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上一小滴,遭殃廣至一百呎:更勝化武的「炭疽桿菌」

地面上一小滴,遭殃廣至一百呎:更勝化武的「炭疽桿菌」
Photo Credit: Wikip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倘若吸入、攝入炭疽孢子,或是炭疽孢子在皮膚上安頓下來,它們會在淋巴結(心臟和肺部之間)發芽,並造成肺腔出血及感染。空氣傳播使人吸入炭疽桿菌,傷亡最為慘重。

作者:席瑞塔.史蒂文斯、安妮.班農

(本書僅提供作家編寫劇情參考,不得用來診斷或治療任何醫療疾病,或進行任何犯罪活動。)

「它可能殺死多少人?」

「六十或七十人。」

「還不差。」

「單位是一千。六十或七十乘以一千。一小滴碰到地面,一百呎內都會遭殃。一茶匙這玩意進到空氣中,方圓八條街以內的所有生物都會死光。」

─《絕地任務》(The Rock, 1996)

生物武器利用微生物毒素,如病毒或細菌等傷害他人或使其喪失行為能力。

化學武器如一戰期間所使用的毒氣,利用有害化學物質毒害他人。放射性或核子武器,則是利用放射性物質或輻射源做為破壞主力的武器。放射性武器的另一種使用方式是使人暴露在輻射之中,或污染物品或地區,使目標喪失作用或變得危險。

即使真正使用這類武器的機率並不高,最有效率的劑量、投放、釋放特性,以及使用這類武器的環境條件,使其受到軍隊青睞。事實上,《日內瓦公約》禁止各國使用放射性武器,但這並不表示這類武器和科技不存在,只是成為簽署國便代表有責任遵守協議。

生物戰劑

部分毒物前文已介紹過,如毒鏢和毒箭等,然此處包含的不僅止於毒物。

生物戰劑是將有機體產生的疾病和毒素變成武器。令人意外的是,人類使用這類武器已有很長的歷史。無臭、無味、肉眼看不見,它們可以輕易地散播。此外,其所產生的毒性有時更勝化學武器。

除了極少數例外,從接觸生物戰劑到症狀發作之間會有一段延遲期:通常約數天或數星期,但不會少於數小時。若在流感季節發動生物戰劑攻擊,有關當局可能經過一段時間才會意識到眼前的問題並非嚴重流感所致。

請記得這些疾病可以治療:生物毒素有解毒劑。

炭疽病(Anthrax)

▶學名:炭疽桿菌(Bacillus anthracis,源自希臘文的「煤」〔anthrakos〕──形容皮膚病變的顏色)。
▶毒性:6
▶形態:炭疽病有兩種特殊形態。它可能被吸入造成肺部問題,或者出現在皮膚上。兩種形態都由同樣的細菌所致。

炭疽病透過細菌的孢子傳播,可抵抗環境壓力。它們一旦接觸到合適的環境表面(如肺部)就會活化。隨後於體內繁殖,引發疾病。倘若吸入、攝入炭疽孢子,或是炭疽孢子在皮膚上安頓下來,它們會在淋巴結(心臟和肺部之間)裡發芽,並造成肺腔出血及感染。空氣傳播使人吸入炭疽桿菌,其所造成的傷亡最為慘重。

孢子可經冷凍乾燥、純化,並製成粉末。

炭疽桿菌存在於世界各地的牧草地,不過炭疽病在美國相當罕見。這種疾病最初稱為揀毛匠病(woolsorters’ disease),主要是與羊、牛和其他動物為伍者的職業疾病。

最有效的散布方式是製成噴霧狀製劑傳播。

另一種疾病形態是皮膚型炭疽;炭疽孢子經由任何傷口或皮膚損傷處進入人體。發病過程有些微差異,但最終結果是一樣的。

▶影響和症狀:吸入型炭疽有二至六天潛伏期,之後開始發燒、肌肉疼痛、腹痛或胸痛、咳嗽、疲勞,以及類流感的症狀。受害者的病情可能稍微好轉,只是旋即引發呼吸窘迫、休克、發紺和喘嗚等症狀。此時就算進行治療,死亡率仍高達百分之九十。

胸腔X光顯現模糊的根瘤和陰影,且肺腔積水愈來愈多,導致呼吸過於短促。半數患者會併發腦出血。

吸入的炭疽桿菌被認為不具傳染性,因為從未有過吸入炭疽桿菌傳染的紀錄。但若吸入孢子,則會造成疾病。患者必須進行反向隔離(reverse isolation),因為他們更容易受到其他感染。

相較之下,皮膚型炭疽可透過開放性傷口傳染,因此一定要戴手套和面罩。

一旦進入體內,細菌將繁殖更多孢子。而且孢子一定要夠活躍,抗生素才會開始作用。感染會反覆出現,往往需要長時間的治療。

▶毒性發作時間:症狀在二十四小時內出現,但通常要幾天時間才會全面爆發。

孢子可能維持休眠狀態長達數年,一旦接觸有利的生長環境,便引起各種症狀。(若孢子被噴灑到一大片地區,而且與水接觸,使用這些受污染的水洗澡有可能感染。)

▶解毒和治療:炭疽病患者應接受隔離(戴面罩、穿罩衣、勤洗手,確保感染不會對外傳播),直到清除污染。吸入型炭疽患者應接受反向隔離(即使已清除污染,為免病患受到其他感染),因為有繼發性感染的風險,如肺炎。

在直接受到噴霧攻擊的情況下,脫去衣物便能排除許多表面污染。以肥皂及清水淋浴沖洗,可除去百分之九十九點九脫除衣物後殘留在皮膚上的微量有機體。多數生物戰劑不會滲入完好的皮膚,僅少數會附著在皮膚或衣物上。衣物應該置放在三層塑膠袋裡。一比十的稀釋家庭漂白水可用在未用肥皂和清水消毒的表面。儘管如此,孢子仍找得到藏身之處。

吸入型炭疽一旦發作便難以治療。使用抗生素是首要之務(環丙氟哌酸〔ciprofloxacin〕是最常見的抗生素選擇,不過近來獲得認可的還有去氧羥四環素〔doxycycline〕和青黴素)。一般而言,病情在三十六至四十八小時會有所改善,但並不表示患者正在好轉。治療將持續六十天,因為很多時候,孢子可能緊抓著未被消毒到的皮膚,在體外保持休眠狀態,卻在最初接觸的數個月後,被吸入體內或找到皮膚的開口(亦即皮膚型炭疽),又開始活動了起來。

皮膚型炭疽需要進行上述建議,徹底清潔身體和衣物。孢子會躲藏並進入休眠。

出現漸進式呼吸困難則需要給氧。患者通常被安排住進加護病房進行監測觀察,控制敗血性和出血性休克,那是炭疽病感染末期的典型症狀。

▶解說:美國疾病管制中心將炭疽病列為A級生物病源,由於可能做為生物戰劑,對民眾健康造成最嚴重的危害,並有大規模散布的可能性,需要公眾意識及各種規畫以保護民眾健康。(其他列為同等分級的有天花、鼠疫、肉毒桿菌中毒、兔熱病〔Tularemia〕和伊波拉等絲狀病毒。)

連續發生的病例表示炭疽孢子大規模傳播,而非獨立事件。

知名案例

存在數世紀的炭疽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才被做為武器使用,當時德國人用炭疽病和馬鼻疽病(一種對人類不會造成影響的牲畜傳染疾病)對付協約國的牲口和載物動物。

一九四二年,英國於格魯伊納島(Gruinard Island)測試炭疽病;日本在滿洲(中國東北)使用炭疽桿菌。

一九七九年,於斯維爾德洛夫斯克(〔Sverdlovsk〕莫斯科東部約八百五十哩的蘇聯城市,今日稱作葉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蘇聯生物戰爭研究機構意外將炭疽桿菌釋放到空氣中。

在波灣戰爭發生之前,伊拉克承認擁有十二萬五千加侖的生物戰劑,其中包括裝有炭疽桿菌、黃麴毒素以及肉毒桿菌毒素的兩百枚導彈和炸彈。

一九九○年代末期,美國各地出現炭疽信件恐慌(含有炭疽桿菌孢子和粉末的信件被交付郵寄)。事實上,真正中毒的人數極少。

一九九一年波灣戰爭,伊拉克生物武器計畫啟動。

二○○一年,恐怖分子威脅發動更多大規模炭疽攻擊。

相關書摘 ►令人聞風喪膽的技藝:十五至十七世紀的下毒名人及愛用毒物

書籍介紹

《犯罪手法系列(2)─毒物研究室:250種具有致命效果的經典毒物、植物、藥物和毒品》,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席瑞塔.史蒂文斯、安妮.班農
譯者:葉品岑

提供給有意撰寫偵探小說的作家豐厚的毒物資訊,喜愛知名影集《法醫.屍體.解剖室》系列與《CSI犯罪現場》的讀者也不容錯過!

你的犯罪、推理小說讀者應該思考的是「犯人是誰」,而不是在納悶為什麼你的描述和事實不符。如果你想用毒物殺死你筆下的人物,就得知道壞蛋如何得到那種毒物、如何下毒,以及受害者會受到哪些影響。

這本詳盡的指南收錄了經典的毒物如家中毒物、有毒動植物、戰爭中使用的毒物等,並附上毒性強弱、發作時間、造成的影響與症狀、解毒劑與治療方式,讓你清楚知道反派角色需要取得什麼毒物,他的計畫究竟可能出什麼紕漏。

有書腰立體
Photo Credit: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