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公安的問候:「給我個人資料,不然每天找你住新疆的父母」

來自公安的問候:「給我個人資料,不然每天找你住新疆的父母」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住在巴黎的維吾爾人表示:「我每天很早就起來禱告,然後打電話給我媽。每個在這裡的人都祈禱還可以聽到父母的聲音。」

文:Bethany Allen-Ebrahmian 《外交政策》
譯:觀念座標

離開中國、已成為法國公民的維吾爾人,近來發現中國公安仍然不放過他們:他們被要求交出個人資料、照片、護照,甚至被要求交出法國配偶的個人資料,否則他們在新疆的父母親就有危險。

遠在中國新疆的地方公安警察局,近日來要求住在法國的維吾爾人交出他們住家、學校、工作的地址、照片、法國與中國護照掃描,有時甚至要求他們繳交法國配偶的身份文件。假如他們在法國結婚的話,結婚證書也必須掃描傳送回中國。

《外交政策》取得了微信(WeChat)的擷圖、電話錄音,證實中國公安利用電話或著微信直接與在法國的維吾爾人連絡,要不然就是拜訪他們仍在中國的親友,要求親友轉達新政令。

一位已是法國公民、住在巴黎的維吾爾人,一開始拒絕從命,但在家人的請求之下,不得不屈服,已經把家庭住址、學校名稱與住址、公司與住址、法國護照的掃描圖像交給中國公安。

不願具名的該名維吾爾人告訴《外交政策》:「我非常、非常生氣。我不是中國人,我是法國人,中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我的家人說:『沒錯,但你是維吾爾人,而我們住在這裡。』」

中國大使館不願就此事發表評論。法國大使館也一樣沉默。

維吾爾人是講突厥語、住在中國新疆的少數民族。近年來,因為中國政府的政治迫害,維吾爾人用刀在中國幾個大城市發動多次攻擊,但都是中國官方說法。在新疆地區,他們受到公安情治人員的沈重壓力,近來已有數百人死亡。

去年,中國政府大大強化對維吾爾人的監控,建立數位化的監督系統,所有的街道與巷弄都裝設了具臉孔辨認軟體的攝影機,並且建立了一個DNA資料庫,企圖涵蓋每一位居民。公安把他們分成「安全」、與「不安全」兩類,被標識為「不安全」的人,無法進入巴士站、火車站、購物商場等等。

成千上萬的維吾爾人在缺乏正當程序(due process)的情況下被送入勞改營,一關就是幾個月、甚至無限期。很多人死在勞改營裡。

中國政府對在國外工作、讀書的維吾爾人的盤查,不只限於法國,還包括美國、土耳其、澳洲、埃及與其他地方。有時候命令他們回國,如果不從,家人就會遭殃。許多回國的人遭到逮捕、羈押、或者失蹤。埃及警方似乎跟中國合作,羈留並遣返了多名維吾爾學生。

《外交政策》已取得四起中國公安要求法籍維吾爾人交出個人資料的證據,最早的是在2017年。住在巴黎的維吾爾人表示,真正發生的案例更多,但許多維吾爾人不敢作聲,擔心他們的親友會被送到勞改營。

《外交政策》所見到的微信訊息中,中國公安作出十分露骨的威脅:「嗨!我是(某某)警察局的公安警察。我們好好聊聊,否則我每天去你父母家拜訪很麻煩。」

接下來,該名警察要求收信人交出連絡資訊、法國學校的畢業證書、公司與家庭的住址、工作證明、以及護照。

該名警察又要求他們前往當地著名的景點自拍,以證明他們所在的地點,並且跟公司與學校的照片一起上繳。

《外交政策》還取得了一則電話錄音:電話中,一名公安警察要求一位住在法國的維吾爾人交出個人資料,後者表示他已經是法國公民,然而公安置之不理,堅持他一定要繳出個資。

其他的案例,是住在新疆的人透過微信轉達公安的要求給法國親人。《外交政策》見到的一則訊息,是一位母親傳訊息給她旳女兒:「妳要寄的是國籍證明、身份證等等、妳的工作合約、妳的房契、妳的碩士證書、博士證書,以及所有相關的證件。」

住在海外的維吾爾人曾經以為,他們一旦離開中國就逃離了中國政府,但在過去一年裡,迫害的壓力繼續如影隨形。所有仍然住在海外、未返回中國的維吾爾人都擔心:他們的親友會被送去勞改、失蹤。

一位住在巴黎的維吾爾人表示:「我每天很早就起來禱告,然後打電話給我媽。每個在這裡的人都祈禱他們還可以聽到父母的聲音。」

文章來源:Chinese Police Are Demanding Personal Information From Uighurs in France(Foreign Policy)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