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兇手?心理實驗:目擊證人的證詞可能靠不住

他就是兇手?心理實驗:目擊證人的證詞可能靠不住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的注意力有限,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特定事物佔去時,就無法注意其他事了。也就是說,被害者或自擊證人的注意力放在凶器時,就記不清凶手的臉部特徵,導致寃獄。

作者:妹尾武治

洗腦很簡單,只要「好像合理」就改變記憶

接下來,我們來看羅芙托斯(Elizabeth Loftus)以「假記憶的形成」為題,於1995年所提出的一篇論文報告。

這個實驗是要24位成人的參與者,回想自己小時候所發生的事情。實驗者會向受試者提示四個事件。這四個事件中的三個,是實驗者於實驗前,向受試者的親人細心問出來的事實。在實驗中,實驗者會要求受試者,盡可能多想一些和這些事件相關的事情,並誠實告知。

在這個實驗裡,其中一個事件是:「5時,曾經在○○購物中心,因為迷路很久而哭泣。最後在一位老婦人的協助下,才回到家人的身邊。」

因為事前就先調查過,所以購物中心的名稱等詳細的資料,全都是真實的。但是,事實上受試者並沒有迷路。受試者聽到這個提示後,將近25%的人認為以前曾發生過這件事,他們表示可以「想起」曾在購物中心迷路。

接著,羅芙托斯等人向大家提示,有些受試者沒有迷路經驗。他們又說:「這4個事件中,有一個是騙人的。」即使如此,還是約有25%的人,認為自己曾迷路。

簡單的為這個實驗作結論,就是人們會把不曾發生過的事情,當成真實事件貯存在記憶中,更顯示了人的記憶是如此曖昩。

接下來,我繼續介紹羅芙托斯的實驗。這是2005年,刊載在《學習與記憶》(Learning & Memory)學術期刊上的一篇論文。

在這個實驗裡,實驗者會讓受試者看下列兩張廣告圖像。

P4
Photo Credit:大是文化

這個圖像是邦尼兔(Bucks Bunny,華納兄弟〔Warner Bros]創作的卡通人物)幫迪士尼(The Walt Disney Company)做宣傳。但是迪士尼和華納兄弟是不同的2家公司。因此,邦尼兔是不可能替迪士尼做宣傳的。

事實上,這是羅芙托斯自己做的假廣告。但是,令人訝異的是,問受試者「過去是否在某個地方看過這個廣告?」時,有16%的人回答「看過」。

人對於「好像合理的事情」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就算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只要「似乎合理」,大腦就會捏造記憶,使人誤以為某事是真實的。甚至有少數人發現這點後,就會運用記憶的特性,來洗腦、操控他人的思想,以完成自己的目的。

凶案目擊證人的證詞靠不住

記憶裡,有一種概念叫做「確信度」。這是衡量該記憶「有多正確」的標準。

在做記憶實驗時,實驗者往往會注意,受試者對某記憶的正確性有多少自信,並配合確信度向受試者提問。

對一般人而言,只要確信度高,我們就會認為,這份記憶(或說法)可以相信。如果凶案目擊者說:「他絕對就是凶手!」我們就會認定凶手就是某人。但是透過心理實驗證實,這種確信度完全不可靠。

羅芙托斯於1995年,在《心理學公報》(Psychological Bulletin)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確信度高不等於記憶正確」。但是,人判斷事情,常常以確信度為主,以為某人的說法是對的。

另外,羅芙托斯於1987年在《法律和人類行為》(Law amd Human Behavior)學術期刊上,提出「武器聚焦」(weapon focus)現象。

在這篇論文裡,羅芙托斯等人根據凶案目擊證人的證詞進行實驗。當凶犯拿著著凶器(槍、刀等)時,因為被害者或目擊者的目光,會在凶器上,所以能夠正確記住他拿了什麼,但是對於人物的樣貌卻記不起來。也就是說,如果某人有特別引人注目的特徵,其他詳細的信息,就會在記憶中遺落,這點也是人類記憶的特性之一。

關於武器聚焦現象,在1901年,史丹和李茲特進行了一個現在的大學無法做,而且還會引起爭議的實驗。他們在授課中讓同學兩人一組進行討論。其中一位是真正的受試者,另外一位則是假受試者,要引誘真正的受試者上當。在討論的時候,假受試者故意反覆表達對立的意見,而且露出一副要吵架的模様。最後,假受試者假裝氣到在受試者的面前,拿出左輪手槍。

這堂課就在這裡中斷。

之後,史丹他們要受試者回想在槍枝出現之前,兩人討論的內容並做口頭報告。結果,受試者因看到槍枝而感到害怕,完全說不清稍早之前的討論內容,只說得出零星的不確定片段。

如果現在的大學要做這種實驗,一定會被實驗倫理審查委員會禁止。因為這個實驗,可能會讓受試者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按:又稱創傷後遺症,指人在經歷傷害後產生的精神疾病)。如果不向倫理委員會提出申請,悄悄做這個實驗的話,一旦事跡敗露,史丹等人可能就會受到嚴懲,甚至丟了工作。

我們從這些實驗的例子中知道,向目擊證人求證詞,本身就是一項非常嚴酷的作業。

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當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特定事物佔去時,就無法再注意其他的事情了。也就是說,被害者或自擊證人的注意力放在凶器時,就記不清凶手臉部的特徵,因此製造了寃獄。

向被害者詢問犯罪者的特徵,根本就是一項無法成立的艱難作業。前面提到的澳洲心理學者湯普森,之所以會被誤逮,差點蒙受不白之冤,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變化盲視

更有趣的例子是「變化盲視」。電視新聞曾經報導過好幾次這種事例,從這些報導中,可以看出人類對於變化的敏感度非常低。

譬如,在路上遇到有人問路時,有人搬運大型看板穿過兩人中間,阻斷了彼此的視線。如果利用這段時間,把原來的問路人換成另外一個人,被問的人完全不會發現,剛才問路的人已經被換掉了。

這種事例在Youtube上有好幾個動畫可以瀏覽。只要搜尋「變化盲視」或「Change Blindness」等關鍵字就能看到。心理學稱這種現象為變化盲視,意思是人們「沒看見」或「無法看見」以為自己「正在看的東西」。因為變化盲視的影響力極強,所以常被各電視節目拿來做為內容。譬如,極受孩子歡迎的動畫《妖怪手錶》,每次節目到了最後,就會要觀眾猜猜畫面上哪個地方有不一様;綜藝節目《交給秋子吧!》也會出現和變化有關的謎題。

說出來,就失去正確的記憶

會讓記憶歪曲的要素還有很多。如有研究報告指出,如果把記憶置換成言語,就會使記憶越來越偏離事實。關於這點,可以參考喬納森(Jonathan W.Schooler)等人,在1990年於《認知心理學》學術期刊上所發表的論文。

這個實驗是讓受試者看動畫。看完之後,有一半的受試者會被要求用言語說明該動畫人物的長相,而另一半的人則不需要用言語來說明。

用言語來具體描繪出人物特徵,如狐狸眼、下巴小小的、顴骨高高的等。然後,再讓所有受試者看幾位人物,猜哪一位是他們在動畫中看到的那個人。結果,用言語說明的群組答對的比例,比不須用言語做說明的群組還低。

如果用言語來說明過去見過的人物,容易因印象不夠深刻,而產生錯誤的記憶。我們認為這是因為在把影像轉換成言語的過程中,記憶產生歪曲,進而偏離正確的資訊。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別讓下意識騙了你:人真的是按自己的想法而行動嗎?比起靠意志力改變人生,整理下意識更容易。》,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妹尾武治
譯者:劉錦秀

  • 聯誼時穿紅衣服,會比較受歡迎?男女身高差10公分最容易配成對?
  • 75%的冤獄,都是因為目擊者害的。為什麼會這樣?
  • 臉書如果改變貼文出現方式,就足以控制你的心情,導致你負面想法不斷。
  • 有心人很簡單的就能把假記憶置入你的腦中,沒發生的事情你卻清清楚楚記得。

人真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而行動嗎?如果有人告訴你,人的自由意志根本不存在,都是受環境影響,你還會相信自己的意志力嗎?還相信正面思考一定能翻轉人生?

日本知名心理學博士妹尾武治,引述最經典的心理學實驗,告訴我們:比起痛苦的用意志力改變人生,整理潛意識其實更容易,幫你奪回人生的主導權!

立體書封_DT0153大是文化《別讓下意識騙了你》
Photo Credit: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