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另類選擇黨」州支部前高層 改信伊斯蘭教

德國「另類選擇黨」州支部前高層 改信伊斯蘭教
Photo Credit: Fredrik Von Erichsen / picture-alliance / dpa /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宣稱「伊斯蘭不是德國一部分」的德國另類選擇黨,早前有一名州支部執行委員改信伊斯蘭教。

去年德國大選,2013年成立的極右民粹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取得12.6%選票,以94席一舉成為國會第三大黨。該黨選舉時打出疑歐、反對接收難民的政綱,更提出「伊斯蘭不屬於德國一部分」的口號。

然而柏林《每日鏡報》(Der Tagesspiegel)上星期三報道,2015年當選AfD勃蘭登堡州支部執行委員會的華格納(Arthur Wagner),早前已改信伊斯蘭教,以及辭去委員一職。

AfD勃蘭登堡州發言人費利斯(Daniel Friese)強調,宗教是私人事務,憲法亦確保宗教自由,華格納改信對該黨而言並無問題。華格納仍然是AfD黨員,另一發言人艾得拿(Lion Edler)指他繼續擔任該黨哈維爾蘭縣(Hafelland)支部副主席。

RTX3G1QL
Photo Credit: Wolfgang Rattay /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7年德國大選時,AfD針對伊斯蘭教的宣傳品。

華格納在加入AfD前,屬於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去年一段影片顯示,他發言指自己曾欣賞默克爾,但認為她容許難民在德國尋求庇護的決定「完全錯誤」,更指德國因此「突變成另一個國家」。

德國《The Local》則提到,華格納在他居住的鎮上,會參與義工活動幫助難民融入德國社會見稱。懂俄羅斯語的華格納更會為當地的車臣難民擔任翻譯。

德國《世界報》(Die Welt)提到,華格納並非第一個極右政黨成員改信伊斯蘭教。荷蘭極右政客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創立的反伊斯蘭政黨荷蘭自由黨(PVV),其前黨員雲當(Arnoud van Doorn)在退黨後一年就改信伊斯蘭教。

法國的極右政黨國民陣線,在2014年亦有一名市議會議員貝提(Maxence Buttey)宣布改信伊斯蘭教。貝提在改信伊斯蘭教後,曾在受訪時稱其政黨跟宗教有很多相似之處,只是其黨友未有注意到,更呼籲黨友改信。

《華盛頓郵報》亦報道,去年美國一名18歲少年亞瑟斯(Devon Arthurs)在殺死兩名室友後向警方表示,他們三人是朋友,並有共同的新納粹信念,但他後來改信成為穆斯林,不滿室友侮辱其信仰而殺死對方。但該報同時指出,亞瑟斯被帶上警車上時曾向警察呼叫「亞拉穆罕默悉」,而這並非穆斯林用語;其中一名死者的妹妹亦向另一報章否表示亞瑟斯說謊。

曾因希望了解恐怖組織的信仰而研究,最終改信伊斯蘭教的《Vox》編輯威廉斯(Jennifer Williams)提到,心理學及社會學中有套稱為「接觸假說」(contact hypothesis)的理論認為,不同群組之間的偏見及仇恨,在雙方實際接觸後通常會減少。她認為,原因在於認識群組成員後,會開始視對方為一個人,而非透過刻版印象了解群組。

《The Atlantic》的作者格拉咸( David A. Graham)則認為改變身份不一定改變性格行為,並以雲當為例,指他在改信伊斯蘭教後,曾發表反猶言論,後來稱只是說笑。他亦在2014年向未成年人士販賣軟性藥物而被判社會服務令。

至於華格納,由於他拒絕回答《每日鏡報》的問題,僅提到改信是他的私事,以及黨方面未有向他施壓要求辭職,外界目前無法了解他為何改信。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