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這麼多人手也會酸:蒙古大軍屠殺史

砍這麼多人手也會酸:蒙古大軍屠殺史
Photo Credit: Артур Орльонов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蒙古軍對待投降的城市非常溫和寬厚,但對降而復叛的城市,毫不留情。他們迅即回師,將叛亂者悉數消滅。城市毀得夠徹底,就不可能再造反。

文: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 )

凡遭蒙古軍攻佔過的城市,幾乎都未留下有用的東西。從蒙古人手中死裡逃生的地理學家雅谷特.哈馬威(Yaqut al-Hamawi),在蒙軍入侵後立即寫了一封信,信中生動描述了美麗豪華的宮殿,如何遭蒙古軍「像抹去紙上字跡般從地上夷除,那些住所成為鴞梟、渡鴉的棲身之所;在那裡,長耳鴞的叫聲此起彼落、相互呼應,在廳堂裡,風在嗚咽。」

成吉思汗的恐懼傳播學:學者的字比戰士還要強

在穆斯林眼中,成吉思汗成為殘酷無情的象徵。該時期的編年史家記錄了成吉思汗所說的一段話:「男人平生最快慰之事,莫過於征服敵人,將他們趕著走;莫過於騎走他們的馬,奪走他們的財物;莫過於看到他們摯愛的人淚流滿面,將他們的妻女緊抱在懷裡。」老實說,他不大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但成吉思汗對這種不實描述不以為忤,似乎反倒還加以搧風點火。

他碰到任何東西,都喜歡發掘其用處,因此他想出一個非常管用的方法,利用高識字率的穆斯林人民,讓毫不知情的敵人轉為左右輿論的利器。

他深知散播恐怖印象的最佳手段,不是戰士的行為,而是文書與學者的筆。在報紙尚未問世的年代,知識分子所寫的東西是左右輿論最有力的工具,而在成吉思汗征服中亞之役中,它們就做出了頗大的貢獻。蒙古人形同有了一部宣傳機器在叫囂,不斷誇大敵人戰死的人數,消息傳到哪裡,就讓那裡的人心生恐懼。

1221年8月,西征中亞之役只進行了一年,蒙古官員就要高麗子民送上十萬張他們著名的紙。索求這麼大量的紙,顯示隨著蒙古帝國的擴張,蒙古人所要記錄下的東西正急速增加,也表示蒙古人著力於寫下自己的歷史。紙漸漸成為成吉思汗最強大的攻敵武器。他無意記錄下自己的豐功偉業,無意要人撰文歌頌他的過人本事,反倒讓人四處流傳他和蒙古人如何兇殘、多麼令人髮指的故事。

每征服一座城市,蒙古人就從降眾中組成代表團,遣往尚未征服的城市,讓那些城市的人知道,成吉思汗麾下近乎天兵天將的戰士,其行徑恐怖之程度是多麼空前。從多位編年史家所記錄下的目擊者證言中,今人仍可感受到這類流言的震懾效果;像是其中一位名叫伊本.艾西爾(Ibn al-Athir)的史家,蒙古人西征中亞這時期,住在摩蘇爾(Mosul)。摩蘇爾位在今伊拉克境內,在當時差一點也遭遇蒙古軍的兵燹。他在個人著作《歷史大全》(al-Kamil fi at-tarikh,英文名為The Perfect History或The CompleteHistory)中記錄了數則難民的陳述。

最初,伊本.艾西爾似乎不大相信這些陳述:「我聽到幾則關於韃靼人多麼恐怖的事蹟,但聽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相信。」但再聽人談起後,他立刻就開始感興趣了。「有人說他們(蒙古人)只會派一個人進入村落或城中某個住了許多人的地區,然後把人一個接一個殺光,沒有人敢起來反抗。」另一則陳述則說︰「他們其中一人抓到一名男子,但身上沒有武器可以殺他,於是對這俘虜說:『把頭貼在地上,不要動』,俘虜照做。接著這名韃靼人離開,取劍回來,立即將他殺掉。」

每打一次勝仗,就釋出一波新宣傳,成吉思汗天下無敵的形象四處傳開。對於安全無虞、蒙古鐵蹄所及的距離之外的人來說,這些傳聞似乎無稽,但對當時的整個中亞,是極為強烈的震撼。伊本.艾西爾哀嘆,蒙古人的征服,等於是「宣告予伊斯蘭教和穆斯林致命一擊。」

他帶著些許激動,繼續寫道,「噢,若母親尚未生下我,或這災難降臨前我已死,已遭遺忘,那該多好!」他會同意將這些血腥事蹟一五一十寫下,只是因為「很多朋友極力慫恿,要我把它用文字記錄下來」。他宣稱蒙古人入侵是「自全能的主創造了阿丹(譯按:即聖經中的亞當)以來,全人類所曾遭遇過……最嚴重的浩劫,最慘的災難,而穆斯林受害尤烈……」

他說蒙古人入侵前,史上最慘絕人寰的屠殺,降臨在猶太人身上;但蒙古人對穆斯林的攻擊還更慘不忍睹,因為「他們單單在一座城裡所屠殺的(穆斯林),就比雅各的所有後代(譯按:即猶太人)還多」。唯恐讀者仍不採信,伊本.艾西爾承諾將於書中翔實敘述「讓所有人聞之會驚駭萬分的(蒙古人)行徑,且如上天所願的,將這些行徑的來龍去脈,巨細靡遺呈現於你們眼前」。但這番慷慨陳詞,其用意似乎在激起穆斯林同胞的同仇敵慨之心,而非在如實記錄下蒙古人征服的始末。

死亡當策略,精心製造的「蒙古恐懼」

成吉思汗軍隊以曠古未有的速度大肆屠戮,幾乎把死亡當作一種策略,無疑的把它變成製造恐懼的精心手段;但在某個方面,他們的行為卻出奇地異於當時司空見慣的作為。蒙古人不拷打敵人,不會傷其四肢器官成殘。那時期的戰爭,往往是以恐怖程度來較量高下,當時其他統治者運用一種簡單而野蠻的戰術,亦即透過公開嚴刑拷打或毀傷四肢、器官這種令人髮指的行徑,讓敵人心生恐懼。

1228年8月,與花剌子模蘇丹兒子札蘭丁(Jala al-Din)交戰時,400名蒙古軍落入敵軍之手,他們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活命了。敵人將這批蒙古戰士帶到附近的伊斯法罕(Isfahan),綁在馬後,在市街拖行以娛樂該城居民。這些蒙古戰俘就在這樣公開玩弄下慘死,然後拖去餵狗。

如此公開折磨,讓蒙古人永遠無法原諒該城的居民,而該城最終也為此付出代價。

還有一次蒙古軍敗於波斯人之手,波斯人將釘子打進蒙古俘虜頭部,即蒙古人所認為靈魂的所在,將他們處死。一世紀後的1305年,這樣的慘事重演;該年,德里蘇丹把處死蒙古戰俘當成公眾娛樂表演,讓大象將他們活活踩死。然後他將戰死或被俘的蒙古軍首級割下,堆成一座高塔。

從中國到歐洲,文明國家的統治者和宗教領袖,都用這些令人髮指的示眾方式,讓人民心生恐懼而乖乖聽話,讓潛在的仇敵心生駭懼而不敢行動。

從日耳曼歷史上、文化上最偉大英雄之一,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紅鬍子」腓特烈(Frederick Barbarossa)身上,最能清楚看出西方人如何利用恐怖氣氛。1160年他征討在現今義大利北部的,倫巴底人的克雷莫納城(Cremona)時,做出一連串愈來愈令人髮指的恐怖行徑。

他的手下斬下敵俘的頭,在城牆外將頭顱當成球來踢;克雷莫納守軍見狀,將日耳曼戰俘帶到城牆上頭,在城外日耳曼同袍面前斷其四肢。日耳曼人抓來更多戰俘,集體吊死;城中官員則將剩下的戰俘吊死在城牆上頭,以為回應。雙方不是直接兵戎相向,而是競相升高恐怖等級。日耳曼人接著集中所俘虜的孩童,將他們綁上原本用來擊破城牆城門的投石機,靠著這些大型攻城機器的拋射威力,將他們活活拋向城牆。

相較於當時文明國家軍隊的駭人行徑,蒙古軍不靠行徑的兇殘,而是靠他們克敵制勝的速度、效率,靠他們似乎完全視有錢有勢者的性命為無物,使敵人心生恐懼。蒙古大軍從東方出征時,就令人心生恐懼,但他們的征戰更值得大書特書之處,在於打敗一個個強大軍隊和一座座看似無法攻克的城市,所創下曠古未有的軍事成就,而不在慘無人道或意在誇耀的以公開的殘忍行徑威嚇敵人。

蒙古帝國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對降者仁慈,敢反叛一樣屠城

蒙古軍對待投降的城市非常溫和、寬厚,讓城民一開始覺得蒙古人根本不像先前所聽聞的那麼駭人,進而天真的懷疑起蒙古人在其他方面的本事。投降後,許多城市乖乖臣服,但一待蒙古人遠離,即叛亂造反。因為蒙古軍只留下一些官員治理,未派駐軍守城,城民因此將蒙古人的撤軍誤認為是軟弱,認定蒙古主力部隊絕不會再回來。

蒙古軍對這些降而復叛的城市,毫不留情;他們迅即回師,將叛亂者悉數消滅。城市毀得夠徹底,就不可能再造反。

其中一例,阿拉伯詩人、數學家、天文學家歐瑪爾.海亞姆(Omar Khayyám)的故鄉你沙不兒城的居民,就受到蒙古人極慘烈的屠殺。該城居民叛亂,與前來平亂的蒙古軍激戰,成吉思汗女婿脫忽察兒(Tokuchar)中箭身亡。平定該城後,為報復,以及向其他城市殺雞儆猴,成吉思汗讓當時已懷孕而喪夫的女兒恣意報復。據說她下令殺光全城,1221年4月,部隊遵令大開殺戒。

根據數則廣為流傳但未經證實的說法,她下令部隊將居民屍體的頭顱依男、女、孩童分開,堆成三座金字塔;後來據說她還下令將城內貓、狗、其他所有活著的動物全數殺掉,讓這座害死她丈夫的城市成為死城。

對成吉思汗個人而言,最傷痛的事發生在阿富汗巴米揚(Bamyan)美麗山谷的一場戰鬥。巴米揚是佛教聖地,有著世界上最大的佛像。古代信徒在山壁上雕出巨大佛像,蒙古人看到這些巨佛,心中作何想法,不禁令人好奇。在這場戰鬥期間,成吉思汗最寵愛的幼孫木禿堅(Mutugen)中箭身亡。成吉思汗比男孩父親察合台更早收到死訊,於是命察合台前來,先要他不可哭泣或傷心,才告知這噩耗。

成吉思汗一生公開哭過許多次,而且都是為了小得不能再小的事由而哭。

他曾因恐懼、憤怒、傷心而哭,但面對最愛的人死去,成吉思汗不要自己和兒子流下淚水,顯露出哀痛。無論何時面對困難或個人苦痛,成吉思汗都將其透過戰鬥來解決或發洩,用殺戮代替哀悼。他化哀痛為憤怒,並把怒火燒向這山谷的居民。不論貧富、美醜、好人壞人,無一幸免。最後這山谷由哈札拉人(波斯語意為「一萬」)在此定居,他們自稱是成吉思汗某萬戶部隊的後代。

蒙古真的殺很多人嗎?數字會說話,但可能說謊話

蒙古人摧毀掉許多城市,這點毋庸置疑,但過去史家所斷定遭屠殺的人數,卻不僅是誇大或虛構,而且還很離譜。波斯編年史記載,在你沙不兒一役,蒙古人所殺掉的人數,不只多且驚人精準,達174萬7,000人,超過也里城遇害的160萬人。

朮茲札尼,這位可敬卻強烈反蒙古的史家,則提出更為離譜的說法,稱也里城總遇害人數達240萬。後來,較為保守的學者,推定成吉思汗入侵中亞的五年期間共殺了1,500萬人。但即使這一較平實的估測,都代表每個蒙古人得殺掉百餘人。至於其他城市受屠人數的誇大數據,則表示每個蒙古士兵得殺掉350人。當時的中亞若住有這麼多人,大概就可輕易擊退入侵的蒙古人。

數百年來,這些數據被當作真的,而且一再引用,但其實毫無根據。光是要殺掉這麼多牛或豬,體力就吃不消,況且牛或豬還是乖乖等著讓人殺。

整體來講,那些據稱遭到蒙古人毒手的,其人數是蒙古人的50倍;若真有這麼多,蒙古人來時,他們很可能已經跑掉,而蒙古人也無力攔下。檢視曾遭蒙古人征服之城市的廢墟,發現它們的人口幾乎都不到前人所推斷死傷人數的十分之一。這些地區乾燥的沙漠土壤,保存了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遺骨,但從中都找不到有那據稱遭蒙古人屠殺的數百萬人的痕跡。

與其稱成吉思汗為屠殺者,稱他是毀城者毋寧更為貼切;因為他將整座城夷平,除了報復或令敵人生懼之外,常常是為了戰略理由。為了重新打造橫跨歐亞大陸的貿易路線,他大刀闊斧,摧毀位在較不重要或較難進入之路線上的城市,將貿易活動導入交通較方便而他的軍隊可輕易掌控的路線上,成就斐然。為了將某地區從貿易路線上掃掉,他把該地區的城市徹底摧毀,夷為平地。

除了有計畫的摧毀掉某些城市,他還大費周章破壞灌溉系統,以期能讓一大片地區的人口大幅減少。沒有灌溉系統,村民、農民便自然離開,農田就廢耕,回復成牧草地。這就可以騰出大片土地,供隨軍隊而來的牲畜使用,且留為備用草地,供日後征戰時使用。

一如離開華北回蒙古時,他縱馬踐踏翻攪農地;成吉思汗始終希望有一塊不管撤退或前進都暢行無阻的無障礙地區,好讓軍隊隨時可替其馬匹和其他賴以克敵制勝的牲畜,找到充足的牧草。

►相關書摘:蒙古帝國貿易公司:整個歐亞大陸,都是我的交易市場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 )

蒙古帝國創建前,中國與歐洲未曾往來,
而當成吉思汗去世時,
他已藉由商貿與外交使兩者連成一氣,至今未斷。

自由貿易、知識共享、多元宗教、世俗法律、外交豁免權……
成吉思汗打造的蒙古帝國,構築了現代世界的基礎。

「最會說故事」的人類學家魏澤福,
費時五年,深入禁區,顛覆世人對於蒙古帝國的印象。

《成吉思汗首部曲》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