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春節攻勢」五十周年:這是場打不贏的戰爭

越戰「春節攻勢」五十周年:這是場打不贏的戰爭
Photo Credit: manhhai,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68年1月30日起的春節攻勢(Tet Offensive)雖失敗告終,但在街頭巷戰的畫面卻完全激化了美國民眾反戰的情緒,迫使美軍於1968年6月開始逐步退出越南戰場,也奠定了不得民心的南越政府在1975年的敗亡。

文:黃俞勳

雖然1968年1月30日起的春節攻勢(Tet Offensive)以失敗告終,然而在街頭巷戰的畫面卻完全激化了美國民眾反戰的情緒,最終迫使美軍於1968年6月開始逐步退出越南戰場,也進而奠定了不得民心的南越政府於1975年的敗亡。

春節攻勢五十周年

「春節攻勢五十周年,胡志明市封街慶祝」到市區出差前,我看見《西貢人新聞》 英文標題斗大的寫著。沿著南圻革命街,公司車經過統一宮外已架好的大型舞台,這裡是前南越總統官邸,政治與宣傳意味濃厚。舞台周圍紅色的大型布條與白色的底字也在在顯示了 越南官方對五十周年的重視。

在胡志明市繁忙的車潮中下了車,觀光客眾多的西貢聖母大教堂對面,人行道上乏人問津的塑膠看板再次更換了主題,繼十一月的「俄國十月革命」後,這次 主題是「越南獨立戰爭」。今天是2018年1月30日,50年前的今天正值農曆除夕,是河內共產黨與南越民解組織對南越政府與美軍發起「春節攻勢」的大日子。

1968年1月31日凌晨02:30

除夕夜裡,一隊穿著南越軍服的4名北越工兵殺死守衛後對天射出信號彈,閃光劃破順化皇城的西側,大批北越部隊瞬間湧入中越的古城要塞。南越同一時間的首都西貢,一隊15人的越共敢死隊在美國大使館圍牆上炸開一個大洞後迅速魚貫衝入使館。

潛伏半年的八萬北越人民軍、越共游擊隊在除夕夜裡在南越百餘城鎮同時發動全國性的突擊。北越和越共聯手策劃半年的春節攻勢就此展開。 這是自1955年越戰開打以來的第十三個春節,但這次北越和越共打破春節的休戰默契。

於是休假中的南越陸軍與美軍被逼著倉促應戰,南越各地頓時陷入火海。

TetMap
Photo Credit: Joel D. Meyerson @ public domain
越共在春節攻勢中發起突擊的城鎮
春節攻勢50年後的這天,我們正好在胡志明市出差

陰錯陽差下我得知一位越籍同事的父親當年也是越共游擊隊的一員,而且正好是在越柬邊境保護越共指揮部(COSVN)首腦的第一警衛營成員。

原定計畫是,指揮部的書記武文杰要我們在春節攻勢中保護他。如果攻擊西貢廣播電台的計畫成功,那麼他將在電台中親自號召南越人民們起身反抗南越政權。但後來我被指派了另一個保護指揮官的任務,於是我留在總部保護後來的總理范雄。發動春節攻勢後死了很多同志,代替我去西貢作戰的隊長也陣亡了。要是當時我沒被換下來,我也會死在那裡。

試著拜託同事問她父親更多訊息,我想知道這場戰爭對他來說究竟是什麼感覺。「戰鬥就像吃三餐一樣。不,比較像呼吸。」她用英文翻譯著他的口述。

只有一件事可以讓你活下來,而你也必須做這件事才能活下來,就像呼吸一樣。春節攻勢結束後,雖然有很多同志放棄戰鬥或投降,但在總部幾乎沒有人願意這麼做。儘管我們失去很多同志,但我仍然相信我們會打贏這場戰爭。
春節攻勢確實是失敗了,但最終卻打贏了戰爭
P_20171022_102253
Photo Credit: 黃俞勳
照片攝於2017年10月越南西寧省,越南勞動黨南方局總部

北越和越共原預期在攻擊發動時,南越的人民們會跟著一起反抗美軍與南越政權, 然而大部分的南越城鎮並未隨之起舞, 最終迫使投入大量兵力的北越人民軍和越共游擊隊無法聯合南越人民串成全國性的起義效果,進而導致春節攻勢的失敗。

然而,儘管在幾週內,美軍與南越陸軍便重新奪回主要城鎮,但本以為接近勝利的美國軍政界與公眾們,卻發現被軍方宣稱垂死的對手竟仍無法被擊敗,而且還在自家首都的大使館裡裡外外激戰了六小時還擊斃五名美軍。

對遠在美國的公眾來說,越戰本是電視中一場在直昇機上與轟炸機下的田野戰爭, 如今劇情卻急轉直下,變成首都街頭上血腥的逐屋掃蕩,激烈的駁火除了震驚之外還是震驚。

「這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春節攻勢後,連國防部長麥特馬拉(Robert Strange McNamara)都轉變立場,連帶整個美國政軍內部都出現更強烈的分歧。 雖然1968年1月30日起的春節攻勢以失敗告終,然而在街頭巷戰的畫面卻完全激化了美國民眾反戰的情緒,最終迫使美軍於1968年6月開始逐步退出越南戰場,也進而奠定了不得民心的南越政府於1975年的敗亡。

誰打贏了戰爭真得這麼重要嗎?

在離開市區回程的路上,越籍同事告訴我,儘管她父親現已光榮退伍,但其實她一點都不在乎誰打贏了戰爭,也不知道今天是春節攻勢五十周年。這場戰爭對她而言,崇高的只有父輩們超脫生死的決心。

是後來的總理救了我,在叢林裡醫療資源極度匱乏下,他們還是把藥用在我身上,我才能活下來。南越或北越一點都不重要,我只知道是他們救了我,所以我加入越共。

她轉述父親給這場二十年戰爭的最後解答。 公司車再度經過黃星旗飄揚的統一宮,這次我們望著紅布條上的「春節攻勢五十周年」靜靜地,不再多談。

本文經黃俞勳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