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併克里米亞四週年,普京仍是俄羅斯權力遊戲唯一玩家

吞併克里米亞四週年,普京仍是俄羅斯權力遊戲唯一玩家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走「戰鬥民族風」的普京政府,字典裡沒有「害怕」二字。面對國際社會制裁幾年,他仍表現出「俄羅斯沒有西方國家還是活得好端端」的姿態。

「我經過投票站,但沒有投票意願,反正他也會當選,欠我這票也不多。」莫斯科的年輕人說道。一場沒有競爭者的選舉遊戲,從頭到尾只有一個贏家。普京(Vladimir Putin)像是俄羅斯的權力遊戲中,唯一的玩家。

普京這次大選取得約76.66%的支持率,俄共推舉的「草莓大亨」格魯季寧(Pavel Grudinin)居第二位,但只得約11.8%的選票。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中央選舉委員會向俄新社發布消息,指計票完成超過99%,投票率為大約67%,根據中選會數據,超過5,600萬選民向普京投下支持票。

1
俄羅斯大選各候選人得票,普京遙遙領先。|Photo Credit: RT@3月19日17:00 HKT

俄羅斯公民社會發展基金會在大選前預測,普京的得票率將較2012年高出幾百萬張選票,預計能奪得4,800萬至5,000萬張選票。克里姆林宮一直想得到黃金雙70,即70%得票率及70%投票率,目的是向西方國家展示投票的合法性及人民的高度參與。

細看投票分析圖,莫斯科及聖彼得堡的投票分別只有約52%及55%。反觀遠東地區的投票率都比首都及第二大城市高,西伯利亞西北部的亞馬爾涅涅茨自治區(Yamalo-Nenets Autonomous Okrug)投票率超過八成,遠東的楚科奇自治區(Chukotka Autonomous Okrug)則超過七成。去(2017)年9月,普京曾在經濟論壇上提到,發展及改革遠東地區是提高俄羅斯經濟等領域競爭力的重要部份,俄羅斯將會用創新思維管理遠東,吸引投資者。

遠東及西伯利亞地區主要依靠農工業,早在18世紀已經有俄羅斯思想家認為,俄羅斯強大要依靠西伯利亞和遠東。俄羅斯大力發展遠東地區,加強中俄經貿關係,想通過遠東融入亞太經濟圈,人民指望普京改善他們的生活。有一個因素或許都是遠東地區投票高的原因,就是資料的流通情況,遠東地區部份農村人口少有接觸反對派資訊,有可能因此較熱衷投票支持普京。

2000年開始,俄羅斯一直是普京的天下,即使後來他將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推上總統之位,讓自己暫時擔任總理,卻還是在權力的核心位置。此舉不過是避開俄羅斯總統不得連任超過兩屆的規定。普京的連任毫無懸念,沒競爭的選舉,這說明了為何他無意出席電視辯論。選舉之前,當局唯一要擔心的是低投票率是否會令連任的普京尷尬,引發外界亦會質疑選舉合法性。

efbc92-e1521450718821
俄羅斯大選各地投票率。|Photo Credit: RT@3月19日17:00 HKT
勝出不是因為宣傳,而是一張愛國牌?

有人會問,普京勝出是否因為他的競選策略?事實上,普京在這次的選戰中並不算積極,他連任幾乎毫無難度,火花四濺的電視論壇他毫無興趣,也沒有太多公開的拉票活動。他唯一要努力的是盡量推高投票率,所以他出席青年論壇,鼓勵年輕人出來投票。多個票站亦有另類措施,例如在投票日以折扣優惠售賣食物及日用品,以吸引選民到票站投票,更傳出僱主逼僱員投票的新聞。

令人注目的是,普京投票前數日到克里米亞視察連接俄羅斯同克里米亞大橋工程的進度,晚上就出席競選造勢集會,更加重提四年前的公投。這個動作相當危險,因為2014年俄羅斯從烏克蘭各併克里米亞受盡千夫所指,分析相信此時到克里米亞造勢,目的是要向烏克蘭示威,亦再次亮出愛國主義牌。

選舉前早已有大量報導指,民調顯示16至24歲的受訪者中,有超過八成支持普京。各大報章引述全俄社會輿論研究中心的研究結果,總體來說七成俄羅斯人支持普京繼續當總統。引述俄羅斯的民意調查其實意義並不大,不同的調查中心有其立場,這不是秘密。

普京矢言六年內俄經濟躋身世界五強

普京連任早已是答案,連任不難,但接下來要如何面對挑戰才是最艱鉅。俄羅斯人口總量不斷減少,人口結構亦出現危機,近年俄羅斯精英、富人移民外國的數字只有上升,令俄國社會出現社會結構問題。如何面對俄羅斯深陷的經濟危機?

對內,俄羅斯人普遍關心的是經濟,幾年前普京說要讓俄羅斯經濟走入世界前五名,卻沒有實現,並沒有讓高科技產業等代替能源產業成為國家經濟支柱。俄羅斯的綜合國力下降,主要是受到西方制裁、改革不力,令俄羅斯經濟從2008年開始一直都處於低位,被世界經濟增長水平的平均數大幅拋離;加上近幾年國際原油價格下滑,令到依賴出口天然氣及石油作經濟支柱的俄羅斯,受到無可避免的衝擊。

目前,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全球排第12名。普京大選前發表的國情咨文中,提到六年內要令俄羅斯經濟躋身世界五強,而且要將國內2,000萬生活在貧窮線下的人口數目減少一半。俄羅斯人最關心的經濟,普京似乎也無法辦好,那麼是什麼支持著他的民望?

俄羅斯準備好變革前只能安於現狀

不少分析認為,普京捉住了國人的「民族情懷」,大打民族主義牌,之前所提及的克里米亞危機及敘利亞中間人等等,都是他手中的牌,普京就是想展示出俄羅斯在國際上有話語權,於是國際社會越冷落俄羅斯,俄羅斯越強勢回應,反而令民族主義情緒更見高漲。用外交舉措激發國民情緒,轉移國民對生活及經濟困局的不滿。

加上經歷過蘇聯解體後那種民不聊生的情況,有些俄羅斯人寧願保持現狀。甚至有人認為,俄羅斯是時候要有些改變,但在未準備好大變革前,不能輕易換領導人,因此普京是唯一的選擇。這或許可以解釋普京為何在西方國家聲名狼藉,卻在國內能保持一定民望。

近年,俄羅斯年輕人積極參與反政府示威,雖然國內政治家都認為這一撮人根本未成氣候,不足以放在眼內,但也警告,當越多千禧世代的人長大,他們接觸反對派資訊越多,聲音恐怕亦會壯大起來。但與此同時,普京在新生代中也有著高支持率,文章開頭提及到八成六的年輕人支持普京擔任總統,外界形容他們是「普京世代」,他們沒經歷過混亂的政治時代,長久以來他們的世界只有普京一位領導人,也沒有想過有其他選擇。

間諜中毒事件,俄羅斯想傳遞什麼訊息?

接下來,另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在國際舞台上,俄羅斯要擔任一個怎樣的角色?大選前,普京繼續向世界擺出一副「老子什麼都不怕」的姿態。

近日英俄因為間諜問題爭執不斷,英國在安理會指責俄羅斯使用化學武器,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驅逐23名俄國外交官,是冷戰以來最大規模驅逐外交官的行動,英國所有部長及皇室成員亦不會出席六月的俄羅斯世界盃。英國的報復行動,對俄羅斯會造成傷害嗎?並不會。有外交關係分析員認為,憑俄羅斯在北韓及伊朗問題上扮演著重要角色,某些國家自然忌其三分。

近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制裁十幾名俄羅斯人,相信與俄羅斯懷疑在2016年干預美大選有關。有俄羅斯人笑稱,從吞併克里米亞時西方已經開始制裁俄羅斯,幾年都活過來了,即使全世界也制裁俄羅斯,相信普京也不會懼怕。

英俄大鬥法,正好讓普京在大選前告訴世界,克里姆林宮並不畏懼在任何一片土地追逐叛徒,亦向莫斯科的鷹派表明,即使普京連任了,亦不會與西方示好、和解。


國際社會越打壓,國內越團結

普京為俄羅斯帶來不少「政治炸彈」,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換來國際社會譴責以及制裁。歐盟早前就宣布將針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延長半年。俄羅斯在敘利亞內戰的介入,想要擔當「和平使者」的俄羅斯,說到底是深明敘利亞在中東局勢上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敘利亞站在盛產能源的中東、中亞以及缺乏能源資源的歐洲,歐洲與俄羅斯在天然氣等能源上有緊密的關係。

如果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倒台,中亞及中東的天然氣是否會以低成本的價格,經由敘利亞輸送到地中海等地?那麼如果真的發生這個場面,首當其衝的必定是俄羅斯輸送到歐洲市場的利益。2016年又捲入「通俄門」,俄羅斯被指干預美國總統大選,接觸特朗普(Donald Trump)競選團隊。事件到2017年尾,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chael Flynn)因為作假證供被起訴。自此,各國逢舉行大選,都會被問及:「是否怕俄羅斯干預大選?」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走「戰鬥民族風」的普京政府,字典裡沒有「害怕」二字。

當面對國際社會制裁幾年,他表現出「俄羅斯沒有西方國家還是活得好端端」的姿態。特朗普有意無意展露出對強人的欽佩,亦中正普京下懷,美俄的溝通相比歐巴馬年代已經緊密了不少,雖然如此,外界都認為美國對俄羅斯的敵視態度依然存在,即使特朗普想與俄羅斯政府建立更友好關係,亦先要過共和黨黨友那關。

但俄羅斯真正需要面對的問題,是2024年普京將過70歲,他必然要開始培養接班人。統一俄羅斯黨中,「自由派」的梅德韋傑夫拉著普京的衣袖,早嘗過當總統的滋味,他是普京的左右手,不過在他任總統的時間,外界幾乎沒有誰將他視為權力掌握人,因為總理普京才是真正掌握大權的人,因此根本沒人知道梅德韋傑夫的實際能力。即使要培育新一代接班人,普京亦可能是在任期快將完結時才會動手,為免將權位拱手相讓。

2018年3月18日,俄羅斯總統大選,毫無懸念的一場選舉。這天,也是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四年。1954年,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將克里亞米送給烏克蘭,1991年烏克蘭獨立,時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Boris Yeltsin)同意克里米亞繼續屬於烏克蘭。他們應該沒有料到,2014年俄羅斯會將克里米亞歸於自己之下。

在克里米亞六成多的投票率中,普京得票率高達九成二。這個結果讓俄羅斯一些媒體寫道,克里米亞的人也認為普京是唯一的領導人,這個結果也在嘲笑西方針對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的制裁行動。選擇在吞併克里米亞四週年舉行大選,又在克里米亞舉行大型宣傳活動,無非是想激起當時公投贊成克里米亞歸俄羅斯的人出來投票,當時八成的投票率,九成七人認為克里米亞應當脫離烏克蘭、納入俄羅斯,這些人自然就是普京的鐵票。

記者會上,有人問普京是否於2030年再競逐總統,他笑了笑回應:「這個問題有點滑稽,我們算算看,難道我100歲還會在這位置?不了。」

本文獲俄羅斯-羅素的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Caitlyn Wo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