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罪不在民協?九西選民:不知道姚松炎是誰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九西補選姚松炎落敗原因,備受爭議,為什麼作者認為:姚松炎敗選,並不能因此推論出「無須顧及網絡民意」,反而是多了解不同背景的選民,應該採取不同的溝通方式,不能只亢奮高舉「自己感受最深的旗幟」?

姚松炎、民協的事後檢討,各有可取之處

這次九西區補選姚松炎落敗,姚頗有風度坦承一切問題出在自己身上,而事實確是如此,只是「解釋出事」的版本各有不同,大有商榷餘地,即使不訴諸單一原因,也可嘗試分辨當中孰輕孰重。

民協區議員的事後檢討十分公道,向傳媒指他們的確有落區「摸底」,幾乎齊聲反映區內的基層、長者「不認識誰是姚松炎」。

姚松炎明知自己是空降九西區,即使他不積極拉攏民協,也大可向2016年立法會參選人「毛孟靜、黃碧雲、劉小麗」了解選民生態,除了民協以外,他可以「請教」的對象大有人在;而且,既然經歷過「初選馮檢基自願退出」事件,不管民協幫忙的力度有多大,通通情有可原。

更重要的是,筆者不相信假如姚松炎誠心誠意尋求泛民黨派協助,他們會找借口拒絕,而且,我們目前也未聽聞姚的助選團遭冷待、杯葛的消息,那麼,真正要怪責的人,確也只剩下姚松炎。姚自知缺乏地區直選經驗,又有過初選衝突,亦深諳「反DQ」大局為重,他理應設法修補朱凱迪安排初選時的缺失,沒理由不知道爭取各階層選民支持的重要性,難道姚寄望「盟友」全自動熱情奔放為他拉票嗎?難道還可以假手於人嗎?

以下這句古代警語,十分適合形容九西補選

古希臘詩人阿爾基羅庫斯(Archilochus)有句警語,很應合姚松炎在補選中的盲點:

「狐狸知道很多事,刺蝟只知道一件重要的事。」

姚松炎對被DQ的感受好深,沒有人會質疑,正因為他感受這麼深,他漸漸變得像那警語中的「刺蝟」,在他狹窄的政治世界,彷彿只知道「反DQ」這一件重要的事,用盡所有力量聚焦在「反DQ」一點,忽略了拉票的實際問題:

廣大的選民會隨時間淡忘一些政治事件,人人為生活忙碌,任何政治重大事件過了好一段日子,不可能每天掛上心頭。

亦因為這樣的盲點,使姚未有細心、謙虛詢問有該區選舉經驗的盟友,既然,他要狠狠地回應政府DQ之野蠻,又既然空降九西,就更要像狐狸一樣「知道九西區很多事」,應如何向重要區域加強宣傳,及對準不同背景的人加以解說。

美國總統大選,希拉莉分析師犯下的過失

自然政治人物出現「拉票策略的盲點」,一點也不罕見。如果有朋友仍未忘記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之中,民主黨希拉莉僅敗特朗普,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希拉莉團隊的「選舉分析師」Dan Wagner 錯誤設定宣傳策略,當時,他聚焦掌握的民意支持度,竟然是「全美民調」,沒細緻區分州、區分選民背景,忽略了最簡單的道理,就是總統選舉乃「選舉人票」決定,每州選情不同,差異相當大。

如果策略上只在乎「全國支持度」,便會無法認清各州的差異,例如,那個州應主力指向基層,那個州應對準中產,那個州應強調種族平等政策等等,於是,漠視選民背景的差異,就是令希拉莉拉票策略進退失據的原因。

這次也有類似錯判策略的問題,姚松炎對九西區的差異了解不深,主力向區內居民傳遞「反DQ」的大旗幟,認為「顧全大局」不分你我他,判斷大圍民主派支持者活躍度即可,只望構成「反DQ」氣氛,未有「多點齊下」。

亦因此,來自不同階層的選民,不但對姚松炎認識不多,也對「反DQ」的反應不一,投票誘因減弱,動員成效大打折扣,未有針對和了解九西長者與基層,分別向他們細心解說,增加不同的投票誘因,無法做到「對點宣傳」、「彌補初選傷痕」等,成為了技術上的致命傷。

可能只是一小撮人的投票誘因,成了勝敗關鍵

正如《立場新聞》的事後扼要有力的整理

「其中在『南山、大坑東、大坑西』區,即 2016 年非建制陣營於九龍西得票率最高的一區,姚松炎僅得 1,717 票,較當時非建制該區總得票約 3,300 票流失一半選票。鄭泳舜則在該區取得 1,854 票,較兩年前建制陣營增加約 200 票。一來一回,相差近千八票。2016 年的非建制九龍西票倉,終於 2018 年落入建制之手。」

這只是其中一部分的「失票點」,已包含一千八百多票,我們都知道,最終姚距離勝選差距不大,只需近二千五百票,便令泛民三區直選全取。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姚松炎選舉落敗,並不能因此推論出「無須顧及網絡民意」,反而是多了解不同背景的選民,應該採取不同的溝通方式,不能只亢奮高舉「自己感受最深的旗幟」。此外,有時候,網絡輿論的互相攻擊,也會影響一些接近政治光譜的組織代表,會否為了大局更投入、更積極拉票,他們可能是最熟悉選區的重要人士,自然懂得以怎樣的方式聯繫當區居民。

最後,不妨回顧2016年立法會選舉,較有可能投予姚松炎的政治光譜,將「毛孟靜、黃碧雲、劉小麗、譚國僑、吳文遠」等票數相加,有達118737票。

我們可以深思,扣除了16年你認為「道不同,不相為謀」的選舉得票,較接近光譜的十一萬八千多票,這流失萬多票使姚松炎落敗,箇中若還有其他原因的話,除了投票率減少之外,又是甚麼?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