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與假新聞:錯誤資訊也許擋不住了,我們該怎麼做?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最後是否有效,Faebook決定修正動態牆的決定依然重要,因它點出了媒體和民主之間的關係岌岌可危。

文:Dipayan Ghosh、Ben Scott
翻譯:Wendy Chang

Ghosh於2014-2015年擔任白宮的科技與經濟顧問,曾在Facebook擔任隱私權政策專家,現為哈佛大學甘迺迪公共行政學院新美國安全中心與蕭倫斯坦中心研究員;Scott於2010-2012年擔任美國國務院資訊政策顧問,現為新美國安全中心資深顧問。

我們身處於「科技抵制潮」當中,好幾個月以來,科技巨擘不斷遭受批評,因他們無意間在2016年大選時,助長俄羅斯所散播的假資訊,進而影響選情。他們現在開始學著聆聽大眾的聲音,最近臉書終於有所行動,執行長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他的公司將調整他們主要的動態牆服務:演算法將優先選擇好友、家人所分享的內容,而非新聞故事或病毒式傳播的影片。臉書接著表示他們也會針對使用者進行調查,希望減少不受信任的資訊來源。

臉書大刀闊斧的行動,也象徵了矽谷科技巨擘們開始矯正政治假資訊氾濫的情況,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樣做還不夠。

雖然臉書的立意值得稱讚,但是方法可能超出他們能力所及。假資訊供應者也許真的需要改變方式,才能在社群媒體上散播欺騙誤導人的資訊,但這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新聞製造者和商業廣告等一直以來都會追蹤動態牆和搜尋引擎優化演算法之中每次細微的改版,追求最多的頁面觀看人次(page view)。而假資訊的散播者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因應。他們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來掌握其中不同之處,就可以將特定的議題和假資訊,在今年底美國另一個選舉熱季傳遞給每個投票者。

在主要網路平台上進行假資訊操作之所以可行,關鍵在於平台(諸如臉書和谷歌等公司)和廣告商(科技公司主要的賺錢來源)之間隱含的共同利益。平台會蒐集使用者資訊,將其分類為形態類似、有共同偏好的觀眾,接著將這些不同族群的興趣賣給廣告商。如果消費者進入了商業訊息循環中,廣告商與平台都會受益,包含那些宣傳政治議題的廣告商。

如此的市場典範促成了一種微妙、無形的聯盟:這些網站靠著找到類似想法的族群、販賣其行為資訊活下去,假資訊散播者靠著操弄這些族群的行為活下去。直到系統重新建構以前,操控政治假資訊的行為很難被制止或是減緩,而重建過程將非常艱辛,因為數位廣告是網路商業模式的核心。但這是必要之舉。

而且,未來的假資訊活動將不限於在臉書、谷歌或推特上,目前已知有巨大的商業網路生態系統利用行為數據散播有說服力的資訊。我們曾經在最近公布的一項分析裡提到,假資訊活動未來將會利用成功數位廣告商的工具,在任何可能的傳播管道上。有鑑於此,我們必須告訴整個市場要努力阻止這些活動。

市場的起點是數據分析,假資訊活動非常依賴行為數據追蹤,是一種登入你個人的網路,了解你的瀏覽習慣、位置資訊、消費模式其他等等(舉例來說,當你現在用桌機瀏覽器或手機下載這篇文章時,你的資訊可能已經被幾十個線上網路公司分享)。不管你在哪裡,這些資訊和個人身份辨識符息息相關(比如電子信箱地址或手機號碼),接著會把你和其他地方蒐集到的資訊連接在一起。

透過你行為數據所得出的推論及分析資料要不是被賣掉就是被分享,透過大型的網路平台公司、數位廣告公司、數據代理商和線上服務,分享給所有類型的廣告商,也包含了假資訊散播者,他們看起來和一般生態系裡的公司一樣都是合法組織。因為他們會在網路上轉換身份,又有大量快速變化的數字,所以非常難以偵測到他們的活動,即便擁有高深演算法的科技公司要找到他們。

這些數據隨著時間的推移,透過訊息及成千上萬特定內容的社群媒體貼文、廣告、促銷和點擊,會建立起類似想法的族群。即時的搜尋引擎優化策略可能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一天、或一個全新的新聞圈之內,將一則假新聞推到谷歌搜尋引擎的第一名,只要誤導一大群網路使用者即可。強大的社群媒體管理軟體將所有這些服務集中到一個系統中,同時處理數據蒐集、觀眾塑成並在不同管道的消息測試,以極高的速度和速率決定如何用特定的訊息鎖定你。

以上所有工具的基礎是一項可以掌控全局的技術: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漸漸地融入面向消費者的網路服務中,隨之而來的就是愈來愈多的內容都由單一機器管理和呈現。萬一假資訊散播者不當利用人工智能,他們將有能力運用超越人類的力量來欺騙和混淆我們的政治文化與言論。早期的網頁基礎人工智能已經促成了數位過濾泡泡,將假內容推上搜尋結果第一頁,讓病毒式的網路惡作劇和惡毒的仇恨言論加速傳播。

為了應對這樣的趨勢,網路公司們試著將能夠辨識和限制負面內容的原則導入演算法中。舉例來說,諸如YouTube的服務引入更多人工審查員,幫助辨識、分類和挑選出會違反政策的內容,包含極權主義的影片。但內容規模實在太大了,完全不是人工審查可以處理的,而大部分的假資訊還是不會被撤下,因為法律上來說並不違法,縱使對美國的政治環境有害。可是我們不會放棄解決這個問題。

不管最後是否有效,臉書決定修正動態牆的決定依然重要,因為它點出了媒體和民主之間的關係岌岌可危,我們必須在這個基礎上努力。

如果公民得到的資訊不正確或是無法自由有效地參與自治,那麼民主就無法妥善運作。我們冒險倚賴的新聞及梵蒂,其實是設計來服務廣告商而非人民,不管國家的政治誠信如何,美國的公私營部門必須聯合起來,重建我們所知道的網路世界,以便杜絕虛假資訊的禍害。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