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五星運動「民粹聯盟」勝選,將成意大利給歐元區的惡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版選舉法讓義大利新政府的樣貌難以預測,右派聯盟政府、左右聯合政府、民粹疑歐政府,甚至技術專家型政府都是3月國會大選後的可能結果,而歐元走勢也將隨之波動。

文:徐曉強

過去兩年儘管歐洲經濟穩定復甦,政治上卻是波折不斷。先是2016年令許多專家跌破眼鏡的英國脫歐公投,2017年又緊接著上演幾場重要選舉,所幸極右派、疑歐的民粹主義政黨在荷蘭與法國都被成功擋下;德國政壇雖然受到德國另類選擇黨的衝擊(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AfD),使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掙扎於籌組新政府,但未來新政府親歐的立場不會改變。

正當歐洲準備告別過去驚險的一年、迎接嶄新的2018年之際,意大利總統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卻在去年12月28日宣佈解散國會,並敲定下一次的國會大選將於今年3月4日舉行,使得意大利再度成為牽動歐盟政經局勢的焦點。

新版選舉法上路,鼓勵政黨結盟打仗

本次國會大選將選出參議院(Senate of the Republic,315席)以及眾議院(Chamber of Deputies,630席)總計945席國會議員,並首次使用2017年10月甫剛通過的新選舉法。

新法上路之前,由於2016年年底時任意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的憲法修正公投案遭意大利公民否決,加上憲法法庭宣佈2015年的選舉法修正案部分條文違憲,造成意大利參、眾兩院的選制相異、無法產生穩定多數政府。

為了解決這個制度問題,執政的「民主黨」(Partito Democratico)不惜祭出八次信任投票以防止執政聯盟的議員跑票,並在其他主要政黨的支持下,混合制的新選舉辦法才總算在2017秋季順利經過兩院投票定案。

根據新法,兩院三分之一的席次將由領先者當選(first-past-the-post)的機制產生,剩下席次則採用比例代表制、加上最大餘額法分配(proportional largest remainder method),不過只有得票率超過3%的政黨、或是得票率超過10% 的「政黨聯盟」可以參與席次分配。換句話說,新的選舉辦法鼓勵政黨在選前結盟,以利選後籌組多數穩定政府。

根據意大利民調公司「Tecnè」的最新調查,2009年才建立的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M5S)預計獲得約28%的選票,緊接在後的則是現任意大利總理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所屬中間偏左的民主黨,估計會有20%的選票,前總理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中間偏右的「意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和右派民粹主義的「北方聯盟」(Lega Nord)分佔第三、第四名的位置,各有約18%、12% 的選票支持(見下圖)。

Tecnè_20180110
五星運動(黃色)民調暫居第一,其次是現任執政黨民主黨(紅色),前總理貝盧斯科尼領導的意大利力量黨(藍色)和盟友北方聯盟(綠色)分佔三、四名。|Photo Credit:Tecnè 2018/1/10
五星運動將執政?先過右派聯盟這一關

依照目前的民調數字,沒有單一政黨能獲得超過半數的選票,因此政黨合作組成多數政府是不可避免的結果。

同屬右派的北方聯盟和意大利力量黨就已經達成協議,將會在國會選舉中合作,共同提出最佳候選人以增加他們在單一選區的勝選機率,再加上極右派的意大利弟兄黨(Fratelli d'Italia,FdI),右派勢力的整合讓意大利競選態勢呈現三強鼎立的局面(見下圖)。

politico_20180111
根據民調,貝盧斯科尼為首的右派聯盟(藍色)將成為贏家。|Photo Credit:Politico 2018/1/9

北方聯盟和意大利力量黨在2017年的地方選舉就已經結盟合作,並獲得很不錯的選舉結果,兩者各自一北一南的票源若能結合,確實讓右派執政機率大增。為了與貝盧斯科尼結盟,北方聯盟的競選政見也已經做出些許調整,特別是針對歐盟相關的議題上。

北方聯盟原本反歐元的立場,在2017年夏季之後開始逐漸軟化,黨主席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的論調變成願意再給歐盟一次機會,改革歐元的制度與法條,這一方面是因為要與意大利力量黨拉近對歐政策的立場,另一方面也是看到法國總統大選中,極右派疑歐的民粹主義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最後因為歐元議題而兵敗。但對比意大利力量黨的親歐立場,北方聯盟依舊強調歐盟各方面都必須改革,承諾選民若當選將會重新擬定歐盟條約,例如《馬斯垂克條約》、《申根協定》和《都柏林協定》等。

然而右派勢力整合後該由誰領導呢?北方聯盟的黨主席薩爾維尼自2013年上任後緊扣時事、配合民意轉變競選策略,主打法治、打擊恐怖主義、與強化移民管制等議題,成功將北方聯盟從一個區域性政黨轉型成全國性政黨,北方聯盟在倫巴底(Lombardy,意大利人口最多、最富有的地區,首都為米蘭)和威尼托(Veneto,意大利東北的行政區,首都為威尼斯)兩個地區主席的表現也彰顯該政黨的執政能力。

但曾四度出任意大利總理的貝盧斯科尼亦野心勃勃,率領意大利力量黨在去年6月與11月地方選舉獲勝後又強勢回歸,本次競選主打中間派政策,對被薩爾維尼尖銳語言嚇跑的溫和偏右選民拋出減稅、親歐政策,對中間偏左的選民則承諾提高年金、並提供更多補助給家庭主婦與弱勢家庭。

雖然貝盧斯科尼因逃稅問題而被判定褫奪公權,2019年之前不得競選公職,但這絲毫不影響他重回意大利政壇扮演kingmaker的角色,日前就傳出他選定有軍人背景、前意大利國家憲兵隊總司令的將軍加利特利(Leonardo Gallitelli)代替他披上戰袍競逐總理寶座。

老謀深算的貝盧斯科尼,算盤打得精

儘管右派聯盟聲勢看好,但政壇老手貝盧斯科尼除了與北方聯盟合作,也同時進行著B計畫,假如最後右派聯盟的得票率不如預期,他也不排除與中間偏左的民主黨討論共組大聯合政府的可能性,這也是為什麼北方聯盟黨主席薩爾維尼不斷要求貝盧斯科尼白紙黑色寫下選後只會與北方聯盟籌組政府,但貝盧斯科尼始不願正面回應的原因。

他近期更說,假如3月的大選無法產生明顯贏家,那讓現任總理真蒂洛尼繼續執政會是對意大利最好的選項,籌組左右共治政府的意圖已心照不宣。

民主黨籍的經濟部長帕多安(Pier Carlo Padoan)在1月7號對「Corrieredella Sera」報紙的訪談中也指出,他不排除民主黨與貝盧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黨合作,雖然兩黨針對國營企業私有化、稅率與財政政策的分歧將會增加組閣的難度,籌組政府的談判可能會需要數個月的時間,但意大利政府還是有辦法正常運作,他更舉出最近其他歐洲國家籌組政府的例子,像是荷蘭和現在的德國。

歐元的惡夢:民粹疑歐勢力結合?

除了以上兩種可能性外,也有政治觀察家擔心假設五星運動成為選後的最大贏家、但無法單獨執政,有可能會聯手北方聯盟同組一個疑歐、民粹的意大利新政府,而這將會是金融市場、歐盟支持者最不樂見的結果。

五星運動在2013年的大選中以不到1%之差成為意大利最大政治勢力兼反對黨,之後聲勢不斷上漲,在2016年的市長選舉中奪下首都羅馬,以及北方大城杜林(Turin)的執政權。即便後來在2017年6月的地方選舉遭遇挫折,但目前依然穩坐民調第一的位置。

去年9月,五星運動選出年僅31歲的溫和派迪馬奧(Luigi Di Maio)為黨主席,期望能擴大選民基礎,吸引到中間選民。而為了備戰3月大選,五星運動也有軟化他們反歐盟、反歐元立場的傾象。根據「Benenson Strategy Group and Microsoft」的一項調查,意大利45歲以下的選民中,51%的人會選擇離開歐盟,46% 則會選擇留下。相較之下,這個比例對於45歲以上的選民來說是68%比26%,而目前意大利有超過半數的選民超過45歲,也難怪五星運動原本宣稱要舉辦退出歐元區的公投,但目前已不再堅持此政見。

主打反傳統政治、反既有體制的五星運動原本說他們不管是選前、選後都不會跟任何政黨合作,也因此新版選舉法通過時,五星運動是最激烈反抗的政黨,認為該選舉法是專門設計用來阻止他們獲得執政權,不過12月初的時候黨主席迪馬奧鬆口改變以往不合作的立場,說假如五星運動選後無法單獨執政,他願意與任何同意他們政見的政黨合作,開啟了籌組疑歐政府的可能性。

不過除了在競選期間與北方聯盟一樣打著反移民、反歐盟、反全球化、反既有體制的口號,兩者實際上在移民、勞工、財政等政策還是有很大的差距,例如五星運動提出想要無條件基本收入並提高最低工資,而北方聯盟則想要降低企業稅率,因此兩黨合作的可能性仍待觀察。

國會選完,難關在後

而倘若選舉結果最後令新政府難產,專家也不排除意大利再次出現像2011年一樣,由總統指派的技術專家型過渡政府。但不管是什麼政黨上台,新政府要面對的問題都非常棘手。

相較五年前歐債危機爆發時,意大利各項經濟指標如經濟成長、就業狀況、公共支出情況確實都有好轉的跡象,但去年僅0.9%的經濟成長還是在歐元區敬陪末座,勞動市場也迫切需要改革以維持經濟成長。另外,意大利銀行體系高達2,760億歐元的呆帳更是歐元區之冠,如何在遵守歐元財政紀律的規範下穩步改善銀行體質,將會新政府是一大難題。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特稿』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