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姬的政治博弈:對外拉攏中印日,對內難敵軍方勢力

昂山素姬的政治博弈:對外拉攏中印日,對內難敵軍方勢力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羅興亞事件」對昂山素姬很不利,在歐美與東協同聲譴責之際,翁山蘇姬其實老早就布好了棋局,讓日本、印度和中國的態度,和西方脫鉤。

文:黃瑞逸|財訊雙週刊 第 544 期

2017年8月25日爆發緬甸羅興亞事件,頓時,全球難民問題的焦點,從地中海轉移到孟加拉灣。同時,事件也暴露出昂山素姬文人政府指揮不動槍桿子的問題,為緬甸民主之春投下陰影。

軍方搶戲 比下昂山素姬

緬甸民主陣營和軍方關係演進有如是長達30年的三部曲,從對立、鎮壓到較勁,至今尚未謝幕。昂山素姬自1988年43歲返國開始,迄今仍然面臨軍方的強烈挑戰。

例如,11月24日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在昂山素姬之前,搶先一步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隔沒幾天,昂山素姬還在中國,敏昂萊又搶先會見到訪的教宗方濟各,侃侃而談羅興亞問題,而這正是他下令鎮壓或治軍不嚴所引發的風波。由於敏昂萊正是昂山素姬二○年連任路上的競爭對手,兩起訪問優先順序,讓人看到她與軍方相互競爭的緊張關係。

軍政府雖然結束緬甸統治,但《憲法》保障軍方仍然可以保有25%的國會議席,《憲法》同時也保障軍方可直接指派內政、國防、邊境事務的3個部長人選,不需要經過國會和總統同意。這部《憲法》雖然賦予了普選權,但卻將修改《憲法》的門檻訂在需要有75%國會議員支持,面對軍方的25%保障席次,及由軍方所支持的聯邦鞏固發展黨的5%席次,這象徵著透過新憲法保障了軍方的權力合法性及最高的統治權力,緬甸國會並無太大實權。

緬甸國內外政治現實很弔詭。緬甸是總統制國家,軍政府制定的緬甸《憲法》,卻有一個昂山素姬條款,規定配偶和子女為外國人的緬甸公民不得擔任總統。昂山素姬回應的作法,是指派親信碇喬競選總統,並在執政初期同時兼任外交部長、總統辦公室部長、教育部長及電力能源部長。後來卸下教育部長及電力能源部長職位,但接下「國務資政」,被批評政治地位和權力幾乎凌駕總統之上,反而招來獨裁的譏嫌。

文人政府是責任承擔者,卻給人無能的形象。在沒有盾牌抵禦的情況下,昂山素姬被迫站上國際抨擊的火線。羅興亞事件爆發後,歐美媒體從美國有線電視網CNN,一面倒抨擊昂山素姬,熟知大英帝國歷史的英國廣播公司,彷彿忘了羅興亞問題是大英帝國分而治之的殖民策略(divide and rule)留下的禍根。

聯合國九年來第一次達成一致立場,指責羅興亞問題是種族淨化,羅興亞人好像成了二次大戰的猶太人,昂山素姬形同塞爾維亞前總統米洛塞維奇、非洲盧安達胡圖族領袖一般的戰犯。

羅興亞問題成燙手山芋

壓力和指責排山倒海而來,局勢對昂山素姬很不利,但她照樣拒絕聯合國調查團進入若開邦。42萬多人透過請願平台「Change.org」連署請願,呼籲諾貝爾委員會撤回她曾獲得的和平獎,連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也聯名寫公開信譴責。

昂山素姬和先生住了半輩子的英國牛津郡,對她不再友善,收回榮譽公民身分;慈善演唱會「拯救生命」主辦人鮑勃.葛多夫(Bob Geldof),退還都柏林自由獎章,拒絕和昂山名列同一獎項。舉世罵聲之際,東協鄰國馬來西亞等也和歐美國家同聲一氣。

但在此時,很多人可能沒注意到,亞洲大國日本、印度和中國卻和西方態度脫鉤,立場迥然。原來昂山素姬悄悄啟動大國博弈,棋局老早就布置了。

2012年昂山素姬當選國會議員,全球跑透透,就是刻意避開中國。2015年六月,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即將邁向執政前夕,她終於第一次訪問中國,會見習近平。低調的代表團只提到中緬果敢邊境問題,重申反對中方建設密松水壩立場,訪問目的顯在低調表達緬甸內部的反中情緒。

2016年八月再度訪中,這是昂山素姬上任後第一次訪問中國,2017年五月,她參加中國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隔不到半年,又再度前往中國訪問。前後轉變之大,從過門不入到幾乎現在如同「行灶腳」。

在印度關係上,昂山素姬也是老神在在。母親在她15歲時曾隨出任駐印度大使的父親長期定居新德里。2012年訪問印度時,她甚至說:「印度是我的第二故鄉。」

政治另一面有父親影子

難民問題棘手的若開邦,同時也是中國和印度利益角逐的地區。若開邦是緬甸最貧困地區之一,2015年一月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開通連接中國與該邦總長2,400公里的管線。在管線起點的皎漂港周邊,中國中信集團正開發以重工業為主體的大型工業園區。然而,就在這種地方不遠的實兌(Sittwe),昂山素姬也准許印度設立經濟特區,未來規模可能成為緬甸第三大港。在大國之間求取平衡,昂山素姬讓人看到她的另一面,《日經新聞》2016年九月有一篇文章直指「中國和印度任昂山素姬擺布」。可是,日本插旗動作更明顯。

被軟禁時代,昂山素姬不斷抨擊日本眼中只有錢,對緬甸投資助紂為虐,因為在政治轉型最初五年,在緬甸的日本企業增加六倍;2013年,緬甸軍方甚至開放日本艦隊停靠迪拉瓦港,這是戰後破天荒第一次。不過,昂山素姬2016年11月造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宣布,到2021年將在緬甸投資77億美元協助國家建設。

現在緬甸似乎又回到第二次大戰結束時的地緣政治結構,而當時昂山素姬的父親緬甸國父昂山將軍,周旋在大日本帝國和大英帝國之間,先是親日(當時來過台灣,在花蓮玉里受訓),戰後又倒向同盟國,目的是為了爭取緬甸獨立建國。緬甸面積相當於法國,人口五千多萬,深諳在大國環伺拉鋸之間生存之道。冥冥中,昂山素姬也繼承他父親當年未完成的遺志。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財訊』文章
Loader