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少女當成性奴──窩闊台打擊「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的殘忍手段

把少女當成性奴──窩闊台打擊「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的殘忍手段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窩闊台這樁罪行,令此後他父親成吉思汗所締造的一切漸漸崩毀。沒有父親的約束,成吉思汗兒女中的強者於是開始翦除弱者。

文: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 )

1237年秋,在位已八年的窩闊台汗下令將一事件載入史冊。那是他在位12年間最駭人聽聞的罪行,也是蒙古人所犯下最惡劣的暴行之一。這一令人近乎無法忍受的恐怖行動,其受害者不是敵人,而是蒙古國的女兒們。

窩闊台令人髮指的惡行:把少女當成性奴,殘酷戲謔

他的軍人將4,000名年紀超過七歲的斡亦剌女孩,連同她們的男性親屬,聚攏在開闊空地上。軍人挑出貴族出身的女孩,把她們拉到這群人的最前頭,然後剝光這些貴族女孩的衣服,一個個上前強暴。一個軍人搞完尖叫的女孩後,再換另一個上。據波斯人的說法,「她們的父親、兄弟、丈夫、親屬站著看,沒人敢說話。」最後有兩名女孩不堪折磨而死,倖存的女孩由軍人分掉,供以後使用。

一些未遭強暴的女孩被送入大汗後宮,然後以殘酷嘲謔的方式分發給下面的人——飼養獵豹或其他野獸者。窩闊台在位期間最引以為傲的事,乃是建立橫跨歐亞的國際性驛站網。他決意將較不具姿色的女孩發配為終身性奴,送到他帝國境內各地供旅行隊落腳的客棧,滿足過路商人、旅行隊馬夫或其他可能需要女人者的需求,藉此提升驛站網的服務。最後,被捕的4,000名女孩中,判定不適合從事此類服務的女孩被留在原地,供任何有意的在場者帶回去隨意處置。

蒙古人還在四處流浪期間,就已體會到性恐怖主義的力量。穆斯林編年史家指稱,幾年前,窩闊台用兵華北時,蒙古人就用過類似的戰術,使2萬5,000人的蒙古軍擊敗了中國十萬大軍。據穆斯林所述,蒙古軍指揮官允許士兵集體雞姦落敗的士兵。「他們嘲笑蒙古人,說大話,表露邪惡想法;因此蒙古人奉命對所有被俘的契丹人(西方人對中國人的指稱)做羅德人(Lot)所做過的事。」即使這一記述過分誇大,它的出現仍說明當時有以集體強暴為武器的想法。

就算那是受盡艱苦環境和無盡戰爭折磨,而對人世苦難麻木不仁的世界,過去也從未發生類似窩闊台下令集體強暴的事,更何況這種事無論如何都法理難容。早已習慣於報導血紅河水、全城遭屠景象的編年史家,面對該如何記載強暴斡亦剌孩童一事時,似乎也為之語塞。蒙古編年史家只含糊提到窩闊台犯了法,卻不敢直言這位大汗對自己人做出的事,是何等的駭人聽聞。

違反成吉思汗的規定,只因斡亦剌人沒送後宮

波斯編年史家記錄了這樁罪行。遭受無以復加殘酷和邪惡對待的受害者,是那些天真「像星星般、各以不同方式讓男人心痛的少女」。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野蠻行徑,在精神上、實質上都違反了成吉思汗針對女人所立下的長串法條。女孩可年幼成親,但要到16歲才能與丈夫初嘗禁果。女孩不可抓、不可強暴、不可擄走、不可拿來換東西或販賣。窩闊台觸犯了關於女人的每條法律。

編年史家解釋,此乃對斡亦剌人未送女孩到窩闊台後宮的懲罰。不過,在窩闊台人生的這個階段,他對酒的沉迷更勝女色。縱然有人提出上述理由,強暴斡亦剌處女一事,其實是針對成吉思汗女兒們及其世系之權力,發動的大規模攻擊的其中一部分。

強暴這些女孩雖然喪盡天良,但那並不是一個邪惡老男人一時色欲薰心的衝動作為。這場暴行源於精心算計的貪念,意在擴大窩闊台的財富與權勢。他的姊妹扯扯亦堅很可能已在不久前去世,窩闊台用這一暴行奪取她的地盤,將斡亦剌人納入自己的掌控。

當天遭強暴的女孩中,許多是在1227年成吉思汗去世後出生的。她們所置身的蒙古帝國,和成吉思汗創立並留給其子民的那個帝國大不相同。這一集體強暴事件顯示了世界正快速地在改變,雖然距離成吉思汗去世只十年光景。

成吉思汗 The world's largest equestrian statue. The leader of Mongolia, Genghis Khan.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強暴女孩,為了打擊成吉思汗女兒的勢力

強暴斡亦剌女孩,是從外交、政治對付成吉思汗孛兒只斤氏女人的開場,這樣的攻擊行動還要持續好一段時間。透過這波攻擊,窩闊台奪走成吉思汗留給扯扯亦堅的權力,將她的土地、人民、家族納入掌控。他這樁罪行標誌著一個起點,此後他父親為自己家族與國家所締造的一切便漸漸崩毀。沒有了父親的約束,成吉思汗兒女中的強者於是開始翦除弱者。

在成吉思汗特殊的政治組織體制中,窩闊台位於帝國的地理中心,四周環繞著他兄弟姊妹的領地。帝國的外圍持續擴張,但窩闊台領地位處中央,他若要擴張,就必得伸入手足的領地。然而,窩闊台幾乎是才剛上台就開始侵奪手足的領土。由於他大汗的身分高於其他人,因此他的手足們亦難以抵抗他的侵奪。

扯扯亦堅的斡亦剌王國是頭一個消失的,其他姊妹也將在不久後步上她的後塵。窩闊台對其中一個姊妹之家族所犯的滔天惡行,將擴大為對其他所有姊妹的鬥爭。

為奪取孛兒只斤皇族其他成員的地盤,擴張自己的權力,窩闊台想方設法去尋找或編造各種理由。他入侵父親遺孀也遂、也速干在杭愛山和土兀喇河畔的領地。身為么子,他的弟弟拖雷理所當然地承繼了母親在怯綠連河的土地,但拖雷死後,窩闊台也試圖將其奪走。

1232年某日,43歲的拖雷踉踉蹌蹌地走出氈帳,醉醺醺的他滔滔不絕,接著突然倒地身亡。有些觀察家推測,窩闊台唆使薩滿僧在拖雷的酒裡下藥,是害死拖雷的主謀。不管死因為何,總之窩闊台立即提議,讓他的兒子貴由與拖雷的遺孀唆魯禾帖尼成親,以接收已故弟弟的地盤。

唆魯禾帖尼明白窩闊台的居心,便拿需要全心照顧四個兒子為由,委婉但堅定的拒絕了這樁婚事,可是這個拒絕也意味著她得守寡終生。

窩闊台的野心:整個蒙古帝國都是我的

未能透過聯姻取得東部土地,窩闊台派大兒子貴由隨朮赤的兒子拔都(即窩闊台的姪子)遠征歐陸。這時拔都正將其家族領地從俄羅斯往波蘭、匈牙利擴張,直抵日耳曼諸國邊界,另一方面則往南深入巴爾幹半島。

窩闊台似乎打算讓貴由親自掌控一部分新奪取的土地,使窩闊台家族在歐洲取得據點,進而以此為基地,慢慢吸收控制俄羅斯的朮赤家族土地;但在計畫未果後,窩闊台聲稱他並無此居心。拔都悍然拒絕貴由將部分新征服土地據為己有的嘗試,經過一夜喧鬧飲酒、粗魯嘲笑、激烈爭辯後,拔都因擔心自己性命不保,而把貴由趕走。

也遂除了擁有土兀喇河沿岸的中蒙古土地,還獲賜國土橫跨絲路河西走廊的西夏。窩闊台派二兒子闊端去奪取這些土地。闊端比哥哥貴由厲害,拿下了曾由他姑姑阿剌海別乞控制的汪古人部分土地,還有也遂皇后統治的西夏土地。闊端以這些土地為基地,征服了吐蕃,成為第一位掌控藏傳佛教地的蒙古主子。

窩闊台的計畫若能得手,他的幾個兒子將佔領東至滿洲、南至西藏、西抵匈牙利、波蘭、烏克蘭的廣大土地,從而使蒙古帝國外圍的土地全落入他的掌控。

相關書摘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才是實質統治者,嫁給誰毫不重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成吉思汗的女兒們》,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 )

全書共分為三部,第一部主要描述成吉思汗建國後,如何利用自己的婚姻,女兒與部屬、異族的聯姻,藉此擴張並穩固蒙古帝國。第二部則由窩闊台繼位寫起,將視野推及兩百年來蒙古帝國的興衰,以及諸位掌權的皇后們如何為己位子籌謀權力。第三部則著重於復興蒙古帝國的皇后「賢者」滿都海。在她的努力下,蒙古帝國維持了三十多年與明朝共存榮的局面,直到她死後的十七世紀,才被滿清所滅。

魏澤福這本為蒙古皇族女性翻案的非虛構大作,書寫範圍超越《蒙古祕史》,補足了正史中缺乏的女性歷史。正如其所言,本書是為了重新拼湊《祕史》裡遭刪除的那幾頁、為了讓受人冷落的章節重見天日、為了看到過去七百年來人類無緣一見的片段,付出綿薄心力,「這些蒙古王后仍在某處,八百年來只等我們再看她們一眼。」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立體書封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