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印證」數理科較少女生是因為性別差異? 別太快下結論

研究「印證」數理科較少女生是因為性別差異? 別太快下結論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項研究顯示,性別平等指數越高的國家,理工科畢業生的兩性差距越大,這看似悖論的結果背後有甚麼原因?

《大西洋》(The Atlantic)日前報道一項新研究,該研究顯示在性別較平等的地區,女性的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等理工科目(STEM)大學畢業生較少。我在Facebook見到有人以此報道評論指「男擅數理,女擅語文」,認為「平權政治正確走了這麼大個圈,只不過印證一直以來的常識」,更指女生根本不喜歡數理。

的確,讀完該篇報道或會有類似想法,與其立即下結論,不如先慢慢看清楚研究內容。

理工科畢業生的性別比例

這份研究論文刊登在期刊《心理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作者是來自利茲貝克特大學(Leeds Beckett University)的史都茨(Gijsbert Stoet)和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的基利(David Geary)。

論文一開始以芬蘭作為例子,指出該國在性別平等上優秀,其教育表現在歐洲排名第二,而且青少年的科學素養測試中,女性表現更超越男性,看來芬蘭能收窄兩性在理工科目的差距,然而比較全球各國,芬蘭在這方面卻是表現較差的國家。

芬蘭的兩個鄰近國家挪威及瑞典性別平等方面亦較為進步,然而均只有少於25%理工科畢業生為女性。相反,在一些性別平等較為落後的國家,其理工科畢業生的性別差距反而較少。

研究使用PISA數據

研究作者用來分析的數據有數項,包括︰

  • 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超過47萬名學生的數據,除了科學素養測試成績外,還有學生在科學方面的自我評價(self-efficacy)、興趣和享受程度數字;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報告在2012至2015年間各國的自然科學、數學、統計學、資訊及通訊科技、工程、製造及建築等學科的大學畢業生分布;
  • 2015年世界經濟論壇《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的「全球性別差距指數」(GGGI);
  • 聯合國發展計劃的整體整體生活滿意度(OLS)分數。

在科學素養測試方面,67個國家及地區當中,有19個女生表現較佳,有22個男生表現較佳,餘下26個沒有顯著差別。作者在討論部分表示,他們使用的PISA數據確認大部分國家的女生在科學素養測試中,表現跟男生相近或更好。

與此同時,在研究中的所有國家,女性理工科大學畢業生均佔少數。而且據他們的數據分析,成績較佳、較為享受讀理工科的女生比率(對象為中學生),遠高於這些科目大學畢業生的女性比率,顯示在中學及大學教育之間失去了部分女生。

男女生強項有別?

其中一個可能是跟學生自己各科目的成績分布有關。作者分析了PISA的數據,為每名學生計算出其三個測驗——科學、數學、閱讀——的分數跟該學生平均分的差別,稱為個人相對實力(intraindividual stength)。

科學素養測試方面,在絕大多數國家中,整體而言男生的個人相對實力均優於女生。在閱讀測試中,按每個國家去看,整體而言女生的個人相對實力都高於男生;數學測試則相反,又變回男生的個人相對實力比女生好。

但讀者必須留意,這不是說數據印證了「男生理科較好、女生文科較好」的所謂「常識」,因為並非比較分數,而是學生自己該科分數跟平均分的差距。假設學生A數學僅僅合格、其餘兩科零分,學生B三科都是僅僅合格,這個情況下A的數學科「個人相對實力」比B還要高。

研究又計算出男生及女生的「個人強項」(即最高分科目)分布,所有國家平均而言,女生有24%強項為科學、25%為數學、51%為閱讀;男生方面則有38%強項為科學、42%數學、20%閱讀。作者亦特別提到,強項為數學或科學的女生比率,仍然比起理工科畢業生的女性比率為高,而且性別較平等的國家差距較大。

個人強項、經濟因素或影響結果

即使考慮到對科學的態度,包括自我評價、興趣及享受程度的數據,女性理工科畢業生比率仍然比預期為低(除了在比率最高的突尼西亞)。

論文作者認為,當男生和女生各自的強項不同時,有可能導致理工科教育道路上出現實質的性別差異。畢竟學生會考慮到自己的強弱項去選科,這亦是常見的選科建議。不過這仍未能解釋一個看來吊詭的結果︰兩性待遇越平等(即GGGI較高)的國家,理工科畢業生的女性比率傾向較低。

作者嘗試提出一個可能解釋︰在社會文化越自由的地方,結合就讀學生更能夠按照自己意願發展,加強了其強項對求學的影響,導致兩性的學術發展路向有別。

至於性別較不平等的地區,可能因為理工科的經濟前途較好,抵消了部分兩性差距。作者指出,研究中的數據分析顯示,OLS分數能為性別平等程度和理工科畢業生性別差距提供部分解釋。不過作者同時指出其分析方法有若干限制,或有其他干擾因素,而且亦未探索跟GGGI有關的干擾因素。

另外,有些科目需要理工科的技巧,但未被納入上述的理工科目之內,例如跟醫療、護理有關的大學課程有不少女性,這亦可能為較少女性在理工科目畢業提供部分解釋。

這項研究並非證明「男擅數理、女擅語文」,內文提及的重點是男生女生個人強項有別,而非整體的數理或語文表現。而且作者也有指出,即使考慮到個人強項、喜好等因素,畢業生比例仍然較低。

史都茨認為,如果政府希望增加女性參與理工科領域,更有效的策略可能是針對強項為科學及數學、卻未有選擇相關科目的女生。他說︰「如果我們能了解她們的動機,就能設計出可改變其想法的介入方式。」

如何量度性別平等?

研究量度性別平等程度的指標有其限制。他們使用的是世界經濟論壇的GGGI,這項指數分為五個範疇︰經濟參與及機會、教育程度、健康及存活率、政治充權,共有14項指標,包括勞工比例、相近工作的薪酬差異、識字率、各級教育程度比率、平均壽命、議員比率等。

世界經濟論壇的文件提到,GGGI背後有三項基本概念︰

  • 量度差異而非水平;
  • 量度結果而非特定政策、權利、文化或習俗等「輸入」因素;
  • 量度性別平等程度,而非女性充權程度。

我特別想指出第二點的限制。大規模的調查需要各國一致的指標,也要考慮持續收集數據,選擇容易量化的收入差距、教育程度差距等比較合理,但這代表指標會忽略難以量化的因素以及難以收集的數據,例如各國社會文化是否有很強的性別定型。

此外,GGGI參考的指標也有其他限制。舉個例說,根據歐盟基本權利署2014年的一項受訪對象約4萬人的調查報告,丹麥、芬蘭和瑞典三個北歐國家的15歲以上女性,曾遭受伴侶肢體暴力或性暴力比率比歐盟整體比均為高,在28個國家中分別排第一、三及六位。當然,這些國家的數字較高可能有其他因素影響,但至少未能反映在GGGI上。

重點在於,性別平權是複雜而多方面的議題,把14項指標混合出來的指數自然無法反映全貌,因此GGGI的限制亦成為研究的限制之一。

就算男女有生理差異,也不代表性別平權無意義

這是一項有趣的研究,可是如果想用這項研究去批評性別平權的話,結論未免下得太快。除了上面提到的研究限制外,更重要的一點在於,我們本身不能把性別差距視作理所當然。即使兩性的生理差異是導致性別差距的唯一理由,要驗證這一點,仍然需要排除其他可能干擾結果的因素,例如制度上的性別歧視、文化偏見及定型等,促進兩性平等有助減少干擾因素。

再者,就算把兩性的個人強項、喜好等納入考慮,此研究也未能解釋女性理工科畢業生比率較預期低的原因,並非反對鼓勵增加女性讀理工科的好理由。更何況研究對象是中學時期的學生,其喜好、學習傾向同樣可能受到文化中的性別定型影響。

最後,假設最終我們發現兩性在選擇科目方面有生理上的差異,這代表不應單純要求各科就讀人數符合比例,但性別平權有很多方面,不限於一個數字上。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