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兩世紀的經濟成就,中國短短20年就超越了

Photo Credit: BASF Werk Ludwigshafen 1881, Gemälde im BASF-Archiv,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比英國更精於操作嗎?當然不是。今日中國比起18世紀的英國有一個強大的優勢:中國並不需要發明工業化的概念,只需要改進。

文:伊凡・戴維斯(Evan Davis)

就在即將進入千禧年之前,我注意到有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製造產品變得好便宜,不管是在電器行、DIY 貨架上、服飾店或是禮品店,你都會發覺,價格好像非常低。我那時正在考慮把一條舊棉被送洗,但我的伴侶卻不經意地說,買一條新的還比較便宜。他說對了!Argos店裡賣的新棉被——雖然是合成纖維的——一條只要10英鎊(合新台幣約386元),但是在倫敦乾洗一條棉被,至少需要25英鎊(合新台幣約965元)。

接著我在報上看到新聞,說英國的竊盜率降低了,但不是因為警察人數增加,而是因為耐用消費品降價。現在買台全新、合法的DVD錄放影機只要20英鎊(合新台幣約772元),哪個竊賊還大費周章去偷二手的?

我和一個朋友走在國王路(King’s Road)上,忽然看到有家商店在賣鞋,一雙只要五英鎊(合新台幣約193元),簡直便宜得出奇,尤其我們剛剛才在隔壁的星巴克(Starbucks),花了差不多同等的價錢喝咖啡。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一杯咖啡竟然可以和一雙鞋同價!但後來我才發現,原來這雙鞋是潮流的一部分,因為在Asda超市,一條牛仔褲也是賣五英鎊。

那個聖誕節,我哥哥說起孩子們將會收到一大堆禮物,倒不是因為他今年特別慷慨,而是因為玩具變得好廉價,以往常相同的預算就可以買到多更多的東西。我那時也正納悶,家家戶戶開始蔓延、幾乎氾濫成災的聖誕燈火,是否也因賤價所致呢?

隨著時間逝去,製造物品的價格會發生逐漸下降的長遠趨勢,但目前這個現象過於極端,顯然有什麼事情在發生,而且不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也反映在通貨膨脹的詳細數字裡。某些特別的產品——尤其是衣服和鞋襪——開始降價:1996年下降,1997年回漲,但1998年又降,然後就一年、一年降到2010年;耐用消費品也從1998年開始降價,持續降到2010年。

從1987到1997年間,英國貨品價格的上升速度比整體價格緩慢,但是1997年後的十年之間,通貨膨脹率的分歧卻變得非常醒目:當貨品不斷下跌之際,服務業相對變得越來越昂貴。這解釋了為什麼服務項目如現泡咖啡和乾洗的價位,竟要比鞋子和新棉被都來得更高。

你或許覺得像棉被、乾洗這類小事,不足以代表英國經濟的整體走向,但這是誤解。直到1997年之前,貨物與服務價格之間的差異,不過就如鮑莫爾效應(Baumol's cost disease)而已,但1997年之後,兩個數字差距擴大的速度完全是另一回事,是由世上其他地方能夠低價組裝的物品所造成。尤其是在1990年代末期,中國的崛起,將全球製造產品的價格一律壓低,因此在昂貴的西方國家製造這些貨品,已變得不再有吸引力。

許多在中國崛起之前就已經明顯的趨勢,中國進入全球市場以後,即刻變本加厲,其結果便是製造業者失業率的快速上升,以及製造產業在英國整體經濟佔的比例急遽下降,變化之快是1997年之前未能想見的。

然而數據顯示,英國製造業的產量還是在上升,所以舊的趨勢仍然明顯。成長與衰落同時進行。值得注意的是,1997至2007年之間,從英國把工廠外移到中國的公司,在統計上仍被當成製造業來看待,即使這些公司在英國本地已經不從事任何製造工作了。也就是說,這些公司的僱員——例如管理階層和行銷業務——都被當成製造業工作者,而他們坐在辦公桌前的工作也被當成是製造業來計算。

十年之間,相當於每年失去一萬份製造業的工作,而在這段期間,英國的整體失業率並不算特別高。事實上,英國經濟吸引了很多國外來的勞動人口,都找得到相應的職位,超乎很多人的想像。

也因此對英國來說,這段時間的變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變遷的時代,就是引起焦慮的時代,大家忍不住問:中國變成世界工廠以後,還有什麼東西是我們可以製造的呢?如果早在2007年之前,很多人已開始擔心英國在世界上所處的地位,那麼今天這個焦慮恐怕更要放大好幾倍,因為金融危機已經證明,我們所習慣的生活方式是無法長久維繫的。

雖然相對於大多數其他國家的人民,英國人對中國崛起並非特別擔憂,然而經濟權力由西方轉向東方的事實,無疑影響了住在西歐和美國的每一個人,傷害了我們的經濟與文化優越感。接下來,我們便該統觀一下工廠東移的現象了。

Factory Workers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在中國崛起之前與之後,大家對英國「去工業化」的焦慮感始終都有過度傾向。放大眼光來看,我們將工廠移向中國,並非因為他們已經變得比我們更好,而是因為一直到目前為止,中國的經濟還遠遠落在後面,其他的經濟選項較少,於是將製造業轉往中國,使我們能夠將資源運用在產值更高的活動上。

因為我們太容易被中國的進展震懾住,且容我進一步說明。1983年,也就是屬於中國的工業革命剛展開之初,中國人民的平均所得只相當於英國人在1700年——即英國的工業革命起步之前——的平均所得。中國的表現驚人之處,在於自1983年後的這20年裡,中國造就了英國以兩世紀所達到的成績;易言之,中國工業化的進程,十倍於我們的速度。

這是因為中國比我們更精於操作嗎?抑或中國找到了製造業的祕訣,是世上其他國家都未曾發掘的?當然不是。今日中國比起18世紀的英國有一個強大的優勢:中國並不需要發明工業化的概念,只需要改進即可。

中國的企業模式相對簡單:從生產的過程中學習。他們為西方客源產製物品,回報之一便是他們有機會學習西方如何從事製造的過程。產品設計與成本設備暫時都是進口而來,但當中國學會成功為西方製造貨物之後,便可採取這個模式為自己所用。

由外面觀察中國的成功,很容易令人自嘆弗如,歷史中已有諸多類似經驗,例如1980年代間,美國對日本的經濟強勢大感焦心;19世紀時,英國對德國的工業化也至為憂慮。當我們發現中國經濟成長的速率如此驚人時,格外容易感覺惶惑不安,因為我們看到,中國自1997年後的十年之間,每年的成長率都有10%左右,冥冥中便也以為這個國家將會以同樣的速度無止盡地發展下去。

這種想法是很自然的,卻也因此導致了駭人的推論:中國目前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約為英國的七分之一,設想從現在起,中國的經濟發展不斷以每年10%的速度提升,那麼25年之後,即將超越英國,而且再過另一個25年,便將成為我們的五倍。

數字幻想的推論,足以令人頭暈目眩,例如從蝌蚪的成長速度做推論,不消多久就能想像牠長成一隻大鯨魚。可見在現實生活中,推論非常容易誤導。誠然,一個特殊的潮流有可能持續很久,但更常見的狀況是,一個特殊潮流就是一種特例,或者無法長久維繫而在某個時間點開始倒退,或者曇花一現之後逐漸消聲匿跡。

中國不可能永遠以10%——甚至8%——的速度每年成長,當它越接近西方國家的生活水準之後,成長就會越加困難;因為它需要開始發明自己的成長,而不再只是撿現成已有的發明去應用。當中國和英國一般富裕的時候,中國無疑也會和英國一樣精熟於創新與發明,但相對於目前的經驗,它也將發現進入創新、發明的階段後,是多麼痛苦又緩慢的過程。

因此,對於中國過去十幾二十年的快速成長,應該視為起始點相對低落的反映,當他們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我們的水平時,必然也將面臨與我們類似的困擾。

相關書摘 ►《英國製造》:防止盜版音樂,跟保護笑話版權一樣困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英國製造:國家如何維繫經濟命脈》,立緒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伊凡・戴維斯(Evan Davis)
譯者:蔡明燁

當經濟不斷受挫之際,市場上很少出現正面的經濟觀。產業外移、房市泡沫、物價齊漲,薪資水平卻長期低迷甚至倒退,除了籠統歸因大環境不景氣之外,人們也開始質疑自己究竟能夠產製或銷售什麼有價值的東西,而未來的經濟又該走向何方?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在思考我們國家的產業發展時,或許可以看看英國如何度過金融海嘯,重新調整經濟體質,站穩腳步迎向國際新局的例子。而隨著篇章開展,讀者亦能逐漸將書中分析套用在台灣的經濟發展上,當在面對國內經濟轉型的各種挑戰時,不再如無頭蒼蠅般惶惶不安。

作者伊凡・戴維斯為英國經濟學者,也是長期深入觀察當地產業的財經記者,書中對英國經濟的分析採取正向樂觀的論點,但絕不盲目,而是就事論事,從嚴謹的數據與比較分析中得出持平而論的根據,並做出有力的提醒和檢討,目的是要說服讀者,一個正常開放國家的謀生實力,其實比我們所想像中要強得多。

本書為 BBC 電視頻道紀錄片《英國製造》的同名出版品,作者透過實地踏訪各國的產業案例,釐清過去英國到底做錯了什麼,又做對了什麼,好讓英國能夠在世界上立足。此外,透過了解英國現代經濟的發展趨勢,也能對工業化發展產生較宏觀的認知,從而不斷自我調整以適應變遷中的環境,正面迎向來自新興經濟體的挑戰。

英國製造
Photo Credit:立緒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