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連帶責任罪」阻難民

法國「連帶責任罪」阻難民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世界報》的報導:「儘管談話中展現了對難民的歡迎,但不管從哪個角度都可以看出想嚇阻難民前來。」

作者:Suzanne Lehn
譯者:Conny Chang

根據2017年夏天在25個國家進行的調查結果,53%的法國受訪者認為法國移民人數過高。由於大多數法國民眾支持緊縮移民政策,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內政部長科隆(Gérard Collomb)推動的移民庇護法案(la loi asile-immigration)已經進入最後階段。在風雨飄搖之中,這項飽受各方批評的法案目前持續磋商中,並將於2月21日提交給部長理事會。根據法國《世界報》的報導:「儘管談話中展現了對難民的歡迎,但不管從哪個角度都可以看出想嚇阻難民前來。」

事實上,移民政策的緊縮並不僅限於法律層面。在當地,警方如在冬季拆毀營地帳篷等針對未在庇護申請機制之列的移民者及援助提供者等個人或組織——以及人數不斷上升的人權律師、觀察家、知識分子與媒體——的行為,不僅沒有暫停,反而越加不人道。而不存在於法律文本中的「連帶責任罪」(délit de solidarité)概念,也在此時重新出現在的新聞文章與社群媒體評論中。

救助移民的反抗人士

在法國,一些邊境地區有著庇護及援助外國人的悠久傳統。其中,位於意大利利古里亞(Liguria)的法國山間飛地羅亞河谷(Vallée de la Roya),有位當地最出名的活動分子Cédric Herrou。身兼農夫的Herrou將沿路遇見的移民安置並隱藏在他的農場中,並因此引發了法律糾紛,這個故事也自2015年起便登上頭條(系列報導照片請見此處)。他的臉書呈現了他的日常生活、他提供的支援與他所採取的立場。

在羅亞河谷裡,每位黑人都被阻止、被控制、被不敬地對待。這些黑影成了物品:一些會被驅離的物品。在這裡,法律不適用於這些黑影身上。

反之,這個法律指責反抗者——是的,我說的是反抗者——因為我們不知何故地反抗來自警方的壓力、保全人員、訴訟流程及小道消息與從民選官員與高級公務人員口中說出的污辱。
兩年來,我們一直是國家暴力的受害者和見證人。

Herrou並非羅亞河谷內唯一一位起身行動的人。19歲的Raphaël也有如下的爭訟故事

Raphaël不會先查證黑人街友(sans domicile fixe,通稱SDF,意即「居無定所者」)的身分證明文件,就會讓他們搭便車。依據法國刑法L622-1條的警示,「任何人透過直接或間接的幫助,便利或試圖便利外籍人士入境法國、在法國境內流通或非定期停留於法國」(係屬違法行為),使得他與許多人一樣,為此冒著高達五年徒刑及三萬歐元罰款的風險。

河谷居民還組織了羅亞公民(Roya citoyenne)協會。

位在埃謝勒山口(Col de l’Échelle)的布里昂松奈(Briançonnais)地區裡,Tous Migrants組織的當地志工擔當夜間支援部隊,協助這些沒有保暖設備而必須穿山越嶺的移民,躲避追查並會將他們帶回附近邊界的另一邊的巡邏隊員。這些人當中,已有40餘人遭到憲兵隊傳喚。

目前,當場沒有發現死亡事件,「這可真是個小奇蹟」。但根據數據,有300餘人在抵達布里昂松(Briançon)後被緊急送往醫院急診室。2017年8月,兩名人員因失溫而被截肢,另外兩人則在試圖躲避警方追緝時遇上山崩,身受重傷。

最後,在眾多其他資料中,我們也該提到在巴黎的Houssam El-Assimi(他在《世界報》網站上的肖像可見此處),包含他的決心和他所面臨的反覆審判:

身為支持人道支援組織「La Chapelle Debout」的成員,El-Assimi投入的層面十分多元:他將庇護申請文件從阿拉伯語翻譯成法文、拜訪拘留中心、彙整檔案以防民眾被遣返至戰爭國家等。

這一次,他因「2016年9月30日,於巴黎對公共秩序執法人員採取自願暴力與反叛行為」而站上法庭。那一天,當警方正在對移民進行身分檢查時,這位倡議人士穿梭在移民群之中,建議他們逃走。但之後,故事出現了不同的版本。El-Assimi被控以暴力襲擊警方。他否認有這項行為,並對此表示遺憾:「我當時請了三天的「暫失工作能力假」(即因生病或公傷而致暫時失去工作能力時所得申請的假別),而我卻發現我自己被控暴力和反叛行為。」

憤慨之情席捲社群媒體

這個推特帳號發起的一項針對「連帶責任罪」的調查,激起了非常多回響。以下是幾個例子。

這麼說好了,馬克龍命令法國人自問能對國家做些什麼,接著又因為這些人挽救法國榮譽的行為將他們起訴,手段實在很醜陋。

「連帶責任罪」,真是個美味(到難以下嚥)的矛盾。我們可以感覺到立法者們不敢直稱其為「羞恥罪」。

經濟學家Maxime Combes稱其反對馬克龍針對有關這些行動所發布的演說:

  • 讓我們的胡言亂語再度偉大(Make Our Blabla Great Again),在馬克龍的世界裡:
  • 非法入境的外籍未成年人都被遺棄在埃謝勒山口。
  • 非法入境的外籍未成年人都被關在拘留中心中。
  • 移民都被催淚瓦斯襲擊,也被剝奪水資源 帳棚都被拆毀。
  • 志工們都渴求自己犯下「連帶責任罪」。

在「歡迎光臨難民們」網站(Réfugiés Bienvenue)中,我們能找到已經取得庇護的移民的現身說法;而在巴黎所組織的繪畫補習班「無身分者的集體繪圖」(le Collectif Dessins sans Papiers)中,他們得以講述自己的經歷。這些作品已經在畫展中展示或已被編著成書籍。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