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事件簡化成「謝安琪vs.袁國勇」,對討論疫苗未必有益

把事件簡化成「謝安琪vs.袁國勇」,對討論疫苗未必有益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流感肆虐當然是禍,但若市民把握機會關注疫苗及各種預防疾病的資訊,將來我們的城市或能處理得更好。

於現今資訊泛濫,後真相時代(post-truth)的社會,每一個人都應該小心檢視資訊的來源和準確性。醫生的職責,並非強迫大眾接受某種治療,但我們有責任向大眾展示每種治療在反覆臨床實驗中所得的數據,讓大眾在有知情權下作出選擇(informed choice)。

流感肆虐當然是禍,但若市民把握機會關注疫苗及各種預防疾病的資訊,將來我們的城市或能處理得更好。相反若我們把所有相反的意見都直接等同於陰謀論,則脫離理性也無助尋真,對市民的健康也無幫助。因此,某些只會加劇雙方不互信的行動或字眼,例如把事件簡化成「謝安琪vs.袁國勇」,對社會大眾的討論和理解未必有益。

杏林覺醒當中亦有跟Kay一樣為人父母者,明白帶小孩打疫苗的心痛;無論是接種、藥物治療或手術,若成分和利弊成疑,一定不會讓任何人的孩子當實驗品。這次也一樣:持不同理論的人其實也有共通之處。基本態度是大家都對個人健康負責任;亦盡一切最好的方法,照顧家人的健康。

崇尚自然本身是對的,人類破壞大自然的行為,也為自己帶來惡果。但自然定律有時也是殘酷的。同一物種過度繁殖、人類在城市中聚居,都會產生疫症的風險,因此順其自然始終有底線。禍與福的關係,也是大自然定律的奧妙之一。十九世紀倫敦的一場霍亂疫症,令當時的醫師John Snow決心研究疫症源頭,促使現代流行病學、傳染病及公共衛生研究的誕生。

疫苗發明過百年以來,許多本來可怕的傳染病,例如致命的天花,已經與如恐龍一樣成為歷史;小兒麻痺症亦將近絕跡。聚焦本地,乙型肝炎疫苗在香港普及30年以來,大幅減少了母嬰傳播乙型肝炎病毒的個案,大大降低肝炎及肝癌等危重病的風險。

崇尚自然不宜推到極致,反之亦然;不是所有醫學技術上可行的治療,都有益於每個病人,所以某些時候醫生都會與家人討論是否應考慮順其自然。無論是哪種理想原則,推到極致亦未必能維護個人和群體的好處。

作為醫生,我們對現今醫學的限制也有切身體會。因此我們期待、亦參與各種醫學實證的研究。就以疫苗為例,發展效力更佳、副作用更少、毋須每年接種及無痛的接種方法(如噴鼻疫苗),增加疫苗普及度以減少危重感染,都是孩子、父母和醫護人員的共同心願。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杏林覺醒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杏林覺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