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國會大選僵局有解?不要選出新政府或許是最佳方法

意國會大選僵局有解?不要選出新政府或許是最佳方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開票數據來看,五星運動、北方聯盟、兄弟黨等三個疑歐派政黨獲得的支持度,已超過總得票的一半。無論組閣結果如何,光是這組數字,就足以讓歐盟顏面盡失、無地自容。

懸宕多時的德國聯合政府,終於在3月4日塵埃落定,默克爾(Angela Merkel)開啟平紀錄的四連霸之路。默克爾的組閣談判之所以會困難重重,很大的原因是去(2017)年德國大選,極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異軍突起成為第三大黨,增加默克爾組閣障礙。

然而,才剛從這場極右派噩夢中清醒的歐洲大陸,又再度迎來意大利反體制夢魘。

五星運動一枝獨秀,北方聯盟選出創黨最佳成績

這場五年一度的國會選舉,是意大利2016年底修憲公投後最重要的全國性選舉,選前各家民調有著極高的一致性,都導向同樣的結果:反體制的五星運動(M5S)將成第一大黨,以民主黨(PD)為首的左派執政聯盟席次將大跌。

意大利新版的選舉法規定,三分之一的國會席次改成單一選區相對多數制,剩下的是比例代表。各黨取得比例代表的門檻是得票達3%,或是選前組成政黨聯盟,聯盟選票超過10%就可分配席次。

由前總理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領銜的意大利力量黨(FI),與疑歐派的北方聯盟(LN)、意大利兄弟黨(FdI),還有我們與意大利(NcI)共組四黨右派聯盟,也是最具勝選相的政治勢力。

根據最新的開票結果,大致上符合選前預測,五星運動約拿下32%的選票,但進一步分析各黨的得票,即可發現狀況十分複雜。讓問題複雜化的關鍵,在於右派聯盟的選票數字。

力量黨身為右派最大勢力,卻在最新的開票數據中落後給北方聯盟,以14%的得票率落居國會第四大黨,選得比民主黨的19%還慘。北方聯盟則是選出1991年創黨以來最佳成績,得票率一舉衝上17%,比上屆大選的4%翻了四倍以上。

民主黨、力量黨這兩大傳統左右大黨,得票總合只和五星運動打成平手,這也是過去幾年反體制政黨勝選的特性:得票未過半但一支獨秀。

這樣的結果,最大輸家不是丟失政權的民主黨,而是老謀深算、高齡81歲的貝盧斯科尼。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貝老最後一役灰頭土臉

雖然力量黨在新國會中仍然佔有一定席次,但對比上次拿下21%選票的光景,這次貝盧斯科尼選得非常不理想。貝盧斯科尼的大本營是意大利南方、西西里島(Sicily)和薩丁尼亞島(Sardinia),上次大選由貝盧斯科尼領先的三個南方大區,這次全部被五星運動攻佔,力量黨在南方近乎潰敗。

貝盧斯科尼選前信心滿滿,為何會在最後一刻敗下陣來?這與他在選前做出的一項重大決定有關。

貝盧斯科尼在2013年因逃漏稅被判決六年內不得出任公職,所以這次大選他無法「御駕親征」,便在3月1日公布力量黨的總理人選,是貝盧斯科尼的親密戰友、現任歐洲議會議長塔亞尼(Antonio Tajani)。

貝盧斯科尼這一招算是走得相當漂亮,一方面跟疑歐派的北方聯盟並肩作戰,又找上在歐盟任職的塔亞尼擔任總理候選人,等於反歐、親歐兩股勢力都不得罪。但貝盧斯科尼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如流水的民意走向,最終毀了自己的一盤好棋。

民主黨之所以會在大選慘敗,很大的原因就是過去五年的經濟表現不佳,導致意大利失業率居高不下。加上非洲難民通往歐洲最快的路徑,就是從意大利上岸,每年數十萬難民的壓力,讓意大利社會再也受不了。

這股民怨,將矛頭指向歐洲區域統合,也就是五星運動、北方聯盟等疑歐派政黨成長的養分來源,此時貝盧斯科尼再找來歐洲議會議長擔任總理,顯然與民意相違背,最終讓期盼這位媒體大亨拯救意大利經濟的民眾卻步,把票投給五星運動和北方聯盟。

由此來看,北方聯盟得票的大幅成長、五星運動在南方的大勝,都是貝盧斯科尼算盤打得太精、聰明反被聰明誤的結果。

貝盧斯科尼曾四度登上大位,其中在2001年至2006年,更是二戰後首度做完完整五年任期的意大利總理,一直是意大利右派「喊水會結凍」的靈魂人物。此番帶領力量黨和右派聯盟打選戰,貝盧斯科尼「希望退休前再贏一次」的願望,恐怕會落空。

RTS1M0B7
五星運動領導人迪馬約。│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北方聯盟+五星運動=民粹政府?

表面上右派聯盟在貝盧斯科尼領導下獲得勝利,但力量黨與北方聯盟在選舉前曾達成一項共識,為選後的組閣埋下最大變數。這項共識就是,只要右派聯盟獲勝,就由聯盟中得票較高的政黨主導組閣。

貝盧斯科尼之所以能在選前拋出總理候選人,很大的原因就是他深信力量黨將在組閣上有較大發言權;選前的民調顯示,力量黨民調穩定高於北方聯盟,但最後開票數字卻完全翻盤。北方聯盟的「逆轉秀」,讓貝盧斯科尼拱手交出組閣權。

由此可知,貝盧斯科尼在這場選戰真正的敵人,從來就不是民主黨或五星運動,而是亦敵亦友的北方聯盟領導人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

目前右派聯盟的席次,仍不足以取得議會多數,因此薩爾維尼下一步的動向就值得密切關注。雖然薩爾維尼宣布會以右派聯盟為組閣的核心,不會考慮組成大聯合政府,但國會席次不足以過半也是事實,選舉法雖然鼓勵政黨結盟競選,卻未禁止選後拆夥,所以薩爾維尼最終很有可能找上朝野都避之唯恐不及的五星運動。

五星運動的反體制訴求,近幾年在意大利政壇不斷成長,雖然在這次大選中批判歐盟、歐元的言論減少許多,但反對移民、抱持歐洲懷疑論的基本立場,其實與北方聯盟非常接近。原先外界關注意大利大選,就是擔心這兩股政治勢力合流,現在來看不能排除、甚至不能低估這樣的可能性,因為五星運動領導人迪馬約(Luigi Di Maio)已敞開大門,歡迎各黨來商討組聯合政府。

從開票數據來看,五星運動、北方聯盟、兄弟黨等三個疑歐派政黨獲得的支持度,已超過總得票的一半。無論組閣結果如何,光是這個開票數字,就足以讓歐盟顏面盡失、無地自容。

懸滯國會怎麼解?不要選出新政府或許是最佳解答

五星運動、右派聯盟、左派聯盟在新國會中三足鼎立,形成無人過半的懸滯國會。依照意大利的組閣程序,會由意大利總統商請國會多數黨組閣,若宣布組閣失敗再由第二大黨依序協調。由於需要國會參、眾兩院過半數同意才能通過內閣信任案,以現在新國會的結構,在不更動聯盟關係的狀況下,根本無法組成多數政府。

依照薩爾維尼的說法,在不考慮籌組大聯合政府的前提下,等於關閉和五星運動合作的空間。若薩爾維尼能夠以右派聯盟內閣的陣容,說服民主黨攜手共阻五星運動執政,在信任案中投下贊成票,則以北方聯盟為首的少數政府就是薩爾維尼目前最好的選擇。

但意大利當下棘手的經濟和難民問題,少數政府的不穩定性將會成為非常大的障礙,等於處處要看在野黨臉色。因此從國家利益的角度來說,現階段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不要選出新政府、重新舉行大選。

若朝向這個方案進行,意大利就勢必要再修改選舉法,讓國會可以比較容易形成過半多數的政黨。至於能扛起這個重責大任的人,就是現任總理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

真蒂洛尼在2016年臨危受命,接下時任總理倫齊(Matteo Renzi)修憲公投失敗的爛攤子,沒想到施政穩健反倒贏得不少掌聲,意大利經濟數據也有好轉的跡象。朝野各黨若無法籌組出穩定多數的內閣,或許讓真蒂洛尼續任臨時內閣總理,會是最大公約數,由他來主導新的選舉法。

今年意大利國會選舉結果,顛覆過往意大利政治版圖,極端的疑歐主義已成為意大利多數人的選擇,已充分抵消默克爾成功籌組大聯合政府對歐陸的鼓舞之情。如同法國極右派國民陣線(FN)主席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在選舉結果公布後第一時間所說:「歐盟今晚可難受了。」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