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自殺地圖(下):數據揭露出的「自殺共和國」

韓國自殺地圖(下):數據揭露出的「自殺共和國」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天上補習班、留流圖書館專心讀書的學子,晚上回到的居住環境十分惡劣,許多人租著兩坪不到的「考試院」,像躺在一副棺材內,渡過疲累的一天。因此,讀書壓力大,輕生考生也不少。

韓國自殺地圖(上):窮苦老人以輕生擺脫「地獄朝鮮」

「從所有自殺地圖中,我們都能得出這個結論,自殺並非基於某個輻射中心,並且距離中心越遠,影響越小。自殺大體存在於均值體中,並且不存在某個中心。」 —艾彌爾・涂爾幹(Émile Durkheim),《自殺論》(Suicidei: A Study in Sociology.)

韓國當地人,面對「我們國家」(우리나라)自從2003年以來,自殺率屢佔OECD會員國第一名,也只能自嘲成為了「自殺共和國」(자살공화국)。

這樣的自嘲,令筆者不禁想起,涂爾幹在他著名的《自殺論》內曾說過,一個社會內的群體自殺,並非僅僅起源於一件或兩件個人事件,且不斷重複的,這些事件更像起源於群體決心,一種純粹社會共識。如果韓國人在此「間差社會」內承受巨大的壓力,甚至失敗的話,往往選擇的是極端的放棄生命:「自殺」。

這樣的量變很容易「質變」,生活在此社會中的人民的群體,便很容易達成了一致的共識:遇到生活難關就得自殺。人生失敗的話,第一個念頭不是重新打起精神,而是自殺;這樣的習以為常,形成寂靜的自殺聲響,才是造成韓國人自殺風最主要之原因。

前文,我們從首爾市「外」勾畫出自殺地圖,得知全國幾乎是不分東南西北,皆以相當細微差異的指數,籠罩在自殺風氣之下,也從高齡化角度,來詮釋賦予地圖意義,但這「年齡層」並不是「唯一」的詮釋。

壓力大,就一定得自殺嗎?邁向高齡化社會,就一定得自殺嗎?非出身名牌大學,就一定得自殺嗎?社會貧富差距遽增,就一定得自殺嗎?

會造成一個人死,並非僅僅只有一個簡單的原因。會造成一個國家國民自嘲「自殺共和國」,也並非僅僅只有一個簡單的理由。而這也就是為何,筆者要以多重角度與多篇文章,加以來揭露韓國自殺共和國之全貌。

那麼,首爾的「自殺人數」與「地圖」又是如何呢?同樣地,根據2000年當地統計處資料指出,首爾十萬人中,自殺輕生人數「僅為」8.9位,但短短十年過後,2011年數值竟成三倍多成長,來到26.9位。若從「年齡層」來看,十年間,90歲以上的高齡者自殺人數,也翻三倍成長,25-29歲的青少年與10-14歲未成年學子,自殺指數也呈現兩倍翻漲。

華麗的韓國首都首爾,也逃避不了自殺的氣息—相較於其他國家的首都,2009年韓國當地統計處資料指出,首爾平均自殺人數為26.1位,高於日本首都東京23位、香港15.2位、英國倫敦9位,以及美國紐約的5.5位。一來一往,比起美國大城市紐約自殺率,高上五倍之多。

但所幸的是,在2011年到2016年,首爾市的自殺平均值逐年遞減—2012年23.8位、2013年25.6位、2014年24.7位、2015年23.2位、2016年23.0位。但對比起OECD會員國,指數仍是高上不少

此外,當地媒體歷年來的許許多多數據,也建構出首爾市內的自殺地圖。

諸如就首爾市25個自治區內,領取基本生活補貼金、肢障人士以及65歲高齡人士最多之處為東北方的「蘆原區」(노원구),此區也於2009年成為自殺率人數最高的180位輕生區,同時自殺率(29.3%)也高於當年度的首爾市內平均自殺指數(26.1%),背負首爾市內「自殺率高的自治區」(자살률 높은 자치구)惡名。

因此,當局特別針對蘆原區進行「整治」,整整花了八年時間,投入大量人力,終於在2016年看到成果,即從2009年的高於首爾其他自治區(26.1%)的29.3%遞減到2016年低於首爾市(23.0%)平均的21.4%,擺脫自殺率最高的首爾市「內」自治區污名。

article

蘆原區(紅色)在2009年自殺率高於首爾市平均(綠色),該區自殺率2016年已顯著下降,比首爾市平均還低。|Photo Credit:노원구 자살률 변화 추이@ 노원구 제공

又如同,2016年4月,當地社會學者崔根皓(최근호,音譯)發表一篇〈社會資本與地區人口社會學特徵對自殺率影響〉(사회자본과 지역인구사회학적 특성이 지역 자살률에 미치는 영향)期刊論文指出,首爾市內的自治區從2006年到2014年,平均下來自殺指數最高的自治區為江北區(강북구),高達26.7位,皆高於首爾市內九年間平均23.07位。

再細分言之,在這九年間,首爾市內自殺男女比,平均為31.77位與14.93位,而江北區則男生則是位於最高指數的37.64位,女性則是「江南區」(강남구)的17.97位。且論文也特別指出,江北區在「地區危險認知度」(지역위험인지도)此項調查內,滿分共計十點的評鑑中,也以5.13點獲得「在深夜走在這裡,最容易產生悲觀想法」(밤늦게 걸어 다닐 경우 두려운 생각이 드는지)之區域。

然而,引起筆者注目的是,是2013年「首爾特別市教育廳」(서울특별시교육청)的一份報告,當年度於首爾市「內」各區年輕人(15-39歲)輕生人數,平均為男生人數為74.88位,女生則為34位,男生自殺指數最高的為冠岳區(관악구),為破表的130位以上,居次的為松坡區(송파구),也來到近125位以上,第三區為江北區(강서구)120位左右;那麼女性最高的則為江南區(강남구),為52位左右,第二為江北區(강서구),約42位左右,第三位為前述提到的蘆原區,約47位左右。

冠岳區為筆者就讀國立首爾大學之區,對那邊環境尚感熟悉。有人推測,冠岳區之所以成為年輕人自殺指數最高處,在於那邊有著著名的「考試村」(고시촌),即在將來欲參加三大考試—公務人員(행정고시,「行政考試」)考試、國家外交官(외무고시,「外務考試」)考試,以及考律師執照(사법고시,漢字「司法考試」)考試的窮苦考生,都會聚集到此處努力唸書。那邊的居民,將近90%以上都是外來者與首爾大學的學生,即類似台灣校區附近的「大學街」與「補習街」。

白天上補習班、泡圖書館專心唸書的學子,晚上回到的居住環境的確惡劣,許多人租著兩坪不到的「考試院」、甚至沒有窗戶的地下室,像躺在一副棺材內,渡過疲累的一天。也因此,讀書壓力大,造成輕生的考生也不少。

相對於男性,年輕女性自殺指數最高處,第一名之所以為江南區,人們推測在於繁華江南區,有著琳瑯滿目「遊興業所」(유흥업소,即卡拉OK、酒吧或酒店等娛樂場所),在那邊上班的特殊行業女子眾多、尋歡客也不少,出入份子複雜,因工作緣故、感情糾紛的大有人在,也造成了此處成為首爾市內,女子自殺率最高的地區。

然而,多樣的自殺事例、數據與多重詮釋,讓我們看到韓國的自殺地圖之草圖,以及嘲諷自己國家為「自殺共和國」等現象,絕非是一朝一夕出現的。

更重要的是,自殺的念頭可能通過傳染的方式傳播開,韓國境內,自殺是沒有中心的,自殺已經是韓國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了,習以為常。也因此,自殺寂靜、廣泛、放肆地在這個國家、島上開展出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慶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