美元。不過據報導指出Facebook於2015年底發現此事後,曾要求CA公司刪除相關用戶資料在案;不過當時並未向有關單位反映,而且刪除的通知送出後似未曾認真地追蹤。

面對「電車難題」,自駕車會怎麼想?

Uber的事件比較單純,該公司在馬路上試駛的Volve無人計程車,於3月18日傍晚撞死一位沒有走斑馬線的婦人,當時無人車沒有乘客,然駕駛座上坐有應緊急處置的人員。這是全球無人車撞死行人的首例,警方正在調查肇事的原因;在調查報告出爐前,Uber已宣布該公司無人車的試駛計畫全面暫停。本案有趣的地方在完全由科技控制的無人車發生車禍時,該由誰來負責?我們先來分析無人車撞人的法律責任。

設想你坐在一輛無人駕駛的車內,正循著福州街往經濟部的方向行駛,你入神地邊聽音樂邊看書。而車就在快到南昌路的十字路口時,另一輛原本在南昌路上,載滿幼兒也是無人駕駛的幼稚園車因系統故障暴衝到你車前;這時在你車前左邊有位騎著腳踏車、身上沒有防護裝備的年輕人;右邊恰巧也有位戴著安全帽、騎著電動摩托車的老年人,在這千鈞一髪時,請問你無人車的安全系統為了閃躲來車,該選擇撞誰?年輕人或老年人?除年紀外被撞對象防護狀況要不要加以考量?出車禍的法律責任該由車主或車廠負責?

無人駕駛車因系統出差錯的車禍由誰負責?撞誰的優先順序在安全系統出廠前的設定,該如何排序?由誰決定?依什麼標準?這一串糾葛著科技、法律、倫理道德的問題,在無人車滿街跑前勢必要有個定論。目前科技人的見解十分一致,大都認為在這種千鈞一髪、電光石火的瞬間,現有的自動系統都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故法律不應課責,車禍自然與車廠無關;另一方面車主只是坐車並沒有開車,似乎也不該負責任。可是將來無人車若上路,車禍就無法避免;但目前看起來無人車的車禍也無人負責。假如你是交通部長,這無人車的車牌你發是不發?

接著我們來看看Facebook帶來的法律問題,網路無國界是眾人皆知的事實,可是我們仍舊生活在不同的國度裡,受到不同的法令約束。以選戰來說,以往無論是透過境內的電視、廣播、報章雜誌或現場造勢活動等平台,發表政見或民調都有相關的法律規範可循。但是如今像Facebook這種跨境平台,動輒可以觸及幾千萬或幾億人口,而俄國可以運用這麼巧妙的手法,透過英國公司操控在美國的投票行為,進而影響總統大選的結果;但是強大如美國竟然束手無策,這怎不叫人心驚?對Facebook而言,促發這麼重大的社會事件,美國政府只能透過和渠簽署的行政協議去處罰,而不必負任何刑事責任,這是不是有點怪?

42-46677335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電腦和網路影響現代生活至鉅,現代人天天上網,結果每個人在網路上都留存大量的個資;這些不設防的個資經過擷取據分析,就能相當程度的判斷個人的投票傾向、消費習慣、財力和信用程度、交友狀況、甚至一個人的品味喜好等隱私。

事實上,許多研究顯示大數據分析對個人行為模式掌控的準確度,已超過你的親朋好友對你的猜測,也有更多網路平台淪落為色情媒介、洗錢詐騙、販毒走私的工具,然而現行法令對握有你個資的公司,應如何保護你個資的相關規定卻嚴重不足。網路平台的擁有者利用免費個資大發其財之餘,政府對利用他們平台跨境犯罪的行為,卻無法比照傳統境內業者加以有效管理,這是不是有點失衡?有點不符合社會正義?

目前此一失衡現象舉世皆然,歐盟在這方面的基本法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即將於2018年5月25日起生效實施,美國的相關立法因網路公司的勢力太強,落後歐盟好幾年;而瘋選舉的台灣,已有許多候選人懂得利用大數據分析來影響選民的投票行為,卻仍不見相關的規範。此外,對台灣懷有敵意的對岸則擁有強大的網軍和互聯網公司,無時無刻的收集台灣人在網路世界的個資,隨時可以利用假消息、假數據在台灣社會放毒;處在這麼驚險的環境裡,我想除了堅守自我的理性善念外,我們的法令恐怕也得積極跟上時代的腳步才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沈建一』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