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挑戰很快就放棄?你的不勇敢來自「童年情感忽視」

遇到挑戰很快就放棄?你的不勇敢來自「童年情感忽視」
Photo Credit: Reuters Picture/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童年情感忽視》中,收錄了大量實際臨床案例,作者在與病患對談的過程中,她發現傾向用負面態度看待自己的成人,在兒時都受到父母的情感忽視,並且這股力量持續影響著他們,使這些成人傾向於以一種負面的態度來看待自己,把自己的缺點放大,並且看輕優點。

文:佳佳冥王星

如果有人要你描述自己,你會怎麼回答?你會用哪些字眼來形容自己?正面的說法和反面的說法之間的比例如何?最重要的是,你的描述會有多精準?

臨床心理學博士鍾妮斯.韋伯,在她的著作《童年情感忽視》中,收錄了大量實際臨床案例,在與病患對談的過程中,她發現這些傾向用負面態度看待自己的成人,在兒時都受到父母的情感忽視,並且這股力量持續影響著他們,使這些成人傾向於以一種負面的態度來看待自己,把自己的缺點放大,並且看輕優點。這些受到童年情感忽視的人,都擁有比較低的自尊心,對於自己的自我形象也有著不太正確的認知。所謂不正確,並不一定意味著負面的認知,而是「偏離了事實」。

小孩時的我們,就像一部電腦,必須從環境中得到反饋,在記憶中儲存它們,最後整合各種反饋,從而發展出一種與我們的長處、天賦、不足及弱點有關的整體概念。我們會從老師、教練和同儕身上獲得這些資料,不過最重要且有著最強大影響力的資料是來自於我們的父母。

如果這個過程一切順利,孩子就會獲得均衡、實際的自我評價,這即是自尊的基石。這樣的自我評價是生命中各種重要選擇的跳板,比如說,我們要為了什麼樣的目標而努力、要發展什麼樣的技能、要申請哪所大學、要主修什麼科目、要選擇什麼樣的伴侶、還有要做什麼樣的工作。

下面案例中的賈許,在小的時候鮮少得到母親的反饋,因此到了成年,仍然持續感覺空虛,無法投入自己喜歡的職業當中。

【案例】未曾從父母那裡得到認同的賈許

賈許在四十六歲時應女朋友的要求來到韋伯博士的診間。他是一名離婚的父親,有兩個兒子,分別是十二歲和十歲。賈許之前也做過好幾年的心理治療,但是他認為沒什麼幫助。他覺得自己被困住了,不管是在生活上還是在療程裡都一樣。私底下,他一直因為自己無法融入周遭的環境而感到十分困擾。在各種場合中,他形容自己就像是「一支被打進圓洞裡的方形木樁」。他從孩提時期就有這種感覺。當韋伯博士逐漸瞭解賈許,她開始慢慢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

賈許出生在康乃狄克州一個富裕的小鎮。他是家裡的獨子,兩歲的時候,他的父親離開母親,從那之後,賈許就很少見到父親。他的母親後來都沒有再婚,並在當地學校擔任某個學院的院長。

療程一開始,賈許說他的母親對他相當溺愛,但是當我們開始進入得更深一點,情況變得很清楚:她的「溺愛」是屬於物質上的那一種。她在他身上花錢絕不手軟,只要他想要,她就會買給他。事實上,在賈許成長的過程中,她把高度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工作上,工作的時間很長。

賈許在童年時期經常獨自一人,整天做白日夢。下課以後,他會和他的狗狗們(也是他真正的好朋友),一起在鄉下家裡附近的樹林裡閒晃。這些狗兒在他空閒的時候娛樂他,讓他不會覺得那麼孤單。他的母親沒有鼓勵他邀請朋友到家裡玩。她並不是不關心孩子,只是這樣一來,她就可以把全部的心力都投入到工作中。

中學的時候,賈許在學校裡受到同學霸凌。同學因為他的書卷氣給他取了「白癡」這個綽號。他的母親並沒有陪伴他一起解決這個問題,或是陪著他度過那些痛苦,而是斷然地把他從那個學校帶走。母親幫他轉學,以這種方式讓他逃避困難的情況,而不是學著去面對或是處理。因此他沒有機會解決任何問題,勇敢地對抗霸凌者,或是去感覺自己的控制力和力量。

到了申請大學的時候,賈許的母親堅持要他申請她所任職的大學。當他拒絕時,她就再也不理會他申請學校的事,任由他自生自滅。他靠自己申請上一所好學校,畢業時拿到英文系的學位,只不過他去讀英文系只是因為他喜歡閱讀而已。

賈許的母親沒做到什麼?

這裡有個必須注意的重點:在賈許成長的過程中,他的母親不太清楚他的優點和缺點,像是他對動物的愛、他在戶外的能耐,以及他經常喜歡自己獨處而不喜歡和別的孩子一起玩這樣的個性。她和賈許沒有情感上的連結,她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賈許身上,或是把他當成一個獨特和獨立的個人,而且她也沒有適當地回應賈許的情感。

賈許不知道自己在母親眼裡究竟是什麼樣子,因此他對於自己的能力、挑戰、實際的自我評價或自我認同,都沒有適當的認識。當賈許要上大學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缺乏一個選擇的基礎,他不知道自己要主修什麼、或是將來想要從事什麼工作。

賈許來到這裡,其中一個主要的抱怨就是他無法選擇職業並全然地投入其中。他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喜歡什麼、擅長什麼,或是適合什麼樣的環境。他的自尊顯然有點低落,而且他的自我認同相當脆弱、發展不良。

從表面上來看,賈許的母親愛他,但是她並沒有真正「看見」自己的孩子。她在進行與賈許相關的教育決策時,並不是基於孩子的本性或是孩子的需求,而是根據「她」是誰,還有「她」的需求來做考量。賈許沒有什麼機會透過父母的眼睛來感受自己真正的特質。

成年以後,賈許的自我認同失去了平衡。由於缺乏來自父母的注意力和意見,他的自我認同並沒有完全獲得發展,僅僅是來自於自己對自己的一些觀察。在他自己所選擇、所追求的教學工作當中,他也無法在遭受批評時想辦法維持自己的自尊;相反地,一旦遭遇負面意見,他很快就退縮,接著就放棄了。

如果你也與賈許有類似的情況,或者你對自己有這些感受:覺得自己經常放大缺點、當事情開始出現挑戰時,你很快就選擇放棄、你選擇了錯誤的職業,或是一直換工作。出現這些情況,有可能是你曾經歷過「童年情感忽視」。

鍾妮斯.韋伯博士撰寫《童年情感忽視》,便是希望能夠幫助這些看不見、但深受「童年情感忽視」的成年人,她在書中提供了大量的表格與練習,希望可以幫助遭受情感忽視的成年人說出自我的感受、正確認識到自己的個性與特質、更勇敢地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並且,終止將這樣的情緒傳承到你的下一代。

延伸閱讀

本文經書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書傳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