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們要去了解香港的多元文化?

為甚麼我們要去了解香港的多元文化?
Photo Credit: 譚少薇、鄧偉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我們的出發點不是要偏袒哪些少數群體,更加不是要可憐他們。我們想說的是,大家都是香港人,理應一起努力,讓香港變得更好。要瞭解自己的社會,首先要瞭解歷史。

最近,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譚少薇教授(Maria Tam)和鄧偉文博士(Wyman Tang)共同編著出版了《我們在慶祝甚麼?香港的多元文化節慶》。本書以香港節慶為切入點,介紹不同族群如何為這個城市增添文化色彩。

香港常常驕傲地自詡為多元、進步、開放的國際化大都市。然而實際上,不同族群之間似有隔膜,誤解與偏見也並不少見。文化多元主義,既關乎社會正義,又滲透在個人的日常生活之中。在這個訪談裡,我們既聊新書,也談香港社會如何能找到新的發展方向。

問︰人類學系(ANT)
答︰譚少薇教授(Maria)、鄧偉文博士(Wyman)

ANT︰不如先說說為什麼會做這本書?

Maria︰《我們在慶祝什麼?香港的多元文化節慶》這本書源自多元文化行動計劃(Multiculturalism in Action Project)。在香港,主流社會承認存在著不同文化,但往往是沒有行動的;所以我們就特別強調要有行動囉!

27023838_1757405174334752_34474119650682
照片由作者提供

ANT︰平時大家很喜歡強調香港是國際化、多元化的大都市,實際上不是這樣嗎?

Maria︰從硬件上看,在香港,走在路上會看見不同國族的人,世界各地的飲食料理都能找到,許多國家有駐港領事館,很多國際性組織也在香港有分部。從軟件上看,每個人都應該被尊重,但是現時在香港,可能僅僅因為你的膚色、樣貌、生活習慣和華人不一樣,就會面臨很多問題。

我們曾經請過一對印度夫婦來分享他們在香港生活幾十年的經歷和感受,其實很多是很細微的事情。例如,你坐地鐵,明明旁邊有個空位,但是沒有人會坐過來……沒有人願意和你坐!為什麼呢?後來有人告訴她,是因為她有一股咖哩的味道,讓人不喜歡。那位太太就和我們說,也明白的,氣味每個人多少都有。但是,其實華人也有一股味道,只是她平時不好意思講。我就問,那是什麼味道呀?她說,是豬肉味。因為我們平時食很多豬肉,而她是素食者,所以對這種肉味特別敏感。

我估啦,可能對她來說,這種味道也有點令人不舒服,但她不會因此特意要避開華人。反過來,例如在地鐵上,你決定不要坐到印度人旁邊的時候,你其實還沒走過去、還沒聞到有沒有氣味呀!那是一種想象,而這種「刻板印象」未必和實際情況是相符合的。我們不是要人人都完全認同其他族群的文化,而是想讓你有所了解,再作判斷。有時候多走一步,可能就會認識到,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們的差別不是那麼大

ANT︰人類學常常探討這類社會議題,但未必每個學者都能夠花這麼多時間、精力,去編輯出版一本不是純粹學術研究、而是面向大眾的書。為什麼你們會想要做呢?

Wyman︰我的博士論文是關於尼泊爾人使用毒品的現象,一方面有學術的意義,但另一方面也是想讓大眾知道,這不是尼泊爾人才會有的問題,要是身處同樣的處境、遇著同樣的事情,誰都可能變成這樣。我自己很想傳達的一個訊息是︰社會問題並不是某個族群特有、內在的「文化」的必然結果。然而我發現,要把這些發現和公眾講,是很不容易的,在媒體採訪或是其他場合談到這個問題時,最後的結論常常就是︰「哦,這就是尼泊爾人的文化……」我心裡簡直在大叫︰「不是呀!」我說了這麼多,你為什麼只單單聽到、抽出這一句呢?

所以我真的一直思考,究竟有什麼方法能讓大眾比較容易理解,這些和我們在同一個社會中生活的人,其實和我們的差別不是那麼大;大家有很多共通性,有很多地方是可以溝通、合作的。所以當Maria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我立刻就覺得用節日這個元素來切入很好,因為慶祝節日的時候,很多體現出來的價值是人們所共同追求的。

26962510_1757427874332482_75320918273873
照片由作者提供
不同族群的傳統、信仰和習俗,體現香港之多元。

Maria︰對,節日的好處在於它很好玩。假如你想讓大家認識不同族群,但常常在講一些陰暗面——我不是在說你呀Wyman——很容易就變成了僅僅是一個「社會問題」。所以我們想到以節日為主題,先把大家引入嚟,好似好開心咁喔——但你看了書之後就會發現節日也不是只有開心的——然後很濃縮地認識文化的不同面向。

而且,這本書不僅僅是給人看的,而且是要拿來用的。我們把不同的節日按照四季編排,你打開這本書,看看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有節日慶祝活動,就可以去參與了。我們相信,親身的接觸、正面的互動,是促進跨文化溝通的重要基礎。很幸運地,這本書一路以來得到了很多理念接近的人的幫助。第一版印了2000本,現在在各大書店都能買到了。

瞭解歷史,才能讓香港變得更好

ANT︰明白你們很想促進大眾參與,但是會不會擔心這個題材始終太過小眾、社會關注度不高?

Maria︰我們都明白單靠一本書是不足夠的,所以有許多相關的宣傳活動在進行和計劃當中,擴大接觸面。另一方面,很需要做的是要去說服大家,這是重要的社會議題。和一個華人說香港有豐富多元的文化,他可能會說,關我什麼事啊,知道了有什麼用,為什麼我要關心?

其實我們的出發點不是要偏袒哪些少數群體,更加不是要可憐他們。我們想說的是,大家都是香港人,理應一起努力,讓香港變得更好。要瞭解自己的社會,首先要瞭解歷史。很多印度家庭19世紀已經來到香港居住,比許多華人還要早得多。那麼,你憑什麼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更有資格說自己是香港人呢?說到底是一個社會正義的問題。

反過來,如果不同族群的人能一起合作,可能帶來更好的社會結果。不同的人來到香港,帶著自己的資源,可能是文化習俗,也可能是人脈、資本。例如,很多印度人在印度有很多親戚和生意夥伴;我們又發現,在香港的孟加拉人原來不少很富裕,小朋友讀國際學校、出入有司機接送、仲車埋我地,你卻還在傻更更地stereotype人家、以為人家很落後。現在不是很時興說一帶一路嗎?其實一帶一路已經在香港了︰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孟加拉……我們最近才知道,原來我們平時食的馬友鹹魚是孟加拉來的。現在很多年輕人喜歡去印度、尼泊爾旅遊,有一種很浪漫化的異域想象;但其實在香港就有得看呀!

身邊有很多資源,但我們意識不到,是不是太浪費這個跨國網絡呢?多元文化主義是一個幫助香港發展軟實力的方式。自19世紀以來,香港就是很多元化的移民社會。白白放棄本來有的長處,是很吃虧的,會使得香港難以在世界上找到自己的位置。過去香港很幸運地得到極大的發展,歷史已經幫到你這裡了;如果自己再不想新的方法,可能就會陷入停滯。所以,我們這本書不僅是關於少數族裔、多元文化,也是在思考社會發展的方向。

25488250_1757429127665690_23847475656145
照片由作者提供
在不同族群文化間遊走,互相欣賞與交流,是一個國際大都會必須具備的元素。
多元文化令飲食有更多新意

ANT︰最後,能不能談談你們自己參與多元文化計劃的得著呢?

Wyman︰我自己收穫很多,譬如說,參加了這些workshop,認識了不同文化,讓我自己家裡的飲食也多了新意。我和太太一起研究,去斯里蘭卡店鋪買了咖哩粉,在街市買了孟加拉人喜歡食的雲鰣,再配上日本米,效果是怎樣呢?原來又okay喔!還有我的女兒,以前只知道《冰雪奇緣》裡的Anna和Elsa, 常常說要買公主衫,那我又給她看看南亞小朋友的衣服,她試穿了,都鍾意喔。從中讓她知道,世界不是只有迪士尼,也不一定要做公主;或者,公主也可以有很多種。我在生活上多了選擇,而且知道了在社區之中,可以在哪些地方找到這些資源。

Maria︰個人層面的改變是很好的,也是很重要的起點。所以下一個計劃我們打算和少數族裔婦女合作做食譜,不僅介紹她們的家鄉菜,而且也請她們寫一個fusion的食譜,用很hands-on的、又可以食落肚的方式,在香港構建對文化多樣性和文化交融的理解。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