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滾蛋!我們不怕你!」——2011年中國如何失去緬甸?

「中國人滾蛋!我們不怕你!」——2011年中國如何失去緬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北京開始了解為何中國強大的經濟以及地緣政治野心,會在東南亞各地被視為威脅。緬甸絕不是唯一一想掙脫中國巨大吸力的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在密松水壩受阻之後兩年提出,其一目標就是說服中國的鄰國與她合作是互惠互利的事。

作者:唐米樂

二○一二年底,一則匿名簡訊像病毒般傳遍緬甸:「中國人滾蛋!我們不怕你!」

這個抗議出現在統治全國近五十年的緬甸軍事執政團於二○一一年自行解散後,旋即爆發一系列反中示威活動之後。抗議的主要目標是中國國有企業投資的一座巨型水壩、一座銅礦,以及兩條石油和天然氣輸送管。中資企業遭到指控的罪名是,沒有適度賠償失去土地的農民,破壞環境,洗劫緬甸天然資源。中國宣揚的,以兩個威權主義國家「兄弟」情誼為基礎的中、緬關係開始動搖。

過去二十年,中國是這個貧窮國家唯一的友邦。西方對緬甸祭出經濟和財金制裁,北京則提供絕大多數的外來投資和進口軍火,力挺緬甸軍事政府。北京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不斷地保衛這個扈從國家不遭到國際制裁,就和力挺斯里蘭卡拉加帕克沙(Mahinda Rajapaksa)的濫殺無辜政權一樣。可是二○一○年大選後,也就是軍事政府展開一系列自由化改革之後,雙方關係迅速惡化。緬甸突然向民主過渡,為這個美麗但慘遭暴政壓迫的國度,帶來更大的言論自由,釋放出一股全民民族主義和反中情緒。緬甸準文人新政府希望鬆緩對中國的倚賴,捨北京而向美國及西方求好。當新任總統中止在北部地區,耗資三十六億美元的密松水壩(Myitsone Dam)興建工程時,中國分析家開始公開討論「失去緬甸」這個議題。

當時,中國深怕這個往昔的盟國落入美國懷抱。在中國分析家看來,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普通老百姓尤其有理由害怕。緬甸統治者一九八八年甩掉社會主義,換上扈從資本主義之後,中國就和令他們生活陷於水深火熱的軍事領導人密切合作。緬甸將領允許中國逐利商人能夠劫取國家的天然寶物,在大河築水壩,砍伐森林和開採寶石。中資企業和主宰緬甸商業的軍方集團合作,把農民趕離家園、掠奪本地資源。美國和歐盟在一九九○年代末期對投資實施抵制之後,中國生意人更不再有競爭對手,但是他們也結了仇家。許多緬甸人責怪中國幫助軍事執政團。

中國投資人,包括由北京直接控制的巨型國有企業在內,把巨大的財富送進殘民以逞的專制者手中。最過分的案例就是巨大的密松水壩,這是由國企「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在靠近雲南邊界的邁立開江和恩梅開江兩河交匯處,要蓋的七座水壩中最大型的一個。謠傳在登盛(Thein Sein)總統的文人領導政府中轉身成為新國會議員的幾位將領,每人收下兩千萬至三千萬美元的賄賂,同意興建這座一百四十公尺高的水壩。二○○七年開工之後,這座水壩成為地方抗議的焦點。不僅產生的電力有百分之九十要送到中國,還將淹沒伊洛瓦底江一塊地區,偏偏緬甸最大族裔緬族人(Burmans) 視之為他們文明的搖籃。

社運人士也說,除了迫使將近一萬二千人離開家園外,水壩將會淹沒本地喀欽族人古老的廟宇和教堂。

直到二○一一年,中國電力投資集團的高階主管根本不理睬地方人士這些關切,中國官員也不理會緬甸全國升高的反中暗流。對中國人而言,要取消堪可媲美三峽大壩,能夠每年產生一千億瓩電力的項目,根本辦不到。但是當文人政府放鬆對新聞檢查的控制下,民眾的不滿環繞著密松水壩成型。在地方媒體支持下,抗議者訴諸民族主義感情,把反對興建大壩當作公民不服從的象徵。連遙遠的前首都仰光,街上汽車都貼上標語,宣稱:「我愛伊洛瓦底江。」二○一一年九月三十目,登盛總統宣布大壩停工。這是極大的轉折點,代表文人領導的新政府不會忽視民怨,也不會容忍與中資企業勾結的項目。今天,大壩建築工地空蕩蕩,只留下少許百無聊賴的保安人員守衛。

中國大為震驚,發現自由媒體竟然這麼快就可以打倒如此一個巨型項目。直到這一刻,在緬甸的中資企業一直不受輿論節制。可是,在外國招惹當地民怨,對獲得國家撐腰的中資企業而言,也根本稱不上新經驗。從非洲的加彭,到大洋洲的巴布亞紐幾內亞,不負責任的企業做法都曾經激生反中情緒的大反彈。縱使如此,緬甸是個近鄰國家,中國在此有更強大的地緣政治利益,會發生這樣的失誤,情勢更加嚴重。直到二○一一年,中國把緬甸當作是通達印度洋的戰略走廊,也是在東南亞國家協會裡的傀儡。盼望緬甸能像中國的一個省份,讓它能暢通無阻進出西側海洋,現在已成幻影。緬甸老百姓因為有了言論自由,又有不受檢查的媒體在後頭助陣,膽氣大壯,決心不讓它實現。

中國發現在緬甸原本有利地位的最大威脅,並不是美國,而是輿論的力量。密松水壩不是唯一的例證。二○一二年,抗議者的目標指向十一億美元的萊比塘(Letpadaung)銅礦,這是中國國有軍火製造公司「北方工業集團」旗下子公司投資的項目。社運人士和僧人占領銅礦數個月,直到警方動用催淚瓦斯和水槍把他們趕走。民怨如此之大,迫使翁山蘇姬出面主持國家級的調查。仰光居民王義方(Wong Yit Fan,譯音)曾任標準渣打集團(Standard Chartered)首席經濟學家,他說:「民情已經出現變化,對軍方的憤怒緩和下來,目標轉向中國。」中國國內沒有公民社會的經驗,中資企業的反應很笨拙。中國電力投資集團設立網站替自己辯解、宣傳,反而使密松水壩的緊張加劇。

草根基層的憤怒非常普遍。金潼(Khin Tun) 是中資企業聘請來,和憤怒的地方人士溝通的投資顧問。他說:「大多數緬甸人痛恨中國人。」大部分政府官員並不認同這種情緒,他們曉得緬甸別無選擇,必須和毗鄰的這個超級大國維持良好關係,更不用說那些大投資人和貿易夥伴。但是有位流亡、躲在泰國叢林多年的昔日異議人士,現在回來擔任登盛總統的顧問。他告訴我,中國必須處理它和軍方合作所製造出來的怨恨。他也提出警告,緬甸再也不會允許中國壟斷它的外交政策:中國必須了解,地緣政治體系已經變了。我們仍然希望和中國友好,但是我們也希望和人人友好,包括美國和俄羅斯。沒有理由我們必須選擇只能跟誰友好。

中國分析家起先認為「失去緬甸」是美國人的陰謀。耶魯大學中緬關係專家高登(Josh Gordon)說:「許多中國政策學者認為,美緬關係改善、緬甸啟動改革,以及中資項目在緬甸遭遇困難,是美國指使,要圍堵中國的陰謀。」

然而,過去幾年,中國終於了解,北京不是緬甸必須繞著運行的太陽。登盛總統那位顧問說:「認為(緬甸的)民主過渡和中國有關係,根本就是無稽之論。」他說,真相是軍方一直計畫還政於民,但需要設計一種能讓他們保留大片權力的政治制度。二○○七年僧人起事—被稱為「番紅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雖然失敗,將領們曉得時間不多了;他們趕快修訂新憲法,設置軍人保有相當大勢力的文人政府。總而言之,軍方領導人認為再不激烈改革,政府必將垮台,因此他們推出希望能夠保存實力的改革。在他看來,中國不是重要因素。

這幾年來,北京已經開始了解為什麼中國強大的經濟以及地緣政治野心,會在東南亞各地被視為威脅。緬甸絕不是唯一一個想要掙脫中國巨大吸力的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在密松水壩受阻之後兩年提出,目標之一就是說服中國的鄰國與它合作是互惠互利的事。北京也認知到必須管好中資企業。這些企業也開始了解,投資大把銀子並不代表就能為所欲為,企業必須和地方社群好好溝通。大型國有企業已加強企業社會責任做法,與民意溝通方面也有進步。有位英國前任駐緬甸高階外交官說,中國電力投資集團目前在緬甸的作業極為精細,為中國國企前所未有。

書籍介紹

《中國的亞洲夢:一帶一路全面解讀,對台灣、全球將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作者:唐米樂
譯者:林添貴

本書作者唐米樂是亞洲問題專家、資深分析師與記者,旅居中國十餘年,為了了解亞洲國家對一帶一路的真實看法,他的足跡遍佈湄公河河谷和中亞草原,採訪經理人、中國官員、百姓,甚至解放軍,對習近平推行一帶一路的看法,也到中亞、南亞實地採訪,並分析當前局勢,為讀者理解一帶一路帶來的問題,提供新角度:中國試圖再次崛起,對亞洲和全球的未來意味著什麼?

一帶一路一旦完成,將涵蓋65個國家、44億人口,以及40%的經濟產值。從湄公河流域到中亞草原,中國正通過新道路、新鐵路、新水壩、新電網吸引鄰國。估計2030年時,中國經濟體將高於美國的兩倍。

作者認為,一帶一路具有地緣政治和經濟雙重意義,而且地緣政治意義高於經濟意義。當所有道路都通往北京,現代的朝貢體系也將形成。中國的貿易和投資雖然對鄰國是很大的機會,但也是威脅。中國建設的基礎設施,雖然能幫助貧窮國家,但中國的崛起,也可能使鄰國變成中國的附屬國。

不管你喜不喜歡,台灣已被劃歸在一帶一路倡議之中。一帶一路將對台灣、全球帶來什麼威脅和挑戰?本書全面解讀。

getImage
Photo Credit: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