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新一年阻止英國脫歐,需要四件事

想在新一年阻止英國脫歐,需要四件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工黨決定要挑戰英國脫歐,公共觀點將迅速轉變,反對脫歐將開始被認為是民主政治的自然結果。工黨將開始從政府的談判失誤中受益。英國脫歐的「不可避免感」也將消失。

文: Anatole Kaletsky(龍洲經訊首席經濟學家、聯合主席,著有《資本主義4.0》)

2018年會成為英國改變脫離歐盟思維的一年嗎?傳統觀點認為,停止脫歐是不可能的。但傳統觀點對特朗普(Donald Trump)怎麼說?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呢?或者,一開始的英國脫歐公投呢?在革命年代,事件會從不可能跨越未必可能,直接變成不可避免。英國脫歐就是一起這樣的事件,它的逆轉則有可能是另一起這樣的事件。

問問法拉奇(Nigel Farage)。他是英國獨立黨(UK Independence Party,UKIP)前領導人,他突然說2016年6月的英國脫歐公投可以推翻。「留歐陣營遙遙領先,」法拉奇在1月14日警告他的強硬脫歐派同志們。「他們在議會中是大多數,除非我們自己也組織起來,否則我們將失去英國脫歐這一歷史性勝利。」

投票給英國脫歐和特朗普,這樣的現象在今天常常被描述為是不平等和全球化等社會經濟因素造成的不可避免結果。從某些角度講,這一描述是對的。2008年金融海嘯後,發生某些形式的政治劇變是意料中事,我多年來一直這樣認為

但具體發生的劇變,並非不可避免。和特朗普一樣,英國脫歐是選民行為出現小波動的偶然結果。只要1.8%的英國人投出不同的票,英國脫歐現在早已是一個被忘卻的笑話。 如果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2016年大選所多贏的300萬張選票,能夠在各州之間分佈得略有不同,「特朗普總統」現在也將和2016年1月時一樣可笑。

要想在新的一年裡阻止英國脫歐,需要發生四個類似的略微行為變化:

  1. 公共觀點必須略微更加反對脫歐決定,目前認為「事後看來是個錯誤」的人要比不那麼認為的人多4%。
  2. 私下裡反對英國脫歐的政客必須公開說出來。
  3. 理性反對政府政策必須再次被認為是民主的標誌,而不是叛國行為。
  4. 英國脫歐「不可避免」的觀點必須消除乾淨。

這些要求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只有當政客感到公共觀點有所改變時,才會公開發聲;但公共觀點只有在可信的政治領導下,才會發生改變。如果所有的反對都被打上反民主的標籤,那麼政客就會三緘其口。而如果英國脫歐看起來不可避免的話,為什麼選民還要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民意調查和焦點小組表明,「不可避免感」是逆轉脫歐決定的最重要障礙。大約30%的英國選民堅決反對歐盟,他們永遠都是脫離歐盟的支持者,不管這回帶來多大的經濟代價,正如特朗普的「票倉」永遠都會支援「他們的」總統,無論他的行為如何。

但只要這些死硬疑歐派無法贏得對歐洲不太在乎、將公投視為抗議投票的20%選民,他們就無法贏得多數。如今,這些立場並不太堅定的選民中,有很多驚愕於脫歐讓人們的注意力從他們真正的怨恨對象——醫療、不平等性、低工資、住房和其他問題——上轉移開去。

但正是出於這一原因,他們想要「不可避免」的脫歐儘快發生,以使國家可以回到常規軌道上來。

現在,假設這些選民認為脫歐並非不可避免,倒有可能永遠不會發生,那他們就會要求政客「停止在歐洲問題上喋喋不休」,開始解決人民真正的擔憂。

「不可避免感」可能因為最近在保守黨政府和工黨反對派內部政治局面的改變而消失。

工黨已經開始認識到,其唯一的重掌權力之路便是反對英國脫歐。2017年選舉結果的詳細分析表明,工黨出人意料的勝利,幾乎完全可以歸因於出於希望「打亂」英國脫歐動機的富裕年輕選民。如果不是這些反對脫歐的選民,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可能將贏得被廣泛預測一面倒的大勝。

如果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現在成為「英國脫歐侍女」——前工黨籍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令人印象深刻的用詞——不進行有效的反對,那麼這些新選民會感到遭到了背叛,工黨也將分裂為馬克思主義者和中間派,其贏得大選的希望將付之東流。另一方面,如果工黨決定要挑戰英國脫歐,公共觀點將迅速轉變。

反對脫歐將開始被認為是民主政治的自然結果。工黨將開始從政府的談判失誤中受益。英國脫歐的「不可避免感」也將消失。

這反過來將給予保守黨親歐派勇氣。如果工黨不高舉反對大旗,而導致政府無論如何都會勝出,那麼保守黨議員就不可能反對本黨領導層。但如果工黨的一致反對、創造阻止脫歐的真正可能性,那麼將國家利益置於黨派忠誠之前的保守黨議員,就會因為勇氣而被歌頌,而不會因為愚蠢而被取笑。他們甚至會覺得,如果本黨與歐洲形成妥協,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會就此添彩。

這一系列連鎖事件似乎正在啟動。12月,文翠珊輸掉了第一場重要的脫歐戰役,工黨議員聯合12位保守黨議員通過修正案,要求一切與歐盟談成的協定都需要國會法案批准。這意味著任何引起嚴重反對的脫歐計畫——不管是來自強硬民族主義者還是來自親歐保守黨——都可以用來觸發新的公投。

隨著這一突破,第一波明確以阻止脫歐為目標,而不僅僅是以通過「軟」分手協定來降低傷害為目標的嚴肅跨黨派行動,將在今年1月份發動。

若想獲得成功,這次行動需要說服幻滅的留歐派,脫歐並非不可避免。這次行動需要向抗議選民證明,不管他們的問題是什麼,脫歐都不是答案。這次行動需要說服工黨政客,參與脫歐合謀就是選舉自殺,還要說如親歐盟的保守黨議員,背叛不是徒勞。

最後,這次行動需要歐洲領導人毫不含糊地聲明,英國有改變脫歐想法的合法權利。這些要求非常具有挑戰性,但並非不可能。

戴德偉(David Davis)是一位支持脫歐的保守黨議員,他目前主持著英國的脫歐談判。他曾經說:「如果民主不能改變思維,那麼它就不再是民主。」英國仍然是一個民主國家,並且它仍然可以改變脫歐思維。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英國如何改變退歐思維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